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控云
    “这蒲团是用金缕木蚕所吐蚕丝制成,且不说无谓寒暑,凡人就只是坐在上面,对气血流通都有些益处的。”莫方指着那角落里的蒲团说到。

    “当初我为了做这一个蒲团可是花费不少,不过坐着也确实舒服,你去试试。”莫方推着封平向蒲团走去,让他坐了下来。

    封平被莫方强拉着坐在那金丝蒲团上,又听他对这蒲团赞誉百加,心中也有些好奇,便盘膝调整了姿势,闭目宁神,细细体会着。

    此时已是深秋时节,天气转冷,草木凋零。这石洞有流水阻隔,温度与外界相比高了一些,初进其间还觉温暖,故而这里的草木也还在生长着未曾枯萎。

    封平坐在蒲团上,感觉有丝丝暖意由下而上扩散到全身,很是舒服。再细细感应,气血流通似也加快少许,但微弱难查,不知是否是听了莫方所言从而产生的假象。但不得不说,这蒲团确是一件宝物,单就这舒适坐感与那丝丝暖意烘托,放在凡人店铺中都要价值千金。

    封平站起身,对莫方说到:“师兄,这蒲团坐着确实舒服,只是那金缕木蚕是何等生物,为何所吐之丝竟然如此神异?”封平初入修行界,见识还未怎么开拓,对蚕丝的印象也只停留在镇上过路时富家子女身着华服的样子上,此时体验了蒲团之妙,发问道。

    莫方闻言,笑了起来:“这金缕木蚕可不是那凡间蚕种,说起来也是有着异力的妖怪之流,只是神智未开,故而会被人如凡蚕般圈养培育,用以吐丝制衣。悉心喂养之下所吐之丝自然也就不同,带着种种妙用。”

    封平似懂非懂,虽然在藏经阁观阅了许多典籍,但对这妖精魔怪尚未见过,也就不太了解。此刻听莫方描述,倒是觉得新奇的很,暗自想着再去藏经阁问那守门的两位师兄找一本关于妖怪的书来看。

    “好了,这石洞也就只有这些了。走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办。”莫方转身,唤着封平一同出去,封平回头望了望石壁,跟了上去。

    二人又回到最初那个小石洞,封平看着眼前波光潋滟,回头却见莫方在那入洞口摆弄着什么,不禁问到:“师兄,你这是在干什么?”莫方没有回答,只见他手中结出种种莫名法印,散发着微光,对着洞口打去。又过了一会儿,那洞口竟是慢慢的消失不见了,原处变成了与四周无异的石壁,封平上去敲了敲,触感坚实。

    “我在此布了一个小小阵法,强做障眼之用,若是有人无意闯了进来,也只会认为这里不过是天然形成的一处小小石洞而已,难以发现内中乾坤了。”莫方解释到。

    “阵法?”封平除了前日那宏大的守山大阵,就只从典籍中见过只言片语,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在自己面前布置阵法。

    “对,不过这只是一个简单地小阵法,我也不是专精此道,只是略知皮毛罢了。你若想学,也可去无垢峰寻邱长老,他会教授你相关的内容。”莫方说到。随即又唤出飞剑,招手示意封平上来,待得他站稳,就御剑破水而出,剑光流转,飞向了青云峰。

    ......

    正午时分,外面阳光变得很是刺眼。封平与莫方回到青云峰,二人告了别,就各自回了自家洞府。

    封平刚回到石屋,正坐在屋内的石床之上,也不知该干什么好。望了望屋外刺眼的阳光,脑中灵光一闪,便起了身走出了洞府,转身合上门,向着接引台走去。

    封平石府离接引台很近,所以不久就到了接引台上。只见他站在石台之上,四处观察寻觅着什么。而后似乎是找到了什么东西,又转身向接引台边走了过去。

    台边有一块突出的石砖,封平径直走上前,脚下轻轻用力,将那石砖踩了下去,而后翘首对着远方眺望着。

    重重青山后有一片祥云飘来,正是那接引云,初时尚在远方缓缓移动,但它似缓实疾,不久就飘了过来,悠悠地停在了封平脚前。

    “据说入了虚境便可用体内真元注入这云中用以操纵,不知我现在能否成功。”封平看着脚下的云彩,自语到。

    尝试性地先将一只脚虚踏了上去,探了探能否撑起自己体重。毕竟是第一次单人乘云,以前都有接引道人御云相送,故而心底还有些发慌。

    云彩被施法固形,又刻有阵法在内,当有人踩下石砖,便会自行飘来,但并无多余能量可以承载重物移动,需要有人注入真元,操纵其运行。

    封平见其并无下沉,放下心踏了上去,半跪在那云彩上,单手按在其上,试图将真元从体内导出。

    平常接引道人控云是都是站立着,真元从足底涌出,表面与常人无异,还能跟封平闲聊几句。

    但封平初入虚境,还未能熟练控制真元,更别说操纵其从足底涌出。故而他只好用真元最易操纵的手部贴近云彩,小心翼翼的注入着体内真元。

    云彩缓缓移动起来,慢慢远离了接引台。封平强自抑制兴奋与恐慌的感觉,感应着脚下云霞,计算着自身的真元损耗。

    就这样慢慢移动了几米距离,觉得自己真元足够使用,封平才放开了心情,心念控制着云彩加速运行,在空中飘远。

    这是封平头一次自己在空中飞行,虽然是有外物相助,但这仍是封平向天空所迈出的第一步,这让他心中无比兴奋。

    半跪在云霞之上,下方是密林陡渊,在封平的视野中慢慢挪远。兴奋之感将恐惧彻底压下,封平扭头望着四处,以前所看过的景物在此时却显得无比新鲜,让封平忘记了时间流逝。

    ......

    云彩按着既定路线停下了悬星峰边。

    “嗯?已经到了吗。”封平这才如梦方醒,扭头看看四周:“怎么是悬星峰?”本是要去日观峰的,但中途忘了操纵,云彩便照着心念所至自行飞到了这里。

    真元已损耗过半,封平沉吟少许:“既然到了这里,那就去找她们问问战后情况吧。”想到这里,封平站起来,跳下了云彩。

    悬星峰上依旧是十分安静,穿过竹林,又漫步走出花田,封平向着戚云玥的洞府走去。

    可尚未到达,耳边就响起一道平淡的声音:“回去吧,她们都在修行。”

    封平愣了一下,四周环顾并未见人影,但他马上反应过来:“李师叔,是弟子鲁莽了,我这就回返,但能否让我在此休息一下,补充真元?”

    悬星峰上出了李离尘师徒三人别无外人,那这耳边声音的主人也就很好确定了,正是那封平尚未见过的李长老。

    “嗯。”只应了一声,便再无声息。

    封平寻了处小树,走去盘膝坐下,静静回复着精力。少顷,自觉真元已是足用,封平站起身来,拍拍身上尘土,向接引台走去。

    接引云还停在台旁,一回生二回熟,封平跃上云朵,控制着离开了悬星峰。

    ......

    日观峰。

    已过正午,但阳光仍是毒辣,刺人眼眸,在日观峰上尤是如此。

    封平一路被晒得有些焦灼,急急寻着阴凉处避光。可这日观峰也如青云峰一般植被稀疏,封平只得跑到山边一处小亭坐下。

    “呼...”拂去石凳上的尘埃,总算是有处歇脚地方。

    眯眼看着烈日下的山景,封平不觉间有些困倦,便斜倚着亭柱,闭目睡了过去。

    按理说修道者精神饱满,不应如此疲倦,但封平初入虚境,又驭使接引云许久,将体力心识几乎耗尽,才会如凡人打盹一般在亭中昏睡。

    不知过了多久,封平被人推醒,却是一道女声:“封师弟,快醒醒,这里可不是睡觉的地方。”

    封平悠悠转醒,还是睡眼朦胧的模样,半睁眼间,一短发女子正站在面前,身着白色道服,显得清爽利落,正是徐宁的师姐楚歌。

    摇摇头,让自己清醒过来:“楚师姐。”

    “来找徐宁的吧,他还在修行,不过照他的性子,估计一会就要跑出来了。”楚歌笑道,看来已经很是了解徐宁。

    又向接引台方向瞥了一眼:“封师弟,你是初入虚境吧?驭使接引云很是消耗心神,你还是少用些为好。”楚歌很是聪慧,只一眼间便看穿了封平现状。

    封平有些惭愧,低头道:“我会注意的,楚师姐。”毕竟一个修道人能把自己累到昏睡在山亭,也是很罕见的了。

    楚歌被他这副模样逗笑,迈步走出亭子,唤到:“去找徐宁吧,我去练剑了。”就径直走向了崖边。

    封平挠挠头,见楚歌已经走远,也出了亭子,向徐宁洞府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