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苦竹草
    日头由盛转衰,渐渐西坠。

    藏经阁顶楼。

    九层楼阁本是一样宽度,但这里空间却十分狭小,只有一祭台摆在对门墙边中心处,其上供着祖师雕像。

    与大殿中塑像不同的是,这雕像眉心有一碧绿玉石镶嵌,观其形状,与那日择法时封平所见空壶翡竟是一模一样,只是微缩许多,似是有所联系。

    掌门盘坐在祭台前蒲团上,正对祖师画像,闭目不知在做什么。但眉心与那玉石隐隐有一缕光线相连,玉石不时闪烁荧光,映得阁中光暗不定,似是在与掌门交流。

    哒......有滴水之声响起,掌门睁开双眼,玉石也停止了闪烁。

    “祖师,我这徒儿情况您也知晓了,当如何破局?”

    画像寂然不动,过了许久,青光闪逝,一片玉简掉在了祭台旁。

    掌门伸手将玉简拾起,只见其上刻了二字:转灵

    ......

    笃笃笃,木门被叩响,封平走入。

    “你道法已是入了虚境,修的又是转灵功诀,破境便容易许多。”掌门对封平说到。

    “你已能驭云了吧?”

    封平点点头,“就是太耗费真元了,不能长时间控制。”

    掌门笑到:“你也太贪心了些,初入虚境,能够操纵接引云就已不易,你怎么还想把它当玩具一般纵情戏耍?”

    封平被这么一说,不好意思起来,挠挠头也笑了。

    “这功诀本就是靠真元催动,有了高一境的虚境真元为补,破境也不过只需些许助力即可。”

    掌门想了想,继续说到:“丹峰崖旁就有苦竹草栽种,专为辅修炼体的门人破初境所用,以你资质应是只取三株即可。只是此物须得鲜食,不然药效大减。你只有自己去一趟了。”

    将那苦竹草栽种位置与服食方法细细与封平说了,掌门就与封平一同出了洞府,自己掐诀召云去了主峰。

    封平一人跑到接引台,踩下石砖,驭云向丹峰行去。

    “丹峰我还未去过,也不知是何模样。”封平在空中想着,输送真元让接引云加速行进。

    丹峰在明风山中后侧,要比悬星峰还远许多,封平飘行良久,才远远看到一座青峰。

    落地时封平真元已是耗去大半,神思都有些恍惚,心觉侥幸,总算没在半路耗尽真元。

    正在调息之时,封平耳旁传来一阵人声:“师弟,你要找谁呀?”

    封平愕然抬头,却是一青衣罗裙的姑娘,正向自己走来。

    “我是丹峰的接引道人,你要去哪里就问我便是。”她面带微笑,对封平说到。

    姑娘眉目清秀,很有亲和力。封平愣了一下,说到:“我来找苦竹草,为破境所用。”

    “苦竹草啊......”岩默咬着嘴唇搜寻着自己的记忆。忽地一拍手:“想起来了!”

    “跟我来。”说罢,转头向山中走去,封平忙是跟上,顺便四处打量着这青翠丹峰。

    丹峰比青云峰矮了一截,但山体不似青云峰如剑朝天,而是宽了许多,山势也更平缓。山中多有灵田仙泉,显得生机勃勃。

    丹峰很是宽广,一峰之中有六位长老常驻,修道炼丹,自成一脉。那日初识的高延就拜在其中一位女长老门下。

    而作为清越道门资源集散地的丹峰自然也是人流不断,大多都是来求丹寻人的,所以才会有接引道人侍奉指引。

    “师姐,你是怎么看出我是新入门的?”封平问到。那青衣姑娘在他初到丹峰之时,尚未询问就认定了他是一位新人,这让封平很是好奇她是如何确定自己身份的。

    “这还不简单,这丹峰与其余各峰距离都不近,若是驭云前来,也只有初入虚境的人才会像你累成这样。再想想前些日子才收了新弟子,你不就只能是师弟一辈了么?”岩默一番解释,将封平心中疑惑一扫而空。

    “原来如此,多谢师姐指教。”封平点头道。

    “多出来逛逛就知道这些咯,我也是做了接引才练出这点眼力的,不过还是比师父他们差的远呢。”岩默名中带一个默字,但却显得很是善谈。

    转过石道,二人又穿过一片土地泥泞的树林。“到了。苦竹草就在前面崖旁了。”岩默指着二人前方的悬崖说到。

    “前些日子刚下了雨,这地上全是泥,鞋子都湿了。”她皱眉低头,看到原先干净的鞋面已是沾了不少泥点,心情有些烦躁。

    甩甩头发,压下负面情绪,岩默对封平说到:“我就送你到这里了,接引台那边还要我去职守。”

    “好,谢谢师姐指引。”封平回道。

    “那我就先走了。”岩默对封平挥挥手,转头回返了。

    封平迈步独自走向崖边。

    前些日子刚下了雨,山间有些薄雾,随着山风不断起伏变幻。天空如水墨画般呈淡灰色,衬得青山更显苍翠。

    苦竹草就三三两两地分布在崖边,相隔丈许,并未密集生长,也就防止了彼此之间争夺营养。

    封平走到一株苦竹草旁蹲下观察着。苦竹草并不高,只到封平膝盖位置,但整体却如竹般直立。从中央竖直茎杆散出叶片,正中心是一簇花蕊般的黄色嫩芽,散发着淡淡的青草芳香。

    封平想起师父所言:这苦竹草外部茎杆已近木质,很是坚韧。且顶端中央嫩芽有毒,不可食,要事先掐掉。再割草取最中心处白色茎段,立即服食。

    封平屏息,伸手将那嫩芽掐掉,丢在一旁,又从裤腰处抽出一柄早已备好的小刀,抓住苦竹草中段,对着根部割去。

    咔......刀刃与草根相撞,却只在表面留下一道白痕。

    “师父所言不虚,这草还真是十分坚韧。”封平想着,又举起小刀用力砍去。

    直砍了数十次,这株苦竹草才堪堪倒下。用力将它彻底拔离根络,封平用小刀挑出一点中心处的白色茎段,用手捏住一抽,一条如鱼冻般的乳白条段便彻底离开了主体。

    这就是苦竹草内为整体提供营养的储存管道,全草精华所在。仔细看其顶端还有一丝掐痕,正是那嫩芽生长之处。

    封平将那茎段丢入口内,味道微微泛苦,但口感极佳,柔韧但一咬即断,还有着丝丝冰凉之感,在口腔中逐渐化为汁液,随后被封平咽下。

    本是冰凉的汁液流入腹中却化成了一股热浪,向身体四处散发着热能。体内的烘烤感让封平有些躁动,快步走向其余苦竹草旁,照样又割了两株服下。

    此时封平已是面赤如火,体表温度都升了不少。只觉体内有无名之火,催动着他去做些什么。

    心知这是服药后正常现象,先前师父也曾告知,只等这热力减退就是。但不断的热意仍是让封平无比焦躁。

    一心想要将这热意发泄出去,封平转头四顾,恰巧低头看到方才因割草而显露的苦竹草根,也未及多想,弯腰用双手将那根茎抓住,就向外拔去。

    噗咔咔咔......是根络在土中强行被拖动的声音,伴随着根络断裂声与因空间坍缩而产生的泥土的爆裂声。

    没想到这草根竟是极为难拔,以封平如今气力仍是只将其拔出米许,便再难抽动。封平也没想到这根茎竟如此深入地下,惊讶之下松开了手。

    呼...呼...用尽了气力,封平大口喘息着,呼出的热气在空中留下一股股白雾。

    想坐下休息一下,脚下土地却轰然崩塌,封平猝不及防,跟着滑落下去,泥土斜斜的从崖边落下,在空中散落成无数碎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