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铜剑无华
    两人都跃下谷底,对行一礼。

    唐晨横起铜剑:“剑名无华,郑师弟,小心了。”

    郑一言取出一双无色手套,戴在了手上,握拳点头,示意可以开始比斗。

    谷边,封平见郑一言不用兵器,只戴了一双不知什么材质的手套,问道:“莫师兄,那人不用兵器,不会很吃亏吗?”

    莫方摇头:“古凉本就是炼体宗门,依凭的是**力量,郑一言修行拳法,若是不用兵器也属正常,战斗特色而已。”

    又看向那双手套,已是紧紧贴在郑一言手上,如皮肤一般,完全看不出痕迹。“况且那双手套,应是材质非凡,可能是拳法一脉的宗传之宝。”话虽如此,莫方却一点都不担心输赢结果:“但大师兄肯定能赢的。”

    谷底,两人已是开始了战斗。

    唐晨铜剑暗淡,没有激起任何波动的横划而去,眼看着的清楚,速度却是极快,转眼就到了郑一言面前。竟是未用御剑道法,选择了与郑一言正面相抗。

    郑一言猛然滑步后撤,但那剑如影随形,始终在靠近着,眼看躲不过去,郑一言左脚踏地一跃,身形暴退躲过这剑,霎时人影已到了谷壁。

    踏在谷壁之上,郑一言身形几与地面平行,屈膝,而后展开!

    狮吟虎啸,天地间只有一拳掠影而至。

    轰……

    拳影重击,唐晨立剑挡下,但却被震向后去,在谷底拉出长长一段沟壑。

    “怎么大师兄在跟他正面对拼?”封平见到唐晨被打的倒退,心中疑惑。清越道门炼体术甚少,剑道大多是飞剑袭杀之术,这样正面硬拼的战法不符本门宗旨。

    莫方微笑:“大师兄这是在逗他玩呢,你且看吧。”莫方对唐晨实力很有信心,再看他如此对敌,已是知晓结果。

    一击不成,被唐晨化了力去,郑一言立地微蹲。“吼……”郑一言腹鼓,发出一声大吼,却是另一门音波功诀,能镇人心魄。

    一圈肉眼难查的微波向前荡去,携卷着谷中尘土成为了一道沙尘风暴,冲向刚刚稳住身形的唐晨。而郑一言身影也霎时消失,隐没在尘土之间,如丛林猎手寻找着致命一击的机会。

    唐晨并不慌乱,见音波荡来,侧剑向后飘去,转瞬到了谷边,消失不见了。

    “嗡……”音波荡过,狠狠撞在谷壁,威力巨大,彻底压实了那片泥土,却不见了唐晨身影。

    郑一言的身影缓缓浮现出来,屏息感应着唐晨气息。谷壁无有痕迹,不是遁法……那是洞玄之后才能初步了解的法门,但唐晨怎么会消失不见?郑一言很是困惑,本是猎手的一方却在一夕转换成了猎物,这种敌暗我明的感觉让他很是恼怒。

    突然,郑一言脑中灵光一闪,无影无华……是那柄铜剑!郑一言猛然反应过来,正欲起身闪避,一道暗影已到了背后。

    郑一言速度极快,立时转身,竟是用手生生夹住了飞剑,呲啦啦一声响,飞剑在双手间冒出火星点点,二者比拼着力量,看起来本是势均力敌之势,但飞剑却在一瞬间闪消不见。

    “嗤……”郑一言的护身兽皮被轻划了一道口子,如遭电击般,刷声冲出的郑一言却减慢了速度,停下低头道:“我败了。”认输很是干脆,本是浮在空中的身影也落了下来,踏在了谷底。

    唐晨身形从谷壁由虚化实般显现,走了出来,招手唤回无华铜剑,微躬笑到:“承让。”

    那一剑本是可取郑一言性命,至少也可重伤于他,但唐晨却在最后收了手,只是划破那护身兽皮,应是顾及大局不想激化矛盾,可见行事很是稳健。

    望向各自门中领军人,见他们示意回归,二人各自腾起,回到了己方阵营中。

    ……

    唐晨却未回到原位,而是落到莫方二人身旁,看向封平,“这就是小师弟罢?”

    莫方笑到:“对啊,大师兄,不给点见面礼吗?”封平连忙摆手摇头,表示不必。

    唐晨愣了一下,也笑着:“是我考虑不周了。”说罢,也不忌讳,直接从脖颈上扯下一枚玉佩,递与封平。

    “这是我为破阴神境游历时师父传我护身的麒麟珮,里面尚有一道剑意未曾用过,初见匆忙,没带什么东西,便将它赠予你,当个见面礼吧。”

    玉珮雕的是一只栩栩如生的麒麟,张口做吞食状,连线金缕穿口而过,玉质润泽清亮,端是好看。

    本还想拒绝,但大师兄已经将玉佩塞入了封平手中,见大师兄如此态度,封平也不好再推拒,谢过唐晨,收下了玉珮,小心挂在了脖上。

    “大师兄,你不是在破那洞玄之境么,怎么这次师父派你出来了?莫非……?”莫方介绍过封平,转口问道。

    唐晨微笑点头:“才破洞玄未久,还没来得及办仪典,先随宗门将琐事处理了再说吧。”原来大师兄竟已破洞玄,成为了一代真人。

    “哈哈,太好了!”莫方大笑到,为同门师兄的突破高兴着。

    “对了,大师兄,你月余之前不还没有头绪吗?怎么这次这般顺利?”莫方高兴之余,也对唐晨此次破境感到好奇,毕竟唐晨在阴神境已待了太久,一直苦求门路不得,而此次一夕破境,实在是令人惊讶。

    “那还是多亏了师父。”唐晨露出回忆神色。“我本是在洞府中苦修,但一直不得门路,心烦意乱,险些走火入魔。”唐晨苦笑着摇摇头,似是在嘲笑自己的愚蠢。

    “月前,师父却突然喊我出关,去下山接引新门人,我当时尚不懂其意,直到下了山……”唐晨看向封平。“见到村中众人百态,我的壁垒竟有一丝动摇。”

    唐晨展颜:“瞬时,我明白我一直都错了,不该囿于执念,只枯坐在山中静修苦求。于是我将师弟他们接引上山后,就重游了阴神境时游历的地方,见过诸般景色,心念通畅之下,壁垒几近于无。三日前,我归山静坐,重修法诀。”

    “便破了洞玄。”唐晨长出一口气,意气飞扬,气息隐有剑意冲天,宛如利剑出鞘。

    莫方听罢,久久无言,洞玄境,纵是大师兄这般奇才也历经了艰难险阻,但一朝突破,就如鱼跃龙门,可乘风而去,不知自己何时才能化龙。

    “大师兄,你成真人了!”封平惊讶,虽然入到未久,但他也知道那洞玄境是何等艰难,自李离尘破洞玄以来,门中已是十余载未再出长老了。

    唐晨比封平高些,微微低头,笑到:“小师弟,努力修行,我在洞玄等你。”

    又转头对莫方问道:“你在实境待了也不久了,是时候该出去游历了吧?”

    莫方微微点头:“嗯,应该就是在近几日了,等宗门事务处理完,我就会出发。”

    “你要走了?!”封平惊到,二人一月相处,封平对这个没有什么架子,性情随和的七师兄已经很是信任,骤然听闻莫方要走,不由得喊出声来。

    莫方应了一声,说到:“是啊,破阴神境出外游历是我们宗门惯例,每人都要经历的,你也一样。”

    “那你要走多久啊?”封平追问着,很是不舍。

    “那不一定了,何时破了阴神境就何时归来吧。”莫方说到。

    “这样啊……”封平有些失落。

    “你别担心这小子了,以他的资质,破境也不会太久的。”唐晨见封平这般,笑着安慰道。

    “嗯,既然你要走了,那我就赠你一双石刻,这是我当年游历机缘所得,可当一简易阵法使用,攻守兼备。以你如今境界,应是恰好合用。”唐晨拿出一对石盘,一大一小很是古朴,上面刻着繁复的纹路,有篆文在上隐隐流动着,但却看不真切。

    莫方也不客气,伸手拿过,收了起来,嬉笑道:“那就谢谢大师兄了。”

    唐晨大笑:“你这家伙,还是这样没有拘束,甚好,甚好。”

    ……

    三人谈笑之间,场中形势又生变化,两门中各有一位长老出了阵列,只闻古尊者说到:“二位真人对决,声势太大,只怕伤了和气,不如就只一击收手,如何?”两方都显得很是克制,虽然被那华服青年横插一手,但古尊者还是极力控制着局势,不想让两方结下死仇。

    掌门微微颔首,思虑一番,应到。

    “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