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调查青国
    风翼带着两人落在青云峰接引台上,许佳谣转头对封平说到:“你先回去修行,我去问问师父,这青国究竟是有什么蹊跷。”

    说罢,匆匆向着掌门洞府跑了去。

    封平虽觉事态严重,但却无力参与,拎着大包东西默默回了洞府,盘膝而坐,深觉修行才是根本。

    念头坚定之后,心神沉淀下去,功诀运转,暖阳照耀,出去一行耽误了不少时间,但意识流转似乎更顺畅了些。

    是错觉么?不像。放任暖流自行流转,封平细细想来,此行出去被师姐拉着跳崖,见一国覆灭之景,又入城重见人世繁华……所见百种纷杂,而心法所求也是观尽万物,与功诀顺转必有关系。

    封平感受着功诀运转,意识仿佛从暖流中跳了出来,仍能看彻暖流所过之处,但却多了一个自己,在观着整体血脉运行。

    奇妙之处无法言述,多了观身的一分意识,封平对己身观察只觉更为细致,毕竟整体流转与细微观彻大有不同。

    仿佛一天所经历的都化作意识力量的源泉,脑海中划过此行所观种种,一道道都汇入了暖流,壮大加速着它的运转。暖流也反馈着暖意,温养意识,互相促进着。

    故而封平虽是少了一段修行时间,速度却提升倍许,两个时辰便顶的昨夜一夜修行所得。

    封平也感受到了净观功诀的特殊之处,别人初境都是炼体为始,而自己却是体意双行。就不论自己修行速度的问题,光是这观彻己身的功夫,就是其他人比不上的。

    怪不得祖师当初修行进境如此之快……

    封平想着,心神再度沉静下去。

    ……

    星河随着夕阳的沉落而浮现,封平睁开了双眼,初入境尚不能长久修炼,且不说能否保持入静不动,便是身体长时间盘坐也受不了。

    于是封平站起身来,推开木门,走出了石府。

    入夜后的山顶极静,星河挂空,圆月略缺,交辉相映,竟把山顶晃的明亮。

    封平只觉从修炼状态走出后身体轻健许多,修炼两个时辰,晚饭未吃,肚中倒也不觉饥饿。

    看看石府,并不很高,不知能不能上去?

    心中所念,身体随着行动起来。只见他搓搓手掌,将脚下布鞋踏实了,冲向石府,一跃而起。

    石府并不是完全光滑,还有借力之处,一跃虽是未能直接上得,但半空借力腾跃两下,一个翻滚,人已是到了顶上。

    封平惊奇的看着自己双手,奇思所至,竟真的上来了,以前虽被秦叔训练扎马步什么的,但也没有如此夸张的体能。

    只得叹一句道法玄奇,封平找了处干净地方,躺了下来。

    头枕双臂,仰望着星空,闪烁明星耀人心神,若是一点两点零星也罢,尚不足以震撼人心,但那星星点点汇聚成星河,就是极为壮观的美景。

    横跨夜空的星河如桥般连接两端。“修道既存,也许真有那仙人神女跨桥而过吧”封平散发着思想,静静望着。山风时而拂过,寒意也都被道袍阻下,只感到一阵阵凉爽。

    心法不由自主运转起,封平却恍若不觉,只看着星辰运转,明月横移,心神沉浸在天地浩大中,无法自拔。

    星月当空,挪移而去,不知觉间封平已经在石府顶上待了一夜。

    天地交接处,一丝曙光飘渺而起,封平恍然而起,竟是待了一夜么?但精神非但没有委顿,反而更加饱满。

    没来得及多想,天地紫气冲盈,金乌代玉兔,腾飞而起。

    闭眼运转心法,承受着天地转变的气势冲刷,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

    封平趁着日出未久,想来许师姐也出来吞食紫气,封平拎着昨日买的一大包东西跑了过去。

    果然,封平跑过去时,许佳谣正伸着懒腰,踏步准备出行。

    “呀,小师弟?”许佳谣看到封平拎着一大包东西跑上来,有些惊讶。

    又转念一想昨日之事,嘻嘻笑到:“对不起,忘记你还拿着东西了。”伸手将东西接过,随后挥手收进了洞府中。

    “师姐,你刚才是要干什么去?”封平见刚才许佳谣脚步轻动,似要出行,问道。

    “啊,昨日我问师父青国之事,师父说应是古凉派暗中下了手,就派我去查探一番。”许佳谣随意说着,仿佛只是一件小事一般。

    古凉派是靖国境内第一大派,修行功诀心法大多崇尚与天地相争,与清越道门静修避世很是不同。行为举止也多具有侵略性,故而掌门猜测是古凉派插手了两国战争。

    封平也略有耳闻此派作风,担心道:“师姐,这古凉派可是凶悍,若真是他们这么做那必然有备而来……你要注意安全啊!”

    许佳谣点点头,感受到了这小师弟对自己的善意关心:“不必担心,你师姐我还会怕他们?”

    说罢就一跃而起,风翼展开:“走啦!”又是飘摇而去,不见了踪影。

    封平心中还是略有担心,但自己又帮不上忙,只得走向莫方洞府,想要问问此事。

    昨日莫方丢下他一人就溜走了,封平被许师姐捉弄一天,也正想去找他算算账。

    到了莫方洞府前却未见人影,封平上去敲了敲门,没人回应。

    难道也去青国了?封平心想着。众师兄师姐只有许莫两人未有闭关或远行,清越道门清静修行为主,并无专管刺探的门部,故而掌门只有这二人可以直接调遣,而不必去另寻他人。

    摇摇头,无能为力,封平只得回了洞府。

    ……

    又盘膝坐到了石床之上,封平突然想起昨日领取一粒补气丹,之前一直忘了用,此时正好服下。

    从怀中掏出一只小瓶,深吸一口气,先静下心来,封平轻轻旋开了塞子。

    “啵……”

    一粒土黄圆润的丹药被倒了出来,异香涌起,闻之沁人心脾,突然想起路奇语所说的话,封平忙是将丹药一口吞了下去。入口清甜,不等咀嚼,丹药就化为一股热流滑入了腹中。

    闭眼凝神,心经默运,封平渐渐入得静去。

    热流从腹中散入四肢百骸,略有烘烤之感,功诀运行间,有无形能量汇入,补益着血气。

    封平只觉修炼速度快了不止一筹,气脉运行间,烘烤之感随之减弱,化作了自身暖流。药力并未一瞬化尽,只随着暖流一层一层的冲刷而慢慢汇入。

    封平沉浸在这种奇妙的加速感之中,忘记了时间流逝。药效被一丝丝炼化,封平渐渐感到运转中带了些许滞涩感。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传来轻敲声,此时丹药功效已是被炼的几近无有,封平收功起身,下了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