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山中奇境
    二人下了后殿,面前就是那日封平初上山的大道,道路两旁殿堂林立,气氛肃穆庄严。

    天色尚早,还未到午时,山顶阳光明亮而不刺眼,照在身上很是舒服。莫方抬头看了看,转头对封平说到:“走,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说罢,未等封平回答,就拉着他向前方走去。

    道路宽广,足容八驾车辇并行,封平被莫方拉着向前走去,不时左右看着各个殿堂。戒律堂、议事堂分列左右,与大殿相隔最近,如同守护石狮般矗立在殿旁,但却门扉紧闭。其余杂事堂属倒还有些热闹,不时有白衣道人进出,步伐匆匆,又尤以职司堂最为喧嚷。

    “师兄,那职司堂是干什么的?怎么这么多同门在那忙碌?”封平看那人来人往,很是好奇。

    “噢,职司堂啊,那是宗门为了让弟子有更多渠道获取修行资源所设堂属,也是宗门从外出游历弟子手中换取获得外界资源的一条途径。不过总的来说,还是对门人弟子们更加有利。”莫方对走出来的一位熟识打了声招呼后,对封平解释到。

    “那如何在这去获取资源呢?”封平接着问到。

    “嗯...主要是宗门发布一些任务悬赏之类,派遣接受任务的弟子去外搜集所需材料,再给予相应奖励。我这次外出游历,也要顺手接几个任务的。”莫方沉吟了一下,继续说着。

    “不过有能力或者有需要接任务的修行境界也都在实境左右了,要么就是像我这样外出游历顺道搜集,要么就是修行受阻但难以获得更多资源来找寻机会的。毕竟还是要有一定实力才能去完成那些苛刻的任务。”莫方摇头道。

    二人行速很快,言语间已是走到了大道尽头,跨过了石牌坊,不远处就是当初上山所遇的最后一关,那悬于空中的石梯了。

    莫方想起当日封平上山情景,指着前面石梯笑问到:“怎么样,小师弟,现在还对这石梯有所畏惧吗?”

    上次登梯已是近两月之前,山中岁月难察,封平看着这空中悬梯才猛然意识到,自己经过这两月时间,已经不是那时那个战战兢兢的村中少年,而是已经过了初境,破入虚境的一名真正修行者了。

    恍惚一下,封平也展颜微笑:“师兄,我已经不怕了。”说罢,大步向前走着,踩着石梯下去了,眨眼间不见了踪影。

    “嘿,这家伙,也不等等我。”莫方摇摇头,但眼中却流露出赞赏之意,抬脚跟了上去。

    破入虚境,体质大幅提升,对身体的控制不同以往,步伐稳健,没有什么空中掉落的担忧,故而走在石梯之上,就不会再有什么畏惧之感,况且修行之后,心性亦有提升,更不会有杂念扰乱,故而封平很快就下了石阶。

    二人下山速度很快,过了石梯,不久就到了后山瀑布边,一旁就是长久被水汽浸染而变得湿滑的木梯,封平犹记当日在这木梯之上也有许多人因恐惧手滑而坠落。

    “师兄,那日我上山时隐隐听到身后有人掉了下去,这木梯如此之高,他们岂不是要丧了命去?”封平此时再见这木梯,不由想起当日情景。

    莫方摇了摇头,说到:“宗门怎么会让他们因此丧命,一旁自有门人御剑看护,若有人掉下,在空中就会被救起,不过也就失去了登山资格,这只是你们先前不知道而已。”

    “那就好...”封平松了口气,虽然与那些同村少年不甚熟悉,但也不希望他们因此丢了性命,再也望不到生命前程。

    “好了,别说这些了。”莫方对封平伸出右手,示意让他跟上:“走吧,那地就在下面。”

    封平抓住莫方伸出的手,疑问到:“就在下面?”向下看了看,一条银瀑奔涌而下,直入湖中,激荡起无数水汽飘散在湖面。难道在潭水中?

    “抓好了!”封平还在猜想,莫方喊了一声,而后就拉着封平从瀑布之边跃了下去。

    “哎!”封平都有些习惯了莫方与许佳谣这种两次三番的跳崖行径,但还是不由得惊呼一声。但随即就抓紧了莫方,在空中极力控制着身体。

    二人身影从崖上极速掉落,随着瀑布奔涌而下,将至中段之时,却见莫方飞剑噌声出鞘,剑光闪过,带着二人消失不见了。

    ......

    “咳...”二人此时身处一石洞之内,封平正弯着腰咳嗽着,刚刚飞剑带着二人破水而入,封平一时没屏住气,肺中被呛了些水。

    好不容易喘过气来,封平直起腰,四处环望着。洞内很是潮湿,洞口完全被水流掩盖,透射而入的光因水的流动而闪烁着,在洞中幻化出光影片片。

    石洞不大,洞壁在长年水汽侵蚀下显得并不光滑,封平转头环顾着,突然发现一个洞口。“咦,师兄,那里怎么还有一个小洞口?”封平问到。他本以为这里只是一处水帘小洞而已,现在看来似乎别有洞天。

    洞口不大,只有匍匐着才能钻进,其中隐隐透出些光亮,在石洞光影闪烁间看不真切。

    “你不会以为我带你来就为了看这个石洞吧?走,跟我来。”莫方嗤了一声,说到,随即弯身入了洞口,人影三两下就不见了。

    “哎?”莫方钻了进去,洞内就只剩了他一人,封平回头看看洞外湍急的水流,深吸一口气,也匍匐着钻进了那洞口。

    通道很是狭窄,只堪堪容得一人通过,洞内又很是潮湿,导致有不少凝结的水滴落在地上,不久就沾湿了衣袖。所幸这狭窄的通道并不长,很快封平就见到了出口。

    出口处有一株青草正立在泥土之上摇曳着,封平疑惑,这里应是山内,若只是有处洞穴也就罢了,怎么还会有草木存活?心中好奇,封平不由得加快了速度。

    终于出了去,空间一下宽敞起来,封平直起身拍打着衣服,抬头却见莫方在不远处游晃着。再细一打量着周边,封平不禁惊呼一声,倒不是说受了什么惊吓,而是这洞内情景实在是动人心魄。

    石洞呈圆顶状,宛如一只倒扣着的瓷碗,约有那殿前广场般大小,圆顶高逾十丈,其上悬挂着条条钟乳石,通体散发的荧光照彻了整个石洞,又有青草小树交相掩映,洞内如小世界一般,与外界互不干扰的安静存在着。

    “这石洞不知存在了多少年,我也是偶然发现,也不知是自然形成还是人为开辟。不过据我猜想应是人为,我在石壁上感应到一些隐约的波动,应是加持过阵法,只是不知那人是如何在这山体之中生生开出一番天地的。”仿佛知道封平要问什么,莫方不知何时停下了脚步,对封平说着。

    “洞中灵气比外界浓郁不少,但处在山体之内,洞口又是一条瀑布封堵,其性要阴寒许多。”莫方示意封平跟着他向石洞深处走去。

    “等你能够御剑之后,就可以不时来此地修行,也可以加快些修行速度,只是不能常来,这灵气中的阴寒之力积攒多了可是对修行有害无益的。”莫方警示着,二人慢慢走到了洞穴深处。

    一路上封平都在观察着这石洞中的种种,脚下泥土有些松软,青草遍布了整个石洞,一些小树杂乱的生长在石洞各处,其上还有些青色的小果子挂着,在这没有阳光的洞内也不知是如何存活的。

    封闭的石洞本应显得十分憋闷,但空气不知为何却显得很是清新,可能是草木对空气的净化作用起了效果。

    不知不觉二人已走到了尽头,只见一张金丝蒲团静静安放在石壁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