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修习雷诀
    四人在无垢峰道别,各自兴冲冲地回到自家洞府,开始练习道术。

    封平站在洞府门外空地上,正尝试着集聚雷霆。

    只是封平在控制真元流转时总是难以细微,道术也就无法施放。封平刚感到一丝雷霆聚于指尖,心头一喜,便失了半分对真元的操纵,雷霆化青烟飘去。

    封平皱着眉头,实在是难以把握其间诀窍。‘莫非有什么秘诀不成...’封平抬步向莫方洞府走去。

    “还是问问师兄吧。”

    好在莫方境界还未到阴神,不像其他师兄师姐经常闭关,平日还是容易寻到。

    封平站在莫方洞府门外,抬手敲敲门。

    “进来吧。”门内传来莫方声音。

    封平推门而入,莫方正整理收拾着屋内杂物,似是要远行。

    “师兄,你这是?”封平心有所知,但还是问到。

    “明天下山,先收拾好,省得到时忙乱。”莫方将手中物事放在一旁,坐在床上说到。

    “这就要走了啊...”虽然早有准备,但封平仍是不舍。

    “又不是生离死别,你这副表情做什么?”莫方微笑,揉乱封平头发,让他不要苦着脸。

    “对了,你今天找我,是有什么事吧?”莫方接着问到。

    “嗯,今天刚去藏经阁得了道术,只是修习不得关窍。”封平说到。又与他细细说了其间不懂之处,期盼着莫方能解自己心中所惑。

    莫方沉吟半晌:“竟是雷诀啊...”却未先回答封平问题,继续问道:“你当时得的那道珠是什么颜色?”

    封平这时才知那珠子名为道珠,答到:“各色都有,只是以银黄二色混杂为主,占据大半。”

    “还有土系?”莫方惊讶,平常修道人道术偏向一般只有一系,其中五行又占大半,像雷系道法这些本已罕见,再混杂土系就更是难得。

    “但我并没有看到土系道术啊?”封平见他惊讶,自己有些疑惑。

    莫方摆了摆手,说到:“那不打紧,只是你境界尚低,估摸你入得道种境之时,那土系道术也会浮现。”

    “还是说你现在的问题吧。”莫方拉着封平走出洞府,行到山上一处。“修习道术,不仅要勤学苦练,不得分心,环境也有很大助益。”

    “就拿我金系道术来说,此处地含金晶,我在此习练道术就容易许多,无论是聚集金气,还是真元流转,都有所裨益。”莫方剑指向前横划,无形剑气在石地上画出一道痕迹。

    “当时我得了道术,就时常来此习练,但如今也仍然觉得自己有些不足。”莫方收起剑指。

    “你所得雷系道术十分罕见,据我所知无垢峰教习中只有周长老有所研习,我也教不到你太多,你去寻他便是。”

    得了答案,封平又逗留许久,与莫方谈天说地,恨不能在莫方临走之前把心中所想尽皆吐出。

    突然莫方一拍额头:“忙着收拾,差点忘了告你,明早是大师兄的长老典礼,我们都要过去观礼,其余师兄师姐也都出了关,明天也顺便带你见见他们。”

    封平一愣神,自上山来就没怎么见过其余师兄师姐,认得的也就只有大师兄唐晨,四师姐许佳谣与眼前的莫方。忽而听闻要见面,心头还有些许紧张。

    “好了,你去寻周长老吧,我还没收拾完呢。”莫方笑道,推着仍不愿走的封平走出了门外。

    封平也只好告别,转去无垢峰去寻周长老,想问问这雷诀如何修习。

    ......

    无垢峰。

    封平并不知晓那周长老在哪,只好随意闯进一阁中,寻人问了,才向那处走去。

    笃笃笃...

    封平叩响木门。“进来吧。”是一男人声音,浑厚低沉。

    封平推门进入这名为冲和阁的阁中。屋内已有两人,一中年男子正与一少年面对而坐,男子眉目刚烈,而那少年长相清秀,此时都转头向封平看来。

    “何事?”那中年男子问到。

    “我来寻周长老,为请教道术之事。”封平估计这就是他所寻之人,恭敬答到。

    “坐吧。”那人张手摄来一蒲团,置于对座少年身畔。

    “你是何种道术?”周篱开口问到。

    “是惊雷诀。”封平老实答到。

    周篱一挑眉头:“雷诀?”又开口说到:“你有什么不懂,且说出来吧。”

    封平便将今日练习时所遇困惑尽皆说出,一旁少年见状,起身想要离开,却被周篱按下:“沾衣,你先留着。这金雷二系互有相通,你多听听也没坏处。”

    ‘沾衣?名字还挺好听的。’封平心道。

    又转头正对封平说到:“你且在此运使道术,我观你有何错漏。”

    “这...”封平怕损了这阁中物品,有些犹豫。

    “不必担心,安心施放便是。”却是那少年开口说到。

    封平放下心中担忧,专心忆起道诀,在这阁中努力聚集着雷霆。

    但本就不甚熟练,又有两人看着,心中紧张,此时便是连一丝雷意都未曾唤出,就败下阵来。

    周篱摇摇头,道:“你这可不行。”

    封平赧然,低下头没有言语。

    “罢了,你且看我如何施术。”说罢,站起身来,手呈剑指,在空中虚划,身体随之舞动,自有一种道意弥漫。

    “锃...”一只金箭射出,被一旁少年不知何时唤出的小盾挡下,二者都落在地上,不久消失不见。

    “施术时不仅要让真元按特定经络运行,身体的姿态也至关重要,起着助益作用。”周篱坐回蒲团。

    “就如这破箭术,手呈剑指时更易施放。当然,若是修习到深处,浑身上下皆可作弓弦,但还是剑指威力最大,你懂了吗?”

    封平似懂非懂,点了点头。

    “你这雷诀也类似,但这其中道义要自己习练多了才好领会,这点我也没法帮你。”

    “先说你方才的错误吧。”周篱又让封平起身,去施放道术,只是让他慢步进行,自己也好指正。

    “真元运行到此处时,你弯臂撤身试试。”周篱扶着封平腰肩,不断地修正着封平错漏。

    “确实有加强。”封平点头,对周篱有了认可。

    二人就如此一遍遍修正,也不知过了多久,封平掌中终是出现一道雷霆,霎时电射而去,击在木板之上,但只留下一处黑斑。

    “成功了!”封平惊喜道。看到地板被自己打了个黑斑,又忙是道歉。

    周篱摆手笑道:“无妨,此处我设了阵法,那只是一些斑痕而已,擦拭一下就好了。”

    “你这次虽然成功施放,但威力还是差了许多,还是要勤加练习。”周篱教习半天,此刻见他成功,也是为他感到开心。

    “今日就到这里,明天同样时辰你们再来吧。”周篱下了逐客令。

    二人起身,对周篱行了弟子礼,并肩走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