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遇恶狗
    “来啦。”楚歌师姐仍是原样,在山顶舞剑,一年时光对她来说并未改变什么。

    封平笑着回应,问道:“徐宁呢,在修行吗?”经常来往两峰,与楚歌二人之间也熟悉起来。

    “我去喊他。”楚歌收剑,与封平一同前去徐宁洞府。

    “这家伙最近倒是勤奋许多,不知又受了什么刺激。”半路上二人谈笑着。

    “哦?怕不是一人又去问道峰显摆了吧。”封平还不知此事,但想想徐宁性格,便笑着打趣道。

    “你这么一说,他前些日子确实去过,就不知是否像你说的样子了。”

    谈话间,二人已走到徐宁洞府门口,楚歌上前轻叩木门。

    过了半晌,里面才传来动静。“吱......”

    “干嘛啊,师姐?”徐宁显得有气无力,问道。

    楚歌侧开身子。“哎?封平啊。”徐宁这才打起些精神。

    “你不会在睡觉吧?”封平狐疑道。

    “怎么会!”徐宁立马努力睁大眼睛,做出很精神的样子,反驳道。

    “擦擦眼睛啊。”楚歌看不下去,伸指戳了戳徐宁额头,没好气地说道。

    “啊。”徐宁忙将眼角污物拭去,转移着话题:“什么事啊?封平。”

    “嘿,我刚刚初成雷诀,来给你看看。”封平笑道。总还是有些炫耀心理,想得到朋友赞扬。

    “哦?你可算修成了,快放一个我瞧瞧。”徐宁倒也不拆台,只是言语间仍打趣着封平。

    “雷诀可是难修,不过威力当居众系道术之首。”楚歌说着公道话,也很好奇,想看看封平这道术能到达何种程度。

    “不过此处不好破坏,还是另寻一处吧。”楚歌抽剑平移,跃了上去,招手示意封平上剑。

    至于徐宁,早在半年前就初成了乘风道术,此时更加熟练,已是能自己飞行,不用再靠师兄师姐带了。封平也很是羡慕,不过想起自己也有雷诀傍身,若论战斗,徐宁可完全不是对手,心中就又平衡了些。

    楚歌御剑而起,向山下飞去。徐宁跟在身后,不像许佳谣要风翼辅助,而是就如融入风中一般,只有身畔有白色的淡淡风旋,并看不真切。在空中如鱼得水,非但速度极快,还有余暇能回身对封平做个鬼脸,封平也没办法,只有苦笑,扭头不去管他。

    “就这里吧。”三人飞到山下一片林中。

    “快,让我看看你雷诀威力。”徐宁自己没有攻击型道术,虽是乘风玩得开心,但也很是艳羡别人威力巨大的道术。

    “别催啊...”封平雷诀已是熟练,不会再出现施放失败的情况,但还是会因状态不同而影响威力。

    以前封平也给徐宁他们演示过,但总是失败,被嘲笑得很没面子。故而此刻聚精会神,全力运转着真元,渐渐在掌中聚出点点雷光...

    “噗......”一道雷霆闪过前方树木。

    “嗯?这个声音...哈哈,你不会又失败了吧?”徐宁想起以前情景,笑得四仰八叉。

    “哼,怎么会?你去看看。”封平自己也有些没底,但确实施放成功,真元也消耗不少。此刻也只能强行维持着表情,不漏破绽,免得让徐宁看了笑话。

    “看就看,一会可别被气哭了。”徐宁身形轻移,速度极快地向前冲去。

    只是他过去之后却久久不发声音,留在原地的二人有些疑惑,也走了过去。

    “怎么不说话啊?”楚歌见徐宁仍蹲着在那里观察,问道。

    徐宁骤然蹦起,把楚歌吓了一跳:“哇!这也太厉害了吧?”跑过去双手前后摇晃着封平:“你教教我呗,雷诀怎么会这么强啊?”

    “怎么可能嘛,你又不是不知道这道术不得外传,再说你也没雷系资质啊。”封平撇嘴道。虽是被摇得头晕,但想起自己演示成功,还是很开心。

    空壶翡所传道术皆是直刻脑海,非用神识不可观,虽是可以讲出个大概,但许多细节修法却难以描述,也就难以外传。那日封平找周长老学道术也是如此,但也足以用于指导修习。

    且其中自有封印,就算本人想传道术,也会被封印阻隔,也就免去了道术外流之忧。

    封平低头向那树干看去,也被惊了一下。

    只见那粗若二人环抱的大树已是被打了一个对穿,透过拳头大的焦黑空洞还能看到对面情景。连成一线的地上也被击出一处幽深孔洞,散开烟尘一片。

    ‘没想到全力施为之下的雷诀竟有如此威力...’封平听到声音,本以为是出了什么意外,雷诀没有施放成功。没想到却是威力太大而直接穿透树干,才只发出“噗”声轻响。

    “威力确实不小,要比同种道术高处三成不止,就是可惜了这无辜大树,不知还能不能活。”楚歌看向头顶那一片郁郁葱葱,笑叹道。

    “走走走,给水清他们瞧瞧。”徐宁见到封平道术如此威力,倒比封平自己都兴奋些。走上前拉住封平双手,运使乘风道术,就带着封平上了天。

    “哎!小心些。”楚歌在后方呼喊着。

    封平在空中只觉有清风拂身,托着自己不断向上,手上受的拉力反而没预想的那么大。

    “你什么时候能带人的?”封平顶着不断灌入口中的风,对徐宁问道。

    “早就能了...不过是之前不太熟练,不敢带而已。”徐宁漫不经心地回道。

    不久,二人到了悬星峰,楚歌护送一路,生怕徐宁把封平摔下去,此刻道:“我先回去了,你们注意些,一会驭云就是。”随后与二人告别,转身御剑向日观峰回返。

    二人向前走去。

    没想到水清不在,只有戚云玥一人在洞府修行。

    “水清她人呢?”徐宁向戚云玥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啊...清儿没跟我说,估计是修习道术去了吧?”戚云玥有些迷糊,摇头道。

    “噢...”徐宁有点失落的样子,但很快恢复过来:“封平,快让云玥看看你的道术。”

    “你修成了?”戚云玥看向封平,想起之前数次封平向他们显摆却都失败的事情,眉眼间便有些笑意。

    封平看她这副表情,以为是嘲笑自己,本是兴冲冲前来,现在反倒有些莫名生气:“下次再给你看。”

    戚云玥见封平这样态度,也知道惹恼了他,低声道:“小气鬼...”

    不过少年情绪便是如此,来得莫名,去得也快。没过多久,三人便已在驭云前往问道峰的路上说说笑笑了。

    “对了,你怎么最近又开始勤于修行了?”封平在云上对徐宁问道。

    “还不是那刘江,总是嘲笑我得了个废物道术,说我只会在空中乱飞,像个扑棱蛾子,气死我了。”徐宁恨恨道。

    “噗...”一旁的戚云玥听到徐宁被比作扑棱蛾子,没忍住笑了出声。

    “咳...对不起。哈哈...咳咳咳...”看起来戚云玥在努力地抑制着自己的笑意,但越是想忍住,笑意越重,直把自己憋的俏脸通红,不住地咳嗽着。

    “哇,你还笑我,你是哪边的啊?”徐宁更是愤愤,扭头不再看她。

    封平打着圆场:“别笑了。那刘江确实过分,没事总是来找茬,也不知怎么想的。”

    刘江是丹峰弟子,两月前徐宁因些琐事与他发生了些口角,本不是什么大事,当时情绪过了也就过了。但这人从那开始就时不时来挑衅,几人对此都很是厌恶,只当惹了一条疯狗,不知为何徐宁前些日子似乎又与他吵了起来,还被气的不浅。

    “不过你也是的,不理他便是,怎么又跟他吵起来?”封平对此也很好奇。

    “那天我不是跑去问道峰玩嘛,好好逛着,就碰到那人,我本来也没想理他,可他堵在我面前就开始嘲讽我,我怎么能忍,就吵起来了。”徐宁也很是无奈,碰到这种无赖,实在是毫无办法。

    “哎...”封平摇头,也不知该如何说好。

    三人落在问道峰接引台,对王豪打了声招呼,便向里走去。

    一年来门内弟子也大多有了自己所属的朋友圈子,来这就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交流所见所闻。

    其中同峰同门自然是一个圈子,而像封平徐宁这些没有同辈师兄弟的,就抱团取暖。或是加入其余小团体,或是几人聚在一起,自成一界,但总归都有个依仗,不会孤零零无助无求。

    很是不巧,封平三人走在半路,就又看到路旁刘江与几人聚在一起,大声谈笑着,甚是喧嚣。

    封平装作没看到,拉着戚云玥快步走着,不想去与他再有瓜葛。可刘江却眼尖,蹭一下窜出来,堵在三人面前:“呦,又来了?”语调阴阳怪气。

    封平强忍想打他一拳的冲动,脸上挤出些许笑意:“刘师兄,何事?”

    “哦,没什么,见到熟人打个招呼,怎么?不欢迎啊?”刘江扣弄着指甲,斜眼瞥着几人。

    在场众人都知道两边关系不好,所谓见到熟人打招呼的说辞也就只是笑话。

    “有话就说,磨磨唧唧的挡路干什么?”徐宁忍不住了,上前骂道。

    “呦,这不是前几天的扑棱蛾子吗?怎么,找了朋友来算账了?”刘江眯眼看向徐宁,身后几人隐隐向前压着。

    戚云玥拉住仍想上前理论的徐宁,微微摇头,示意不要再去。

    封平压下火气:“你到底想干什么?”

    刘江慢条斯理地说道:“近日听说最近山外百里有一恶虎作孽,常食人为生。不如,你们去把它杀了,证明一下你们不是废物?”眼神戏谑,配上干哑的嗓子听起很不舒服。

    “然后你就不再来寻我们?”封平只想赶快把这烦人的东西从眼前扇走,问道。

    “对。”刘江罕见地没有多说话,眼睛盯着封平,像是期待着他答应下来。

    “行。”封平初成雷诀,正是自信时候,想来一头凡虎也无甚威胁,点头道。

    刘江让开一条道路,笑道:“请。”

    “哼。”徐宁走过,瞥了一眼一旁淡笑的刘江,不屑道。

    三人向问道殿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