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遇险
    轰......

    泥土在空中逐渐分解,落入谷底散落无踪。

    封平紧紧抓着残留在上方土层中的苦竹草根络,勉强在空中悬挂着。

    ‘怎么会坍塌?’封平咬牙,前后摇动,试图将自己荡到一处能借力之处。

    啪啪......封平慌乱中抓到的是一片支脉根络,细弱的纤维在来回摇动中已是不堪重负,根根断裂开来。不过好在坠落之前它已是帮助封平堪堪碰到眼前土层。

    与表层相差逾丈,这里的土层并不是斜坡,而是几近垂直,再向下不远就是真正的石壁,无所依托之处。

    封平只能将双手插入土中,借着微小的坡度奋力向上攀爬。幸在此处土层还算坚实,没有继续坍塌,拉扯生命落入无生之地。

    之前已是将气力都耗尽,封平本应无力继续攀爬。但危急之际,转灵自行运转,体内真元被抽离转化,支撑着身体不断向上。

    封平还浑然未知,只一心盯着眼前上方泥土,大口呼吸着,勉力蹬起脚下泥土。

    好不容易爬到坍塌形成的斜坡之上,也顾不上泥土沾身,封平虚脱般伏在地上,庆幸着劫后余生。

    不敢多留,恢复一些气力后,封平就继续向上,回到了地面,又远远走开,直到树林边上才停下。

    脑中还有些发空,是极度紧张与疲累后的残余影响。身体已经不再发热,反而从骨髓中泛起丝丝冷意,但体表蒸出的汗气让封平处在冷热之间,甚是难受。

    确认了自己处于安全地带,封平才彻底放松,靠在树干之上整个人缓缓滑下,只觉全身酸痛。

    有什么液体流下,封平抬手摸了一下额头,黏稠手感,一片鲜红,想来是翻滚之时磕碰在小石块上的余伤。

    道袍倒是没什么破损,但内里的皮肤在磕蹭之下也出现了不少血痕,手上的伤痕更是密布,便是动动手指也觉疼痛,可谓狼狈至极。

    心知要去处理伤口,不可在此地久留,封平缓过劲来,挣扎着撑起身子,一瘸一拐地向外走去。

    好在修行之后体质提升,又辅修了炼体功诀,恢复能力大大增强,行动间已是无甚大碍。只是左腿部似乎被撞击得严重,走路时骨头有些吱吱作响。

    ‘真是与悬崖有了缘分......’封平苦笑自嘲到。上山之后就总是被师兄师姐拉去跳崖,此次更是险些在崖边丢了性命,封平可不认为从那般高处坠落自己还能有什么活路。

    但想来也是,这里处处皆山,自己又在山顶处修行,每日出门所见尽是悬崖峭壁,想不结缘也是困难。

    这般想着,将注意力从身上伤痛转移,封平向着接引台一步步地挪动。

    岩默回返之后,就取了一本丹书,在接引木屋旁靠着墙壁研读,平日若是无人打搅,一天就能这么过了去。

    可今天不同,岩默平时读书之余,也有神识在外巡视,以免疏慢了来客,故而封平还在百米之外,她就已经发现了情况。

    “呀!师弟,你怎么伤成这样?”岩默慌乱将书一丢,携裹流风三两下飘到封平身旁,将封平搀扶起来。

    封平把来龙去脉与她说了,随后被扶到木屋中休息。

    “定是那执勤弟子偷懒,没有按规矩培土!不然怎么会轻易垮塌?师弟你先在这里等我,我去找师长为你治疗。”把封平安置好,简单处理了伤口,岩默风一般地跑了出去。

    沸血冷却之后,疼痛更加明显,封平躺在木床之上,睁眼望着木屋顶发呆。

    “定要严惩这孽徒,培土育草之事都敢疏忽,真是丢尽了我们丹峰颜面!”吵嚷声从门外传来,虽是在声讨本峰弟子,但却更像是刻意说给封平听。

    “这位师侄,让你受惊了。此事是我们丹峰过错,定给你一个满意交代!”进门来的是一中年道人,长髯及胸,带着一副义愤神情。

    封平正想起身行礼,却被他按下:“你伤成这样,不必多礼了。来,先把这丹药服下。”

    言罢,翻手取出一枚碧玉药丸递给封平:“这是我门上等的外伤丹药,你如今伤势服丹之后最多两日即可痊愈。”

    封平张口想说些什么,见这师叔一脸关切,又不知该怎么回应,只道了谢,将丹药服下。

    一道清凉之感从口腹一路散开,消弭了沿途疼痛,化作清气裹在伤口之上。

    “对了,师侄。还未及问你,你是哪峰弟子?”中年道人曹灼问到。

    “我从青云峰来。”封平老老实实回答到。

    “青云峰...原是掌门弟子。唉!真是太对不住了,我隔日亲自去向掌门请罪。”曹灼听闻封平是青云峰来客,心念电转,自然想通这是掌门新收的关门弟子,身态更是放低,不住怪罪着自己的失职。

    “其实也不怪那位同门,是我去拔了草根,才导致了土层垮塌。”封平将罪责归于自身,不想让那不知是谁的同门受了太多惩罚。

    “你不必替他推脱了,若是那孽徒认真培土,便是你再怎么拔,土层也不会坍塌,这事是我们丹峰罪责,自然要承下后果。”曹灼摆手,打断了封平。

    “这......”封平讷讷,不知如何是好。

    “这样吧,这两日你就先在我丹峰修养,待伤势恢复我再送你回去。”也不待封平拒绝,曹灼转身吩咐岩默,随后就走了出去。

    “师父他去处理此事了,这两天你就住在丹峰吧,掌门那边师父会去告知的,你不必担心。”岩默屈膝半蹲在封平床边,和声劝慰着。

    “对那元凶有了什么处置也好及时告诉你,你就留下来吧,好吗?”

    见岩默言语之间甚是恳切,封平也不好拒绝,让她再在曹灼那里吃了挂落,只得无奈点头应下。

    ‘又添麻烦了......’封平心中叹息,虽说表面无人责怪于他,但谁知道他们暗自会不会咒骂自己呢?此事自己也是有很大责任的啊。

    岩默将封平扶起,其实修道人体质本就已超脱凡人,休息良久,再加上服丹之后清气包裹,只是腿骨还有些微痛,行走已无障碍。

    但体表伤痕还是密布,故而岩默还是坚持一路扶搀,直到送至曹灼安排的房间门外。

    一座座木屋远近不一得分布着,有些大小亦有区别,应是供给双人暂住所用。

    “这是丹峰安排客人休憩的地方,你在这里等我,我把房间收拾一下。”岩默对封平说到。

    推开木门,岩默走进,木门移动荡起的尘埃让她不由得皱了皱眉,随即张手唤出一道水幕。

    水幕流移变换,拂过房中每处事物,浮尘死灰荡然一清。岩默观察一周,满意的拍拍手,呼唤到:“好啦,师弟你进来吧。”

    封平在外看了半天,好奇问到:“师姐,你这是水系道法吗?”他还是头一次见到水系道术。

    “对,我们丹峰基本上都只收对水木土三系亲和的弟子。噢,对了,炼器一脉要收亲和金火的弟子,不过他们人太少了,又深居简出,我们平常都见不到。”岩默对封平解释到。

    “亲和?”封平有些疑惑。

    “你不知道吗?”岩默显得很是惊讶,“亲和就是对各系道法的敏感度,嗯......怎么说好呢,就是比如我来说,对水系道法学习应用就要比其他人快的多也用的好,但对火系就完全用不来,别人唤一个火凤,我就只能叫一只小鸡崽出来。”

    岩默演示着,左手弹指一道水箭射出,穿入门外土中无踪,只留下一处漆黑孔洞。但右手却只有一小火苗摇摇欲坠,封平呼吸间不小心还将其吹灭了。

    “啊,师姐对不起。”封平忙是道歉。

    岩默摆摆手:“这就是我用同等真元对两种道法驭使的不同之处,你也看到了。”

    “你还是安心养伤吧,每日三餐会有人送来的。”看到封平身上还沾了许多泥土未曾清洗,施法聚水在一旁水缸:“你一会儿用水清清身子吧,帕子在床边的柜子里。”

    又想了想,把柜门打开将帕子也用水幕清了一遍,才满意的点点头。

    “那我就先走啦?”岩默问到。

    “嗯,师姐去忙吧,我自己可以的。”封平与她道别,回屋关上了房门。

    取缸中水洗净全身,道袍倒是难沾泥尘,只在清水中揉搓几下就洁净如新。

    躺在不属于自己的木床之上,虽说床褥厚实,比石床软和不知多少,但总觉得有些别扭。

    不过木屋幽静,被岩默水幕清洗过后更是清爽,带着丝丝凉意。经历了一场险境,本就神思倦怠的封平在这种环境下很快不知觉得睡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