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回返山门
    清越道门走出的是一青年道人,洞玄之上寿命大增,倒也分不清是老是少,修道年岁几何。

    而古凉派则是派出古尊者身侧一人,显然地位不低,身着短襟兽袍,眉目刚烈,势如猛虎,不怒而威。

    与唐晨郑一言不同,二人未入谷底,而是直接升至半空,对行一礼,清越道门的长老先开口道:“久闻康长老之名,今日得见,果真不负盛名。”

    那兽袍男子哈哈一笑:“黄长老过誉了。”又摆手道:“话不多说,我们就开始吧。”黄岳也知晓这古凉之人的性格,点了点头,翻手取出了一圆盘。

    看两人对话似乎都知道一些对方的底细,各自凝神,因为只有一击的机会,故而都蓄着力,默默准备着。

    只见黄姓长老手呈剑指,凌空虚画,另一手执着奇形圆盘,不时嗡嗡转着,一个闪耀着青色玄光的菱形阵法在面前随手指滑动而浮现。

    而反观兽袍男子,只闭目凝神,但呼吸之间气势愈发鼎盛,半边天空气息凝结,成龙虎之势,在身后踏步咆哮,与对面阵法玄光分庭抗礼。

    现场陷入了一片寂静,两边来人都望着空中二人,古尊者神情淡然,无悲无喜,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而古凉派其他人则都看起来信心十足,似乎康图取胜一事在他们看来毫无悬念一般。

    气氛愈发凝重,对立之势愈发激烈,众人呼吸都仿佛受了压制,没有人开**谈,唯恐打破了两方平衡。

    两人气势渐渐升至顶峰,龙虎成形,在康图身后浮动,黄岳阵法也几近完满,手中圆盘已是旋转不停,化作一片光影。

    手指一顿,最后一缕阵线被点上,黄岳面前阵法倏然放大,转眼间已宽如门庭,古朴纹路密布其上,只有中央一点空空如也。

    封平正奇怪时,只见黄岳猛然举起手中圆盘,霎时封在其上,正巧合在中央,本是静止的阵法被圆盘带动,青光大盛,舞成一片光环,要压过了对面龙虎。

    康图也不再闭目,睁眼抬掌,向前拍出,龙虎随之而动,带起的狂风如龙吟虎啸一般,化作巨大掌印对向光阵。

    掌门见状,挥出一剑,剑光化成圆壁庇佑着身后众人,古尊者也张手凝出盾形。

    龙虎狠狠地撞在光环上,发出轰然巨响,肉眼可见的波浪呼啸散出,将流云割为两半,触到泥土也如若无物,生生将锦西谷分成了两片半环。

    光环转动愈发剧烈,切割着龙虎身形,龙虎也不甘示弱,撕咬扑抓着光幕,二者互相磨耗,都渐渐缩小下去,最后只剩下一掌印与一圆盘在空中僵持。

    两人都皱了皱眉头,本以为自己准备已够充足,但这般结果却是势均力敌,让二人难以接受。

    二人同时动身,黄岳剑指点向圆盘,正落在中央圆钮之上,青光大盛,圆盘原是一面古镜,此刻镜面之中光柱大炽,带着穿透性的光芒冲出,照向掌印。

    而同时康图人影瞬息而至,一掌与先前掌印重合,掌印未有变大,反而凝缩起来,一微型掌印在康图掌心被推出,已经凝成实形,蕴藏着狂暴力量。

    力量碰撞的极致不再发出冲击,而是湮灭。

    微型掌印与光柱消失不见,仿若未存,掌镜相碰,二人嘭声后退,竟是打了个平手。

    空中,二人长身而立,对视一眼,默默抱拳道声佩服,回了原位。

    封平此时才长出一口气,洞玄之上之人的战斗实在是声势浩大,虽然为了控制影响,此次只过一招,但也给封平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脚下锦西谷已成废墟,说来过程复杂,实则时间方才过去未久,碰撞余波荡起的烟尘缓缓落下,铺在地面之上,掩盖了战斗痕迹,但那横切两半的山谷仍在诉说着这里发生的种种。

    古尊者与祁掌门撤了防护,只听古尊者开口道:“此场既是平手,那下一场比斗也无进行必要了,这曲明珠就归贵派所有,希望这三年你我合作愉快。”说罢,将手中曲明珠放入一木盒,递给身旁一人,让其送了过来。

    说的三局比拼,清越道门这边赢一平一,无论下一场结果如何,对古凉派最好的结果也不过平手,且此行目的本就不是为了彻底开战,而是缓和两派冲突,为门中真人突破九境全力准备。故而古尊者也不想再去比斗,就将曲明珠送了出去,充当这三年青国资源的交换,不然清越也不会同意。

    掌门取过木盒,感应一番确认无误,翻手收了起来,道:“那就在此祝过真人突破顺利,此番你我二门也算结个缘法,就此别过吧。”

    古尊者微笑到:“祁掌门再会。”抱拳起身飞天,带领着身后众人离开了。

    清越众人目送古凉派远去,心知此次危机已然解除,也纷纷御空而起,结成阵法转向山门,踏上了归途,一番波劫似乎告一段落了。

    ……

    空中,莫方御剑而行,封平在他身后,低声问道:“师兄,这就结束了么?”

    莫方反问:“不然呢?你还想怎样。”

    封平更加疑惑:“那之前门中准备良久,又是为何?我还以为要开战呢。”

    莫方笑到:“小师弟,你涉世未深,尚不懂这里面博弈,我且跟你说说吧。”

    莫方细细解释着:“两派之战,明争暗斗,所谓有备无患,我们此番失了先机,青国被占,看似战争一触即发,但一般来说道门之间不会死战,至多做些利益交换,不然何以长存?”

    莫方嗤笑到:“那些妄自争战的道派,早已被淘汰殆尽,不复存在了。”

    “但我们也不知道古凉此番入侵底细如何,是否有外力相助,将山门护卫好,做万全之备,是必须做的事情。若是一招不慎,我们此次出行遇了埋伏,也有护山大阵保门中传承。况且锦西谷我们早就派人蹲守观察,无有异常,我们才敢放心前来。”

    莫方顿了一顿,留下让封平反应的时间,问道:“小师弟,这么说你可懂得?”

    封平从未接触过道派争斗,心中本是迷惑,被莫方这么一说,迷雾顿散,只是还有一个问题没问:“那为何古凉派占得先机,还要送我们曲明珠呢?”

    莫方摇头:“小师弟,你还是不懂,此次若是古凉拿不出与那九境真人能相抗衡的宝物,我们清越也断不会轻易放了这青国资源,这曲明珠也只是给了我们一个再造九境真人的契机,只有两派实力平衡才不会发生灭派之争。”

    封平点头思考,虽未完全清楚,但也了解了大概,应到:“我明白了。”

    莫方哈哈一笑:“我想这就是师父带你前来的原因吧,毕竟增长见识也是修行的一部分。”

    封平看向前方的掌门师尊,心中感激着师父对自己的无声培养,应声称是。二人随着众长老继续前行,不多时,山门已出现在视野所及之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