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少年不知愁滋味
    暂别了掌门,莫方御剑带着封平,与唐晨落在青云峰接引台上,封平与唐晨尚是初识,但先有接引之缘,唐晨为人又有如沉实大地般厚重温暖,令人信任,故而三人谈笑间,封平与唐晨关系已是熟络不少。

    ……

    “那人还想骗我去买他那什么玉机果,可笑他那果子上虽镀了灵气伪装,但整体气息却一点都不是玉机果的模样,也亏得我们清越一介大派,藏书无数,我又常看些丹书典籍,方才识得骗局。若是那小门派的道友啊,见那灵气充盈,怕就要上了当了。”

    唐晨在讲述着自己游历时所遇种种趣事,莫方与封平听得津津有味,不时大笑出声,当听到惊险之处又不由屏息,直到大师兄有险无夷地度过劫难时才会松口气。

    “大师兄,那你没有揭穿他吗?这样骗人实在可恶。”封平愤愤,对这样的欺骗之举很是不齿,毕竟灵药之属,这假物若是被人当做救命之物来用,岂不是出了人命?可当真是害人不浅。

    本以为大师兄会匡扶正义,拔剑斩了这可恶的骗子,却见唐晨轻轻摇头,说到:“没有。”

    “为什么啊?你打不过他么?”封平略有失望,问到。莫方在一旁看向唐晨,耸了耸肩,显得有些无奈。

    唐晨抿嘴,说到:“若论同境界一战,我自是不怕那人,只是他在道门集市中公然行骗,必有倚靠,我冒险与他相争,实为不利。”唐晨顿了一顿,继续说到:“修道还是要保全自身为主,如为一时血勇,贸然行事,就不得长久。”

    又苦笑着摇摇头:“我修道虽求的是畅快自由,可遇到这种事也只能避退,只怪自己不够强大吧。”

    封平听完唐晨所言,沉默半晌,安静的点了点头。

    莫方在一旁也说到:“小师弟,修行不止是枯坐,行事也是一种修行,如尘世武人,纵有千般武艺,也难与万人为敌,以后你见得多了,就会懂了。”

    封平当下虽还不能完全认同两位师兄所言,但也隐约察觉其中苦涩道理,只是心中如有梗塞,不能畅通。

    唐晨二人也理解这少年心性,当年也总想着不计后果的斩妖除魔,但终究要被雨打风吹磨平棱角,方能在这修道路上长久的走下去。

    略过这个话题,唐晨转口说到:“小师弟,我看你精气饱满,初境竟是修成了么?”

    封平点点头,“师父是这么说的,我只觉得行功略有滞涩,难以再度精进。”他其实很疑惑,修行功诀这几日并未觉得如何困难,为何大家都这么惊奇于自己的进境。却不知这进境之速已是绝无仅有,只是他初入此道,尚不明了罢了。

    唐晨脸上微显惊异:“进境如此之速,真是罕见。”很快平静下来,面容严肃道:“但你不可因此骄矜自大,妄生杂念,废了自身材质。”

    封平应到:“我知道的,大师兄。”

    被岔开了话题,也就没有什么继续下去的必要,三人又闲聊几刻,就告了别,各归自家洞府修行。

    ……

    入夜,繁星闪烁,青月高悬。

    封平盘膝坐在石床之上,闭目回想着今日种种,渐渐入了静去。

    不同以往,入静要清空杂念,这次封平却是在回忆中入得静去,心诀默运,将诸般纷扰都看的更加的清楚,封平对今日疑惑有了些许明悟。

    丹田暖阳推动着元气随时运转,逐渐改善着少年的体质,入静之后,有了意识加入,便更为活跃灵动,元气流经周身,让全身都带着暖意,很是舒服。

    仿佛眼前突然开了一扇天窗,原本黑暗的世界绽放了光明,任由功诀自行运转,意识骤然收于一点,接受着光芒照耀,而待得光芒渐暗,世界却仍然光明。

    如同婴儿初睁双眼,封平惊奇的发现石室在自己眼前展露无遗,但须知此时自身还在修行之中,肉身还闭着眼睛。

    回想起修道初序对初入虚境的描述,封平心中明了,自己已是突破了境界,也不多想,他用这得到的新视角观察起周围。与肉眼不同,用意识‘看’到的世界更加的清晰,并且多了一些不明的含韵,但封平还不能仔细分辨其中何意。

    眼中世界随着意识而转动,封平“扭头”看向四周,石床靠着墙壁,木门还有些缝隙,照进一缕星光。封平新奇的用新视角四处看着,但毕竟少年心性,渐渐也感觉有些无聊。

    ‘不知能不能看到外面?’封平心想,想要起身,却感觉自己好像被什么阻隔着,不能动弹,才想起自己还在入静之中,未曾醒来。

    新鲜感慢慢消去,封平沉浸心神,转回到自身,虚境功诀在突破之后自行浮现,默默记下,丹田暖阳在突破后变得凝实许多,就像是从光球在转为实体般。

    意识经过了加强,逐渐向神识转化,直到阴神境才能完全成型,但此时对封平来说也已够用。强化的意识再次融入暖流,引导着功诀流转,元气被带动着在潜移默化的发生着改变,原本只能在主脉流转,缓慢滋养着周身,但此时封平发现,这元气已是如臂指使,虽难以做到细微操纵,但控制大体流向已是十分简单。

    虚境……封平回忆着关于此境的知识。

    虚境是修道者由凡向仙蜕变的第一步,初境只是打下了肉身基础,而只有入了虚境,神识初步显露,才能够运用一些简单的道法,相比初境具备了一定的自保能力,元气也逐步转化为真元,发生质变,可以操纵引导,用以完成法术。

    控制着新生真元运行满九周天,将元气尽数转化,稳固了境界后,封平收功起身,推门走了出去。

    青月移转,此时已是子时过半,寂静的山顶只有风不停的拂过。封平跃上屋顶,躺了下来。

    自从几日前观星有感,封平就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在安宁的夜色中,躺在屋顶,静看星河流动,浮华洗净,心中也无所忧虑。

    夜空中繁星闪烁,当你直面天空,四周无所遮蔽之时,你才能体会到他的广阔。遥远的星河不知藏着何等玄奇,封平展开双臂,欲将天空都纳入怀中,但回应他的只有星光点点,风声呼啸。

    放空思想,封平不由得回想起今日种种,在锦西谷的战斗仍历历在目,洞玄长老一击裂谷之威,还在震撼着少年的心。不知何时自己才能变得和他们一样,有着撼动天地的伟力。

    思绪飘转,封平又想起大师兄所言,游历在外的诸般趣事实在是引人向往,比之在山中静修,封平还是更加憧憬在外看尽世间万物的愉悦。但在外游历,并不只有各种新奇之事,危险更是随处隐伏。

    当大师兄说到他是如何在强大的精怪口中死里逃生之时,封平作为一个听客,都不由屏息,若是轮到自己,身临其境,可有那等本事保下自己的性命么?

    想来是困难的吧……

    又想起大师兄遇到的那个骗子,竟在闹市行骗,何等可恶,可这人居然也能逍遥法外……封平握紧了拳头。

    可大师兄与莫方都说此事不能妄为,在这空无一人的屋顶,封平静心想来,心中虽仍有一腔孤勇,但也觉得唐晨所为不无道理。

    封平叹了口气,想起初序中的一段话:生存就是在一次一次的妥协,而修行,就是为了打破这一切,让这一切无从妥协。

    若是大师兄修为更高些,也就不会顾忌了吧?

    都说少年不知愁滋味,此刻的封平却有些忧愁了,本是平静安宁的生活,在战乱爆发后被打破,此时入得仙途,担忧疑惑的事情却更多了些。

    长吐一口气,封平也懒去多想了,放任一切,只睁眼望着星空,意识仿佛脱出体内,也随着那星河旋转飘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