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丹峰小住
    沉眠,是生物对自我保护的一种重要方式,将身体完全放松,让它自行修复伤损,效率会比苏醒时高出数倍。

    封平再次醒来是被阵阵敲门声所惊醒,撑起身伸展一下四肢,精神好了许多,疼痛已近消失。封平走到门边,不太熟悉木门结构,摆弄了几下才把门打开。

    门外一小童拎着一个食盒,抬头脆声说到:“师兄,你的饭。”而后将食盒举起递给封平。

    封平没想到是一个小孩子给自己送饭,弯腰接过食盒:“谢谢师弟了。”又看他可爱得紧,忍不住抬手摸了摸他的头。

    “哎呀,别摸头啊!会长不高的。”小童扁扁嘴,躲到一边。“你吃完把盒子放在门外就好了!”说罢,抬脚匆匆跑远了。

    封平失笑,站在原地看着他跑远,回身拎着食盒进了屋。丹峰不同于青云峰,少了些许清静,但却多了许多人气,不会一人孤寂无聊。

    啪嗒......封平打开了食盒扣子,四方食盒造型很是古朴,斑红纹线印刻其上,形成复杂花纹,食盒盖子内饰右角有清越道门一行细小银字。

    ‘这食盒足以当做收藏品了。’封平边想边把菜盘一个个取出来。三样小菜在盒中隔层分放,每个隔断都能自由卸取,最后一层放着一碗米饭。

    ‘咦?’取出米饭后,最后一层底盘自行浮起,严丝合缝将盖口封住。

    封平举起食盒,左右摇了摇,似有流水在盒中,又对比了一下隔断与盒子的尺寸,隔断要小了许多。

    原来这盒中另有乾坤,并不只是单纯容器,食盒内部为凹形,中空之处有液体填充,又刻有一小阵法为其加热,可以对食材进行保温。

    而若有盘碗加压,凹字一横之处的隔断就会被压下,将热液充满空处,包在内容外侧形成保温层。当取走之后液体下流,就可将隔断顶起,防止异物落入。

    不得不说这食盒构思巧妙,又很是实用,封平不由啧啧称奇,拾起一旁筷子伸向其中一碟小菜。

    饭菜只是家常菜品,只是食材要比尘世好很多,吃起口舌生津,不一会就已是碗净盘空。

    算起来这还只是午饭,虽说时辰已是午时,日头正烈,但睡醒一觉起来的封平毫无困意。腿上有伤又不能修行,吃完饭后封平想了想,决定出去转转,见见这丹峰风景。

    吱......封平推开木门,把食盒放在门边,漫步走了出去。阳光刺得人有些睁不开眼,封平只得手搭凉棚,眯着眼前行。

    此处已在丹峰中部,离接引台尚有一段距离,算是丹峰内部地带。封平顶着日晒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

    灵泉叮咚,树林间传来声声鸟语,整座山峰生气十足。穿过几片药田,封平走到一处泉水旁,洗净手后捧起饮了几口,清醒一下被太阳晒得有些发昏的头脑。

    封平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喜欢上了这处地方,能醉卧林间,醒饮山泉的,明风山中也就只有此处了吧。

    中午道徒们都回去休息,为下午培药做准备,路上也就无人行走,美景留给封平一人尽享。

    走进一片竹林道,总算躲过太阳毒烤,封平松了口气。竹林映下的光影斑驳,宛如碎金洒满道路。

    封平沿路向前,竹林阴影渐重,到尽头处已是完全遮掩了阳光,有围墙隔断竹林,道路前方是另一方天地。

    封平抬头一看,拱形门洞上楷书三字:无竹天。

    ‘无竹?可是这里不全是竹子么?’封平看了看四周竹林,心中疑惑到。

    这里并无门关隔阻,封平有些犹豫要不要进去瞧瞧。正纠结之际,一人端着一盆碳渣样黑漆漆的东西走了出来。

    “......高延?”封平定睛一看,却是与那胖子路奇语同来的书生高延。自己当时初来丹峰还想着要不要来寻他,但自觉二人不甚熟悉,只是认个脸熟,就放弃了这个念头,没想到再见时却是这般情景。

    “嗯?”高延还在低头行走,本是无人来往的地方却忽然听到有人呼唤,抬头望向封平。

    二人许久未见,高延反应了一会才认出封平:“原来是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这脸上怎么还全是伤?”

    “说来话长...你这端着的是什么啊?”封平摸摸脸上伤痕,苦笑摇头,问到。

    “哦,这个啊,是炼丹废弃的药渣,我出来把它倒掉。”说罢,将盆中药渣一路撒开,均匀分布在近处每株竹子下。

    看来是经常干这种事情,已经很是熟练。封平见此,不禁又问:“怎么还要这样抛撒?直接倒掉不就行了么?”

    高延抬手指了指头顶遮云蔽日的竹林,笑到:“这药渣虽说已是废品,不能为人所食,但还可用做肥料使用,不然你以为为何这里竹子会生长得如此之好?”

    清空盆中余渣,高延转身,对封平说到:“进来吧。”

    二人一起步入这无竹天。果真是如其名一般,这围墙内部却是一根竹子都不见,只有几处分散的灵田,种植着不知名的药草。

    “高师兄,这外面不是竹林密布吗?怎么起名反叫无竹天呢?”封平一直都很是疑惑,此刻进来忍不住问到。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他似是知道些什么,但并不想说出来,封平略察端倪,也就不再追问。

    高延岔开话题,指向那几处灵田:“封平你还没见过吧,这几处灵田里栽种的就是炼制补气丹的主要丹草。”

    高延拉着封平走到药田近旁,扶起一株因结果而摇摇欲折的药草,说到:“这是月姑果,生食有补气活血之效,炼入丹中效果更佳。”

    “又因此草只靠月光生长,白天就闭叶沉眠,所以传说这是月姑所植,生花结果为她当零嘴吃的。”

    高延相比从前话语多了许多,似是学道之后想要做些改变,也不知是什么影响了他,换做之前他也不可能邀请封平进此药田。

    只是他很少与人交往,不知如何相处,只是一人喋喋不休地介绍着这药田中的各种灵草。好在封平听得颇觉有趣,也就任由他领着自己在这里四处游晃。

    半个时辰就在闲谈中匆匆过去,封平在高延的介绍下算是彻底了解了补气丹的药草功效,虽然不知有何用途,只当做多了一份见识。

    “呃......”二人谈着谈着,高延忽然顿了一口气,扭头看看更在内部的炼丹阁,面露难色,说到:“我该去练习炼丹了,封平,你......”

    封平见他如此,虽然奇怪他突然送客,但也知自己是时候离开,当下告别道:“那我就先走了,改日再来寻你聊天。”

    高延见他要走,舒展眉头,点头道:“好,那就改日再见。”

    告别高延出了门洞,再次迈入竹林,封平摇摇头,不知想些什么,跨步远去了。

    ......

    避过了日头最烈的那段时光,丹峰道徒们三三两两得出来培土施肥。

    这些灵草仙葩都是娇贵得很,比不得苦竹草对生长环境几乎无甚要求,故而有专门的道徒分工照料。

    封平走出竹林,回到主道上,两边灵田不时可见有道徒分工合作,精心培育着药草。有些人无意间抬头看到封平满脸伤痕的样子,惊讶的与同伴窃窃私语起来。

    封平虽然略觉尴尬,但相比一人清修的孤寂,他还是更喜欢这种热闹氛围,也就只是快步走过,不去计较更多。

    按记忆顺着原路返回了木屋,门前食盒已经不见了踪影,想来是那小童收走了。封平推开门,回到了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