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花楼
    城内分有东西南北四集市,就设置在主干道两旁,用于货物的交易流通或是各处来人的娱乐之所。

    其中北市主用于牲畜买卖,南市则是奇物杂货,西市人数稀少,倒是各类都有,但不甚繁华,至于东市,则是花月之地。

    众人从东门走入,向前行走片刻,便入了东市。

    楼宇渐起,高低有致。只是尽是红绿墙漆,昭告着此地用途。

    莺燕之声从楼宇中传来,不时有男人的大笑声,与街上人流吵闹声混杂在一起,形成一种奇异的氛围。两位女子虽然已是男装,但在此情景之下,还是轻啐一声,脸上有些飘红。

    众人缓步走着,封平从没来过如此张扬之地,好奇又收敛地四处打望着。

    一旁门前招客的阿姆见此,娇笑道:“小哥,好奇就进来玩玩啊,这的姑娘啊,包您此生难忘。”上前拉着封平就要向那楼里走。

    封平吓了一跳,未想到这里的人如此招摇,不及说话,摇头扯手就要后退,但那阿姆力气却大,一时竟没有挣开。

    “哈哈哈,阿平,你就进去看看吧。”三师兄见封平窘迫,大笑道。

    进城之后,众人在人前就不以师兄弟相称,而是改为小名昵称,以免被有心人听去,徒增了麻烦。

    许佳谣看不下去,上前用折扇“啪”声打在那阿姆手上,阿姆吃痛放手:“你怎么打人呀?”

    说是阿姆,年岁也不大,只三十有余的样子,模样还有几番韵味。此时正揉着玉手,被打之处已是红了一片。

    唐晨暗自皱眉:‘四师妹如此处理,怕是要惹出麻烦。但也无妨,便让她收收这无畏性子也好。’

    那楼中有人听到阿姆叫声,快步走了出来:“呀,这是怎么了?”却是一美貌少女。

    许佳谣漠然不语,拉着封平,想尽快离开这里。但那人反应却快,一闪身就挡到二人面前。

    “打完人就想走?想的太简单了吧!”那少女插腰而立,杏目圆睁,气势汹汹地盯着两人。

    许佳谣也不想多和她言语,但却被她死死堵着,一皱眉,就又想发作。

    但楼中人被门口动静惊动,一众尚未接客的莺燕便吱吱呀呀,吵闹着全都涌了出来,把众人紧紧围住,虽不知何事但也左一言右一语地叽喳着。

    而那阿姆似是为了泄愤,也不管她们,只在一旁不住揉手,眼看着封平他们被莺燕们团团围住,无法脱身。

    “这下麻烦了...”六师兄黄曜耸肩。

    旁边楼阁的侍生阿姆们也都来凑热闹,一人在一旁嘲弄着那被打的阿姆,似是早有嫌隙:“哟,怎么我孙姑娘一街制霸,还被客人打了?莫不是伺候得不周到?”

    孙姓阿姆一瞪眼,自是不能忍下,当下便回骂过去,不知有心还是无意,渐渐走得远了。那群莺燕见管事的人也走了,更是无所顾忌,一时间整个街道变得吵闹无比,直让人头疼。

    封平没见过如此阵仗,扯扯一旁的许佳谣衣袖,低声道:“师姐,怎么办啊?”一时忘了嘱咐,但吵闹间也不怕有人听清。

    许佳谣也有些慌乱,但强自镇定,环顾一周,道:“你们想怎样?”

    本来莺燕们还只是出来为姐妹助声,许佳谣这一周环顾,却是把她们眼睛都看直了。

    “这公子生的好生好看啊...”她们低头窃窃私语着。

    其间一地位较高的姑娘出声道:“欠债还钱,犯法坐牢,你打了人,我们要报衙门。”

    “对,报衙门!”一众莺燕叽叽喳喳地应到。

    有些不聪明的,还拉着一旁姐妹:“真要报衙门啊?这么好看的人挨了板子可是可惜了。”

    被拉的那人翻个白眼,凑到她耳边低语:“傻子,怎么可能报啊,当然是逼他就范的手段了。”说罢,露出一丝笑意,盯着一行人,想看他们如何反应。

    唐晨见事情难了,只得从怀中捏出几两碎金,塞入那领头姑娘手中,和声道:“麻烦姑娘消消气,不再追究。”

    却不想那人转手将碎金收起,见他们气度不凡,又不惜银财,更不想放过:“嗯...只赔钱可不行,你们要进店喝酒赔罪,我们才肯原谅你们。”随后就不管他们,袅袅婷婷地走进了楼里。

    “啊?”唐晨以前也不曾行经此种地界,一时也没了办法,一行人被一群莺燕推着进了楼中。

    楼中布置倒很是清雅,木质方牌挂在一边墙上,散出沁人檀香。入门处不设杂物,只有两位姑娘身着短袍,柔声贺道:“恭迎公子。”

    丝乐声从楼上传来,众人被推到一楼右侧的厅中。

    几张方桌随意地摆放着,最先走入的那位领头姑娘正坐在一旁斟酒。

    “诸位公子,先饮一斛。如何?”见众人进了楼中,她也收起凶恶神态,轻声说道。

    身后莺燕们也如流云散开,只留了几人在旁陪酒,其余都不知去向何方。

    “好啊。”却是武神安施施然走了出去,端起酒樽,一饮而尽,引得一旁姑娘们一阵叫好。

    唐晨不及阻止,另一方面也是想看看这三师弟是否有法破局,毕竟也知他是爱玩性子,想来以前应是偷偷去过这种场所。但不曾想他却一杯接一杯,倒与那女子对饮起来。

    几杯下来,那女子已有了醉态,招呼身旁姐妹:“还不去陪另几位公子,还愣着干什么?”

    顿时莺飞燕舞,几人都被拉到桌上,每桌都有两三姑娘作陪,不住地灌着酒。

    封平虽然小时偷饮过秦叔自酿的米酒,事后还醉倒,睡了一天,但此后就未怎么喝过,只得推拒:“我不会饮酒的。”

    “不打紧,哪有男人不饮酒的?多喝几杯就会了。”一旁姑娘劝着,强给封平灌了几杯。

    眼看众人就要失落在这风月之所,门口蓦然传来剑鸣,玉帘被剑斩断,噼里啪啦洒落珠子无数。

    “师......方哥儿。”封平差点习惯性地喊出师兄二字,猛然想起唐晨嘱托,改了口。

    来人正是莫方,手持长剑,跨入厅中:“我等你们好久,怎么在这地拖沓?”

    众姑娘本都被他吓得不轻,又见他似乎与一行人认识,便有人鼓起胆子:“公子...”

    话未说完,就被莫方打断:“你们阿姆呢,喊她出来。”

    “呦...公子别生气啊,伤了人可不好。”那阿姆不知何时回了楼中,此时见莫方手持长剑,忙是出来圆场。

    “我朋友在此被你们强拉入店,你可有解释?”莫方眯着眼睛看向阿姆,长剑露出寒芒。

    “哎呦,这可不能怪我啊...”阿姆长袖一摆,就要哭冤。

    莫方冷哼一声,道:“我不管你有何苦处,现在,我们要走,你听的明白?”说罢,从怀中掷出一锭银元,“梆”声没入一旁桌中,把那桌旁姑娘吓得一抖。

    阿姆见莫方如此霸道,暗道怕不是有何依仗,也不好得罪,得了银钱便是了。出声说道:“奴家自是不敢阻拦,诸位公子慢走。”

    众人出了花楼,三师兄还有些恋恋不舍,被许佳谣瞪了一眼,也不敢造次,乖乖跟着出来。

    怕还有什么麻烦,莫方领着众人快步出了东市,才放慢脚步。

    “亏得有莫师兄相救,不然就麻烦了。”封平被灌了几杯,还有些酒意。

    “你们怎么回事啊?要不是我看那楼外还有人吵嚷,又听到你们声音,就寻不到了。”莫方倒也没生气,在楼中只是装出凶狠姿态,此时好奇道。

    “还有,三师兄不是有过经历么,怎么会让你们失陷在那的?”莫方以前被武神安拉着去过花楼,才知怎么去处理这事,此刻更是疑惑。

    “嗯?”许佳谣听到这话,扭头看着武神安。

    “哈哈...”武神安打个哈哈,就想逃走,却被二师姐按住。

    “你还玩得挺开心啊,这事你要给个解释。”司声冷冷道。

    “这事怪我...如果我没有四处看,也不会被那阿姆拉了,四师姐也不会为我出头,惹上麻烦。”封平在一旁认错。

    “不关你事。”许佳谣拿折扇击在武神安胳臂上:“这家伙,有本事却看笑话,才是祸首。”

    “好好好,我错了。”武神安见躲不过去,举手求饶道。

    “哼...错了就完了吗?”许佳谣仍不罢休。

    “此事...回山再议,回山再议。”武神安身子一矮,扭开司声按着他的手,溜到了一旁。

    也亏得唐晨在众人说话时就施了道术,旁人只见他们言语,却听不大清,不然如此师兄师姐的叫着,早就破了身份。

    “先去莫方住的客栈再说吧。”唐晨圆场道。一行人向着城中心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