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雷诀初成
    回山已是傍晚,唐晨将封平送回洞府,众人也各自归家。

    封平坐在石床上,心中百感交集,一方面见到许多师兄师姐,心中欣喜,另一方面莫方暂离,心中有些难过,但既是为寻道而出游,自己本应为他高兴才是,不知为何却总是不舍。

    ‘不能太过依赖师兄了。’封平心想。进山之后事无大小,总是先想让莫方帮忙,久而久之都养成了习惯,此番师兄出游,对自己也应是一件好事,能改改这毛病。

    “哎......”封平长叹一口气,也不知在感慨什么,闭目进入修行。

    如同走马观花,一日所见皆从眼前掠过,在心法催动下化作自身力量。

    此番出去所见许多,世间百态又观一角,对功法增益也是不小。破入虚境已有一段时日,真元总量日渐增长,终在此刻得到一次爆发。

    封平只觉体内真元运行逐渐加快,如盘中钢珠越滚越快,真元在经络中加速流转,引起的震动使身体都发出阵阵嗡鸣。

    在此震动下封平感到身子有些酥麻,并随着震动的幅度加重着。

    封平从道籍中见过对此种现象的描述,心知是一次难得的锻体机缘,平复心中杂念,将初生神识都融入真元中,加强促进真元运转的同时保护着自身经脉不被强烈的震动损坏。

    身体内部不知处有点点如墨杂质被震出,沿骨肉血脉渗出体表,封平看在眼里,也不去管它,继续沉浸在修行中。

    震动持续加重,直到一处节点顶峰,封平肉身都有些疼痛,才甑然发声,震动霎时归于一点,而后骤然静寂。

    一股精气由丹田直冲脑海,润透神识,这是肉身对精神的反馈增进。

    吐出一口浊气,封平睁开双眼。

    身上黏稠之感让封平皱了皱眉,解开身上麻衣,只见浑身尽是斑黑液块,衣服上也沾了不少。

    封平修行时会将道袍脱下,只穿一身薄薄麻衣,勉强做蔽体之用。

    拿起一旁道袍,快步走出门外,封平寻到平日常用的一处水潭旁,扬水将身体洗净。想要洗衣,衣服上的斑痕却难去除,封平见此,只得卷起麻衣,穿上一旁道袍,回了洞府。

    洗净身上污浊后,行动之间如有风相随,整个人都轻灵许多,就连呼吸也更觉畅快,就像少了许多阻隔。封平此刻只觉念头通达,恨不能仰天长啸,但又想起此时已是夜晚,只好做罢。

    忍不住又尝试着练起道术,尽管修道求心性淡泊,但尚是束发之年,还是对力量有着极度的渴求。

    这次却很是顺利,电芒在指尖亮起,封平浑身真元被抽空小半,随后掌心一道雷霆疾射而去,轰然把石府墙壁打了个小洞。

    “哎!”封平忙是跑去看,亏得道术还未熟练,威力未至最大,石壁只是缺了一口,并不影响整体构架,这才放下心来。

    ......

    翌日清晨。

    封平从床上翻起,突然想起什么,懊恼道:“完了,昨日忘了与周长老说,直接没去,这下麻烦了。”

    急匆匆穿起衣服就想往外跑,但跑到门口才想起还不到时候,也不知长老在不在,只得悻悻走回。

    好不容易捱到时辰,封平才驭云前往无垢峰。

    ......

    笃笃...

    封平推门走入房内,仍如前日一般,屋内二人对坐。

    “周长老对不起,我昨天...”封平低头认错道,但尚未说完,就被打断。

    “无妨,我已知晓,过来坐吧。”周篱招手道。

    “你现在的道术修习已是步入正轨,日后只需来此,我给你再做些细节纠正便无阻碍。”周篱没有介意昨日封平不告而别,仍是耐心为他分析着状况,让封平有些感动。

    “只是修习雷诀不似寻常,修习之地极难寻找,须得天时地利方可一见。”周篱摇头道。

    封平有些不懂:“天时地利?”

    “哦,就是若想有这修习环境,先要在雷雨天气,但天地雷霆势不可挡,又要去寻一处既可观雷,又可避雷之所,实在是难上加难。”周篱面露难色。

    “不过就算没有此地,也不是不能修习,只是进度要慢了许多,效果也没那般好而已。”

    周篱低头思考了一会,显得有些欲言又止:“据我所知,山中倒是有一处符合条件的地所......”

    “怎么了?”封平见他说到关键之处却停了下来,不禁问道。

    “只是那处已近山外,也不太安全。”周篱继续说到。

    “我不怕的,长老,那处地界在什么位置?”封平一心想要修成雷诀,坚定道。

    周篱见他坚持,只得与他说了地址,又叮嘱千万注意,不要太过张扬,以免引了雷,道术没修成,倒把自己劈死了。

    又在此逗留许久,听周篱讲解着道术的运用,封平与石沾衣告别,回了青云峰,等待着雷雨的到来。

    但天公不作美,直等了一月有余,仍是没有半点下雨迹象,更别提雷雨天气。

    好在今日有所不同。

    “轰隆隆隆......”天空传来闷雷声响。

    封平此时站在一处青石旁,这青石很是巨大,却立在一处山顶,周遭空无一物,封平便紧紧靠着石壁,等待着雷霆划落。

    “嚓...”雷光照亮天空,又过了一会,雷声才滚滚传来。

    封平只觉空气中雷意在不断的增加着,举起右手,都能轻易地聚起一丝雷电,但不敢再聚,封平挥散手中雷霆,生怕引天雷入体。

    “哗......”大雨倾盆而下,瞬间浇湿了巨石,也将其下的封平淋了个透。

    大雨伴着阵阵雷霆,不断地冲刷着。封平不敢闭眼,只怕错过一次闪电。每次观雷都是对道术理解的一种提升,也让封平对雷电之道有更进一步了解的机会。

    蓄势,而后爆发。封平看着空中电光,脑海中试图模拟这雷霆的生发过程。

    照样学样般,封平不由地运转雷诀,“啪”声电芒出手,在地上打了一处孔洞。

    封平被吓了一跳,忙是收手,平复真元,见没有引来天雷,才松了口气。

    雷雨来势汹汹,去也迅疾,只一刻钟不到,云开雾散,天光又亮,天地间逐渐变得清明。

    “呼...”封平长出一口气,伸手把身上积水拧出,借着尚未完全消散的雷意,又练起了雷诀。

    ......

    一年时光匆匆而过。

    封平每次见要下雨,就会驭云过去,虽然雷雨天气不多,但十次也总能守到一次。

    从此而看,雷诀修习确实比其余道术难上太多,戚云玥他们早已小有所成,而封平每日勤学苦练,到此刻才堪堪初成。

    “轰...”一道粗若两指的雷霆猛然击在青石之上,打出一处幽深孔洞,焦黑表面布满裂纹。

    封平捡起一旁顺手拿来的树枝,伸进探了下深度,满意的点点头:“如此威力,真是神挡杀神了。”

    封平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雷诀难于修习,但威力也比其他道术大了许多,总算不负自己勤苦修习。

    封平转身向崖边走去,准备唤云回峰。

    一年时光改变许多,封平又长高不少,只比大师兄唐晨矮上一线,青稚面容也已初现刚毅线条,向着俊朗少年的方向发展着。

    修行也精进不少,至少现在驭云不会像以前那般费力,变得游刃有余。

    初成雷诀,左右闲来无事,封平便决定驭云去寻徐宁几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