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比斗
    几日师兄师姐都未归来,封平静心修行,稳固这境界,只是功诀运转间的滞涩感总阻碍着境界的突破。封平心知这是破境前兆,只是少了机缘劫数,倒也不以为怪,只默默修行。

    几日修行之余,往来各峰之间,两派争端已是愈演愈烈,不时有伤员从山外被送进,奇怪的是只伤无亡,古凉派似乎在克制着什么,只是将道门势力逐步逼回了山中。

    山前村中百姓也被接入山中,安置在碧螺顶上,待得战事完结再行回村生活。封平这几日也常在碧螺顶往来,与秦叔待在一起。

    “没想到尘世战争竟会演变成道派纷争,果真世事难料。”屋内木桌旁,秦叔感叹着。

    “这几日不断有人受伤,却无人死亡,很是奇怪。”封平坐在另一边点点头,说到。

    秦叔沉思片刻:“应是那古凉派不想死斗,只是警告示威吧。若是争夺资源,自然要减少自身无谓损耗,避免结了死仇,反而得不偿失。”秦叔经年行走俗世,对这些把戏最是清楚不过。

    封平没想过这些,只当是巧合,经秦叔一分析,才明白了些。

    “那这场纷争将会怎么发展?青国都灭亡了啊。”封平还是想不通其中关窍,毕竟还只是少年,哪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若是不想扩大争端,古凉又先手将青国覆灭,得了尘世先机……”秦叔沉吟思考着。“估计便是谈判吧,两方应该都不愿付出更多代价去削弱己身的。嘿,哪都是这样的,无论仙凡。”

    “谈判?”封平不解。

    “嗯,这是最稳妥,也是对两派伤害最小的方法,修道门派都极为理性,说难听电阶就是利益至上,不会盲目死战。只是不知道如何谈判,利益又怎样分割便是。”秦叔猜测着,但看他所言已是对事情如何发展了然于心。

    封平还是似懂非懂,但也不好再多问什么,匆匆秦叔告了别,封平走在回青云峰的路上,不知是否像秦叔所言……若是能谈判,少了许多争端,自是好的。封平心想,慢慢踱步向前走着。

    刚乘云下了接引台,一道剑光在空中折闪而过,落在峰上。

    莫方师兄回来了?封平急忙跑到莫方洞府前,却不见人影,应是去找师父了吧。封平在原地等候着。

    不过一刻钟,莫方步了下来。

    “小师弟,怎么在我这愣着呢?”莫方看到封平呆呆的站在自家洞府前,笑到。

    “啊,师兄你回来了。”封平正垂头思考着秦叔方才所言,没有注意莫方接近。

    “怎么,有事么?”莫方拉着封平,坐到洞府前不远的石凳上。

    “师兄,我们是要和古凉开战么?”封平问道。

    莫方皱眉,说到:“这几日我与李长老,许师姐入青国探查,发现青国已是被渗透彻底,文武官员也都被收编规整。古凉派这尘世手段很厉害啊!”

    “不过全面开战之事,应是不会,修道门派不可能轻易开战,因果动荡太大,动辄演变成两派死斗。不过免不得做过一场了。”莫方话锋一转,竟是和秦叔所言大致相同。

    封平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好了,小师弟,去修行吧,修为才是根本。至于门派之争,应是在这几日便能见个分晓了,不会有什么大动荡的。”莫方站起身,笑着摸摸封平的头,就像封平哥哥一般。

    封平与莫方告别,回了自家洞府。

    ……

    三日后,钟鸣起,鼓声动。

    主峰前人流涌动,清越道门将门人弟子尽数召集了过来。

    “诸位!古凉约战于锦西谷,战否?”掌门声音回荡在殿前。

    “战!”殿前众人声胜擂鼓,响彻天际。

    “听我号令!”掌门手执掌门令,一道道命令被传达出去。

    “空长老,守于日观峰,外敌来者皆斩!”空长老领着弟子门人列队化作流光飞向日观峰。

    “李长老,悬星峰不容有失,速速前去镇守。”李离尘霎时消失,在空中折转几下,已是不见。

    又安排其余几位长老各守要地,将守山事宜安排完毕,殿前只剩下参战门人。

    “诸位,随我战!”掌门御剑腾空,剑指东南。

    御光四起,映得殿前一片斑斓,莫方飞剑掠过,将封平带了起来。

    “出发。”掌门一剑在前,破空而去。

    ……

    锦西谷位于靖国西南边境,相传古时有陨星坠落在此,击一巨型圆坑,后经岁月洗礼,终成一谷地,又位处锦城之西,故而后人称为锦西谷。

    御光落在谷边,众人列阵等候着古凉到来。

    不多时,对面上空有人掠空而来,竟是没有一人御器,皆是凭肉身之力飞渡。

    封平站在莫方身旁,低声问道:“师兄,他们怎么都不用御剑什么的就能飞来?”

    莫方神情严肃:“古凉派所修功法皆是炼体之学,尤尚以力横行,不靠外物。洞玄之上不凭功诀即可横空而立,虽也有自家御风之法,但与我们的大不相同。”

    封平看向对面,来人比自家门派少了许多,衣着服饰甚是随意,身穿短襟长裤者大有人在,但整体气势却极其凶蛮,气息隐隐在空中凝成狮虎之形,正无声的咆哮着。

    从空中直接跃下,古凉众人齐声而落,轰然溅起一圈烟尘。

    “祁掌门,百年未见,别来无恙啊?”领头之人身着兽皮短衫,笑问到。

    掌门冷哼一声:“我这百年来甚好,只是不知道古尊者这几日强夺青国,又是何意?”

    历代古凉派掌门都会改姓为古,称为尊者。只见那古尊者大笑:“我门窟真人将破九境,只得强借青国资源三年,此番事了,必将归还。”言罢,深鞠一躬,却是做足了姿态,是不想在这些他们认为无关紧要的礼节上再惹出纷争,一进一退间尽显此派行事诡黠之风。

    掌门见古凉气势汹汹而来,现在却略有和解之意,脸色略有缓和,心中却委实震动,两派自数百年前清越道门最后一名九境道人羽化以来,就再未出现过破入九境之人。两派也保持着微妙的平衡,原来此次入侵竟是因为窟真人将要破境。

    心中虽然震动,但神情依旧平淡:“那可真是可喜之事,只是这青国资源,我们也不能白白让了去。”这是在试探古凉态度了。

    那古尊者也早有准备,转手取出一物:“自然不能让贵派损失太大,这曲明珠是我门前些年机缘所得,不知可否抵偿?”

    “曲明珠!”清越道门这边传出低声惊呼,传闻这是传道之初就留传下的上古之物,虽不是极度稀珍的那几件,但也是原本在开元古派中作为一镇教之宝的宝物,古派随风流散后此宝消失无踪,如今竟然落到了古凉派手中。

    “这曲明珠于我门只如鸡肋般,想来入了贵派可以再造一位九境真人出来罢?”古尊者心有成竹,此番占尽先机,又有至宝作抵,应是稳妥无疑。只待得真人出世,那时就......他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

    掌门正自沉吟,古尊者身旁一人却走向前处:“慢着!贵派若想得此宝,还需与我们斗过几场。若是胜了,宝物拿去,败了,就在山中待着吧!”此人与其他众人很是不同,身着锦绣华服,面有傲气,在古凉中气质显得格格不入。

    古尊者皱眉,似是对这人节外生枝很是不满,但不知为何却并未开口阻止。

    “哦?如何比过?”掌门抬头,饶有兴致的看着那人,眼底略带嘲弄之意,问道。

    “你我二门择人比过三场,胜两场即可。”对面那人似乎早有准备,开口答到。

    “古尊者,你认为如何?”掌门却不看那人,转头向古尊者问到。

    “可以。”古尊者点点头,表示可行。

    掌门也不拖沓,开口道:“那便先在年轻一辈中择人比过吧,唐晨!”清越道门人中走出一青年道人,封平一眼认出,正是那日下山接引村中众人的道士。

    “嘿,第一战就让大师兄上了,有意思了。”莫方笑到,唐晨是清越道门此辈第一人,也是掌门大弟子。

    “原来他就是大师兄啊。”封平对当时道士下山时谦逊的态度很有好感,没想到他就是自己的师兄。

    唐晨收了拂尘,取出一柄暗淡铜剑,鞠身行礼后,入了场。

    “看来祁掌门很是重视此宝啊,那我们也不能藏拙,郑一言,去吧。”

    郑一言,古凉派两大传人之一,拳脉首席弟子,据传已得拳脉核心拳法传授。

    “更有趣了啊……”莫方眯眼,抱着剑望向谷底二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