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分别
    出了东市以后,行人相对稀少很多,两旁楼宇也从多层小楼变为平房,有些小面摊之类的小店就开在这里。若是有人寻花问柳之后饿了,就可以随意挑选一家,点一碗不算太贵的吃食。

    再往前行经不久,便是城中心,最为繁华之地。远远就可看到楼宇矗立,人头攒动,与平房这里的冷清形成了鲜明对比。

    跨过最后一处平房,便是城中心的始端。

    “糖人!糖人!”许佳谣被叫卖声吸引,快步走了过去。

    在此叫卖的小商贩大多都寻了关系,或是交钱,或是人情,方能在这城中心立足。

    “这个,还有这个。”许佳谣看着面前糖人铺,对老板指着中意的糖人说道。

    “好嘞,两钱银子,多谢公子惠顾。”老板麻利地将糖人取出,递给许佳谣,同时伸手笑道。

    许佳谣拿过糖人,直接咬了一口,也不说话,转头拿眼神示意唐晨付钱。唐晨苦笑,取出银钱递给老板。

    “谢谢唐哥儿。”许佳谣咽下口中糖汁,笑道。然后把另一串糖人递给了二师姐司声。

    城中心来往之人衣着服饰也大有不同,到处可见青国之外的商人行旅身着异服,牵着马匹,在城中行走。此间行人衣装也比方才行经路段的平民好了许多,至少不再是粗布麻衣。

    酒楼客栈林立,热闹无比,封平只觉此处温度都要高上许多。

    行经许多酒楼茶馆,惹得无数行人侧目后,再往前行走,就是最中央十字交叉路口。

    此处街头许多都是出来游玩的官宦子弟,封平一行人本是无甚异常,但奈何许佳谣相貌气质实在太过亮眼,引得走过的女子频频私语,就显得众人如招摇过市一般。

    路口本应是十字相会,但离正中约百尺开始,封平所行路段左侧便划出一条圆弧,在城中东南处形成一片半圆空地。其后也无店铺门扉,只是一片灰墙,其上贴着不知什么告示。

    封平戳戳一旁莫方胳膊问到:“这是干什么的地方?”

    莫方眯眼看看那墙上告示,答道:“此处算是一处小广场,平日用作杂技表演,若是有人犯了重案,要砍头时,也就在这里公示。”

    “砍头?”封平长大的镇子相比这城要小了许多,还没有此种地界,此时听到还有些惊讶。

    “嗯,也是为了吸引人气,镇压煞气邪祟,官府才许那些马戏之流的外人在此表演,不过要事先报备。这次咱们没赶巧,就没碰上。”莫方说着,已向街对面走去。

    封平又看看那处广场,行人大多都绕开了那里,如有无形墨线约束般,走着沿街直道。也有不怕的,在其中穿行,但大多似乎都是武者,不惧鬼神之辈。

    众人随莫方走到对街路口的酒楼前。

    “芥岳楼?有趣。”许佳谣抬头看看酒楼名字,摇着手中折扇,笑道。

    唐晨也看看那金漆三字,说道:“据说是建楼时请仙人赐名,取芥子须弥之意。”说罢,跨入楼内。此处就是莫方住宿之地,不过唐晨送他到此,就回返去寻封平几人,未曾进过。

    柜台前的老板挨着门近,本正打着算盘,听到唐晨所言,停手笑道:“客官见识真是广博,不知是住店还是食膳?”

    唐晨回头看向众人:“要吃点东西么?”

    “好啊。”许佳谣赞成道。

    “我随意。”是二师姐司声。

    见其余几人也没什么意见,唐晨看看一楼热火朝天的样子,对老板问到:“还有雅间吗?”

    “嘿,巧了,二楼还有最后一处。”老板放下算盘,向店内喊到:“三儿,来领几位公子上楼。”

    “好嘞!”话音刚落,一精瘦小伙就快步跑了过来,低头弯腰,笑道:“几位公子,楼上请。”

    穿过一楼热闹人群,那小二带着一行人上了二楼。

    二楼就清静许多,虽然也有外置的桌椅,不少食客饮酒作乐,但相较一楼就不显得那么拥挤喧嚣。

    不得不说,这酒楼设计确实巧妙,正如其名一般,从外面看似乎不是很大,但进入此间如入新天,才发觉这儿竟能尽容四方来客。

    由于酒楼处在街角,雅间又设在靠街两面,故而众人所进雅间还能看到街上之景。

    那小二从一旁木柜中取出菜单,恭敬递上。

    许佳谣抢先接过,坐在司声身旁,二人随意挑选着。

    “哎,封平,你也来选几个。”许佳谣招手喊到。

    “啊?他们不选了吗?”封平正在一旁看着街景发呆,此时转头问到。

    “他们?你不用管啦。来来来。”封平只好跑过去,三人低头研究着菜单。

    也就是许佳谣贪玩,拉着封平司声一起。其余师兄弟修行许久,尘世俗食已是勾不起他们兴趣,就算是武神安也只是闲时饮酒而已,虽说不挑剔,但对点菜之事也是漠不关心。若非为寻个说话之地,都不知唐晨会不会点这雅间。

    “好了,拿去吧。”许佳谣扬扬手中菜单,交给小二。小二得了菜单,躬身退出雅间,小心将门合上。

    唐晨挥手施了道术,将整个房间笼罩,保证此间言谈不为外人所知。

    “你们现在修行到何境地?”唐晨收起在外的公子神态,正色问道。

    “阴神五阶。”司声淡淡说到。

    初,虚二境因是初入修行路,易于突破,境内尚无具体分阶。到了道种之后,修行资质就体现出来,且修行所需时间大幅增长,以年计数,才有具体分层。

    而其中道种、实境、阴神分阶则是按境依次递增。道种分为前中后三层,实境则是天地玄黄四界,而阴神最多,分为五阶,是叩响洞玄的钥匙。

    “五阶。”武神安漫不经心,托着头看向窗外。

    莫方之上的师兄师姐都已入了阴神境,许佳谣也已阴神四阶,莫方则是实境巅峰,此次外出游历就是寻找破入阴神的机缘。

    如此按辈依次说下,五师兄邢谷酒反而还比六师兄黄曜低了一阶,只是阴神二阶而已。

    “嗯,既是如此,此番相聚不易,我就与你们讲讲我阴神晋洞玄时的一些感悟吧。”唐晨颔首说道。

    听到唐晨此言,本是散漫的众人立刻提起了精神,能听真人**的机会可是难得,哪怕是自家师兄,也不会经常如此。

    “洞玄,是洞悉天地的一境。从此分隔,便是另一重天地。阴神此境,就应开始尝试去了解天地运转。而若以实用来说,便可观一物,或泉涌,或树生,从洞彻一物开始,带动对此世界的整体观感,以达洞悉之途。”

    唐晨缓缓讲到,同时用神识将自身观感尽力融入话语,传递给房内众人。

    “如此...”众人若有所思,点头沉吟。

    唐晨又从此由点及面,扩展出许多修行技法,补充着众人所学。许久过后,才被敲门声打断。

    “客官,您的菜。”小二双手撑着一大托盘,走入房内。

    众人有些懊恼,早知道就不去点这菜,就不会被打断了难得的听法机缘。

    “那就先吃吧。”唐晨收回神识,也把众人从方才氛围中带出。

    “哈,终于到了。”许佳谣倒无甚困扰,迫不及待地拿起手旁筷子就开始大快朵颐。

    其余师兄们对此没甚兴趣,只挑了几筷,就没有再动。许佳谣也只是尝个味道,挨个都尝遍了,只觉没了新意,也就放下了碗筷。到最后一桌子菜倒是封平吃的最多,直打饱嗝。

    屏退了小二,唐晨又看向众人:“此番七师弟下山游历,你们便也说说当时游历经验,虽是不尽相同,但若能起到帮助,就是好的。”

    莫方见此,也笑道:“小弟洗耳恭听,诸位师兄师姐可不要藏私。”

    许佳谣冷哼到:“不就是游历吗,姐姐当年可是......”

    众人左一言右一语,补充着许佳谣所言,都是各种细节,或是战斗技巧,或是处事方法,千奇百怪,各有不同,但都是生死之间磨砺出的宝贵经验。

    时间不觉间流去,日头西垂,已是申时时分。好在雅间不会有人来催,只是占着便要多交些银钱,对众人也没甚影响。

    “多谢师兄师姐解惑。”莫方所得颇多,诚心谢道。

    唐晨摆手,众人也都说道:“不打紧,你只要无事便好。”

    “时辰不早了,在这城中在转转,我们也该走了。”唐晨说道。

    “嗯,不如去南市转转?”莫方提议,北市牲畜买卖,味道想来难闻,而西市人烟稀少,就只有南市杂物颇多,许佳谣定是喜欢。

    结了账,老板面露喜色,将几位金主送走,这呆的许多时辰可是收费不少。

    去南市自然免不了提着许多东西,不过有唐晨在侧,封平也只需在城中劳累片刻,出城就交与他收起便是。

    “等我回来。”莫方将众人送至城口。

    封平临别有些哽咽,相处许久,最亲近的师兄要走,不舍之情涌起,把欲言之语都尽数压下。

    莫方笑道:“别哭啊,好像我要死了一样,多不吉利。”

    又看向其余师兄师姐:“没有什么对我要说的了么?”

    许佳谣笑骂:“活着回来就好。”

    “保重。”

    众人离了城,走远后剑光腾起,但相较来时,已是少了一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