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告一段落
    封平长出一口气,第一次参与宗门纷争,面对着随时可能爆发的战斗,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故而直到远远望见山门,封平才放松下来。

    日观峰刀削斧劈般,如剑刃直对山外,是清越道门御敌先锋。空长老盘膝孤坐在日观台上,膝上置一长剑,本是闭目的他感应到掌门率领众人归来,长身而起,一剑划破天空,引起各处剑光呼啸闪烁,亮彻了整个明风山。

    各峰长老见此剑光,心知此番劫难已是度过,也是松了一口气,依次让守山徒众将防御减弱,明风山中不由有些骚动。

    掌门与众参战长老归返主峰大殿,令封平与莫方在一旁侍立,静候着其余守山长老的到来。不多时,将山中事务安顿好,负责守山的长老陆续进殿,坐在了所属位置上。

    大殿寂静,掌门坐在中央主座上,背后是祖师塑像,与殿同高,仙风道骨间有着令人伏拜的威严。

    见诸位长老俱都来齐,掌门打破沉寂气氛,开口道:“诸位,此番古凉入侵青国,与我门在锦西谷约战,唐晨真人胜古凉拳脉传人郑一言,黄岳长老战平古凉康图……”

    “真人?”掌门还未说完,台下已起议论,除了少数几人早已知晓,微笑不语外。大多数长老都看向了坐在席位末端的唐晨,本还奇怪今日唐晨为何会占在长老席位上,现在方才明白。

    掌门压了压手掌,让众人安静下来,继续说到:“按照约定,古凉与我门以曲明珠交换青国三年资源。”掌门翻手取出装有曲明珠的木盒。“经我检验,确认无误。”

    又是一阵交谈,接连两个消息震惊着众人,先是隔了十数载门中再出真人,后有至宝曲明珠现世,纵使在座长老破过洞玄,心性沉静,虽未失态吵嚷,但也难抑激动。

    “掌门,那这三年资源?”也有人忧虑,毕竟清越道门在青国资源网脉盘根错节,若是让出三年,古凉难保做些手脚,想要再造也是困难。

    “此事……诸位怎么看?”掌门沉吟,问道。

    殿中寂寂,过得片刻,才有人开口到:“我门既已得曲明珠,此三年应是全力准备再造九境真人。少了青国这三年资源,计算来我门储备尚且还可支撑,但网脉若毁去再难重建,还请掌门三思。”

    开口的是一丹峰长老,平时就主管资源琐事,此时打破僵局,开口说到。

    掌门微微点头:“此事暂且容我考虑,这曲明珠,诸位认为当作何安排?”

    众人此时却一致到:“自当留给台真人破境。”

    台真人是两百年前入山修道,算是在座各长老的师叔辈,也是惊才绝艳,只五十年便破了洞玄,破境之速虽难与李离尘相比,但也是清越道门中现存的八境真人中资质最佳,是那辈中的第一人,也是众人认为的近年来最有可能突破九境的人。

    洞玄之上每破一境,神通力法俱是大增,故有九境移山海之说。但与之前境界不同,后几境破境不仅要有那灵犀一念,更需要大量资源填补,炼体宗门更是如此,所以这次古凉才铤而走险,与清越强换资源。

    而若是古凉派再出九境真人,两派此前维持的微妙平衡必将被打破,如悬顶之剑般,逼着清越道门也必须去再造九境,与之抗衡。只是其中缘法奇妙,也不是尽遂人愿的。

    掌门见众人意见一致,点头到:“那就如此吧。”

    虽说破入洞玄就会晋升为长老,但在座的也大多是初入真人境未过百年之人,门中过半真人不是在闭关求索,就是游历天下,以求突破。

    又对长老们交待了些休战时的事项,掌门就让众人散了去,各归其所修行,只留下了唐晨与丹峰几位长老。

    封平与莫方在一旁侍立许久,也算是见识了门派会议。各有所思,暂且不提。

    掌门望向留下的几位丹峰长老,“我留几位下来,几位也应清楚我想要说些什么。”

    见几人点头,掌门继续说到:“丹峰向来是门内资源汇聚流通之所,此次青国资源交换之事,实非我一人所愿,还请见谅。”算是对几位长老道了个歉,毕竟此次资源争夺影响最大的就是亟需资源的丹峰。未能保住青国这三年资源,这段时日丹峰日子也不会好过,且还要为台真人提供破九境所需的各种丹药阵法,更还要省吃俭用着些。

    几位长老连连摆手,“为宗门效力是我们义务,哪敢埋怨,只盼门中再出一位九境真人兴旺宗门。”

    掌门微微颔首,“此番与古凉派在青国争斗,尘世网脉已是撤回大半,但如今既已议和,便让他们回去继续运作吧。”

    “这……”主管此事的长老有些犹豫,都是自己这一脉的人,唯恐让他们回去后古凉做了手脚,损失可不止资源,人脉更是难以重建。

    掌门也明白他心中所虑,宽慰到:“古凉此番入侵,看似准备许久,实则仓促,青国资源网脉他们还未打通,须得依凭于我门,才可集聚所需。不必担心他们做什么小动作。”掌门见识毕竟不同于尚属晚辈的丹峰长老,这种事情心中早已了如指掌,故而很是笃定。

    那长老听掌门如此言语,紧皱的眉头松了下来:“那便依掌门所言。”

    将丹峰之事安排妥当,殿中只剩了掌门与唐晨三师兄弟,唐晨还坐在尾端席位,封平与莫方也还侍立在旁,不敢逾矩,掌门见此笑到:“不必拘束,来我身边坐罢。”

    “晨儿,你此次破入洞玄,甚是振奋人心,为师很是欣慰。”掌门让三人坐下,对大师兄唐晨说到。

    唐晨脸上也露着笑意:“全凭师父安排巧妙,徒儿才能得此福缘。”说来也是,若不是掌门令他下山,解了唐晨枯坐之结,恐怕他现在还是在山中苦苦求索洞玄而不得。

    掌门大笑:“唯有自身修行努力才是关键,其余皆是助力而已。嗯……你的长老典礼尚未举办,就在近日办了罢。”

    唐晨应声到:“都按师父安排。”

    这边话落,掌门又转头向莫方到:“你在实境待了许久,晨儿典礼办完,你也该出游去破阴神境了。”

    莫方点头:“是该如此。”他在实境已是三年未动,早早到了破境边缘,因为功法特点,却一直压制着,积蓄力量,为的就是在破入阴神境时能够更加强大。

    掌门靠在椅背上,思虑片刻,转手取出一物。是个菱形宝石,约莫有一掌之大,通体金黄,也不知是何用途。

    “这是我取一三千年火候金晶,请丹峰长老所炼,向内灌注真力,可激其锐气,洞玄境下无物不破,但只能使用一次,你要记住。”清越道门向来有游历传统,为了保全门中弟子安全,自家师父总要赐予一些保命之物,以免被人害了去,一世修行白费。

    莫方双手接过,躬身谢过掌门:“定不负师父所望。”

    将两人事情安排妥当,掌门转头看向在一旁封平:“小徒儿,此次带你出行,你可知何意?”

    封平虽然从莫方那里略微得知一些,但还是老老实实低头到:“徒儿不太明白。”

    掌门见他这副模样,笑到:“你初入此门,不懂也正常。但修道不止静坐炼气,更要出门访道,寻万千感悟,方能有那灵犀一念。你可晓得了?”

    封平恍然,本来自进山来,一直在山中枯坐修行,以求不负所托。虽然机缘所得,观天地日月运行有感,从而修行有速,但前几日却卡在了初境,修行滞涩,不知该如何突破。如今师父虽只是简单几句,却点破了症结,静修本就不符他功诀特点。

    封平重重点头,回到:“我知晓了。”

    “回去吧,我再想些事情。”掌门屏退三人,独坐在空荡的大殿中,背靠着祖师塑像,显得有些孤寂。封平临走回头合上殿门,便与两位师兄回了青云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