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古凉影动
    屋外已是午时,阳光刺眼。敲门的是戚云玥,水清与徐宁在门外站着。

    封平有些惊讶,平时都是他跑去找他们,这还是头一次三人集体在午时来寻自己。

    “怎么了?”见三人面色略带凝重,封平开口问道。

    “封平,你知道青国覆灭之事了么?”戚云玥说到。

    “嗯……知晓了,我跟许师姐昨日还同去了青国一遭。”封平回到,又将昨日见闻讲与三人,三人脸色更凝重了些。

    此辈上山求道的多是青靖两国中人,对自己国家多少有些感情,只有封平不太相同。

    秦叔是个武人,早年因故四处漂泊,最终在青国安定下来,也只是求个安身之所,对青国并无多少情感,连带着封平也是一样。

    “楚师姐被派去了青国。”徐宁紧皱着眉头,此番自家师兄师姐都被派了去,可见事态严重。

    “师父也去了。”水清道,李离尘是已破洞玄境的长老,若不是大事不会妄然出动。

    四人更觉事情似乎蒙上一层迷雾,究竟是古凉派插手,还是只是尘世纷争?

    “要不我们去找掌门问问吧?”戚云玥提议到。

    封平思虑再三,点头说到:“你们现在这里等下,我去寻师父。”匆匆跑了去。

    ……

    封平敲门进掌门洞府时,掌门正闭目想着什么。

    “是为青国之事吧?”掌门仍闭着眼,开口道。

    “师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师兄师姐都被派了出去?”封平心中也有些焦虑了,望着掌门,问道。

    “古凉派可能要有大动作了。”掌门语气很平静,睁开了双眼,看着封平。

    “大动作?是什么意思?”封平看着掌门平静双眼,心头有些悸动。

    “古凉派近年一直觊觎着更多的修道资源,战意从来高盛,只是我们清越道门横在青靖两国交界,他们一直未敢侵入而已。”掌门目光悠远,望向了靖国所在方向。

    “不知是得了什么助力,或是被何事所逼,让他们做出这般冒险的举动。”侵入其他道派所辖范围,虽只是暗杀尘世宗室皇族,但也无异于一种宣战。

    两个大道派一般不会妄然开战,如果是为了争夺资源,且不说战争损耗补不补得齐,光是门内修者死伤无数,伤筋动骨的代价就是付不起的。

    “此番不止是你师兄师姐,道门中所有修有隐匿探查功法的徒众皆是派了出去。”掌门语气沉重,显然极为重视此事。

    “你也不用担心你师兄师姐的安全,每队都有洞玄境长老随行。”掌门安慰着封平。

    “师父,那我呢?有什么可以帮得上的么。”封平感到门派有变,急切的想为门派做些什么。

    “你啊……”掌门本不想让封平插手此事,气机流转间却觉异常。

    “嗯?你伸手来。”封平依言伸出了手。

    “你最近修炼可否感觉遇到瓶颈?”掌门深吸一口气,问道。

    “今日服丹,炼化后行功略觉滞涩。”封平老实答到。行功滞涩感若不是走火入魔,就是已到了一境顶峰。

    “这么快?……”掌门喃喃说着。便是当年祖师修初境也未曾如此迅速,两日成初境……说出去怕是谁也不敢相信。

    掌门将手搭在封平手上,一如当初殿内测试之时。

    一股柔韧的,不同于封平自身暖流的力量汇入了体内,一路探查,顺便将补气丹残余药力也都化入封平己身。

    片刻,掌门睁开了眼,神色复杂,长叹一口气:“你果是初境初成了。”

    “初境初成?”封平尚且有些懵懂,不知这意味着什么。

    两日功成,自古未有,掌门不知这是福是祸。当年留下的残言片语似有提及,净观此诀前境修的越快,洞玄之时壁碍越高……

    摇摇头,掌门看向封平:“境界增长过快不一定好事,你近几日先稳固己身,不必担心宗门。”

    封平张口还想说些什么,却见掌门压压手掌示意无需多言:“去吧,努力修行才可为宗门砥柱。”

    封平也知自身在道派碰撞中的孱弱无力,只得垂下头:“弟子告退。”

    ……

    封平洞府前,三人久等不见人归,已是有些躁动。

    “哎,封平!什么情况?”徐宁远远望到封平走了下来,喊到。

    封平还在思考,缓缓走到三人身边,才将掌门所述尽数告知。

    “什么?古凉派入侵了!”戚云玥情绪波动有些剧烈,似是担心着其他的什么事情。

    封平点点头:“按师父所言,此事十之**就是这样。”

    戚云玥满目焦急,有些失神,喃喃道:“父亲……母亲……”

    “怎么?云玥,古凉入侵这事与伯父伯母有什么关系么?”水清见戚云玥情绪不对,出言关心到。

    封平也感受到戚云玥的莫名焦虑,但讷于开口问询,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目光间流露着关切。

    努力稳定自己的情绪,戚云玥将自己的担心叙说了出来。

    ……

    戚云玥之父是靖国将领,身居高位,只屈居本国大将军之下,虽未能在军中达到极位,但这也是他能把戚云玥送出来修道的原因。

    三年前,天生嗅觉敏锐的戚冯就感到了一丝不对劲,靖国境内与军工有关的方方面面都出现了异常,最让他起疑的是武器锻造量,在以微弱的速度增长着,暗地里还不知做了什么其他备战之事。

    戚冯很疑惑,附近只有青国是与靖国平起平坐的大国,如若这般暗暗准备,定是要去攻打青国无疑,但两国一向和平,也并无必要去劳民伤财打一场浩大战争,两国的发展还不至于要开战的程度。

    而国内只有古凉派一直对青国虎视眈眈,一直以来靖国高层也都看在眼里,只是态度暧昧,并无什么过分关注。但如若修道门派插手,打青国一个措手不及,引了尘世大乱......不堪设想。

    戚冯对古凉派一直抱有戒心,这个炼体门派有着太强的侵略性,做事风格也是十分狠辣。如果自己的猜想真的成真,那俗世纷争必将演变成两个修道门派的对决。古凉也必将控制两国高层,否则无法控制战争走向,将会无比被动。到时命运如何就不由自己了,且两派必不可能拼死对抗,最多只是资源割让。所以戚冯思前想后,认为去清越道门应是最合适的方法。

    思至此时,戚冯当机立断,将唯一的女儿戚云玥借故暗中送到了清越道门,而当时戚云玥并不知晓父亲何意,只当是上山求长生而已……

    ……

    “云玥,你是担心伯父伯母被古凉控制?”封平开口问道。

    “嗯。”戚云玥点点头,自小从父亲言谈举止间便可看出对古凉派的厌恶,若真被古凉控制,不知会发生什么。

    “古凉此番入侵青国,应是将靖国早已掌控在了手中,也应该不会去做内耗之事,伯父既然是高层将领,有领兵经验,应是无恙的。”封平细细分析,安慰着戚云玥。

    “真的吗?”戚云玥眼中闪烁出一丝光芒。

    “不用担心,一定是像封平说的那样的。”徐宁听了许久,也开口道。

    水清也连连点头,戚云玥见三人都如此,心中大石也略轻一些,只是无法压抑地想回去与父母重逢。

    四人初入门径,无力参与门派之争,只得大致了解纷争情况,渴望着获得更强大的,能守护自己在意之人的力量。

    “云玥,你功诀修炼如何了?”封平打破沉寂气氛,开口问道。

    戚云玥抬头想想,说到:“修炼之时如入云端,两日来身形都轻盈许多。”

    暂时放下了担忧,戚云玥脚尖着地,身形一旋,道袍飘舞间如九天玄女。

    “你呢?连掌门都惊动的功诀,很厉害吧?”戚云玥停下,好奇着。

    “方才我去问师父的时候,师父为我探了脉,说是初境初成什么的……”封平说到。

    “初境初成?这才不过两日吧!”一向恬淡的水清被惊到了,自幼接触修道知识的她深知这意味着什么。

    “嗯,可能是那丹药药效好吧。”封平并未觉得如何,那一夜服了丹药后似乎就成了初境,他也就只当是丹药功效。

    “封大公子!你太厉害了吧,我还以为我才是修行最快的呢。”徐宁在一旁起哄着。

    “人比人啊……”水清很是惆怅,心觉前路漫漫,只有努力前行。

    四人闲聊片刻,将初入修行的体会交流一番,对比着不同,随后就各怀心事地告别离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