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四师姐
    四人出了传经阁,恰逢路奇语与高延也在门前交谈,路奇语还是笑呵呵的样子,高延则似乎变得正常了些,脸上带了些许表情,不再是一脸木然。

    “封平兄弟!好久不见了,还有徐宁老弟,怎么上山都没了消息啊?”路奇语看到封平几人,热情的招呼到。

    路奇语二人常在前排,而封平几人则在中后位置坐着,未经刻意寻找基本不会碰面,故而平时也不常来往。

    徐宁笑到:“你们听讲认真,常坐在前排,我们也就没去打扰了。”

    “还不是高延这家伙,书生当惯了,总要坐在前面,说是听得清楚。”路奇语胖脸上显出无奈神情。

    “别人这是一心向道,路大哥你可别偷懒。”封平知晓路奇语性子,也开口笑到。

    “边走边说吧,在这里别堵了道路。”路奇语耸耸肩。

    几人许久未见,又多得戚云玥与水清两人,聊的热切,随意在无垢峰上走动着,不知觉间走到了炼丹阁前。

    “你们还不知道罢,高延的师尊便是这丹阁长老,我们日后领取修行丹药还要靠这家伙呢。”路奇语碰碰高延,向众人说到,语中略带吹嘘之意。

    “修行丹药?”戚云玥在一旁好奇到。

    “戚师妹这是尚不知晓吧?我们清越道门作为一大派,门中资源丰富,每月都会有助益修行的各类丹药发放。”路奇语方才认识戚云玥与水清两人,这时就仿若熟识般,师妹师姐的叫着。

    封平几人对视一眼,表示俱不知此事。

    “正巧领了道牌,便进去把本月丹药也领了吧。”路奇语见几人茫然,开口邀到。

    “好。”封平点点头,随路奇语步了进去。

    丹阁如药房般,桌案在前,一灰衣道人伏案写着什么。后面是一墙的小格子,其上写着各种灵丹的名字:凝气丹、辟谷丹、御风丹……千奇百怪,各有其功效。

    高延上前鞠到:“张师兄,师父他在吗?”

    灰衣道人抬头,脸上挤出一丝笑容:“王长老正在丹峰炼丹,暂时应该不会过来。”

    高延所拜这位师父常年在丹峰炼丹,师徒二人除了拜师那时认了个脸熟,后来就几无见面,因此高延还要去询问这灰衣道人。

    “如此……师兄,我们想要领取本月丹药。不知可否行个方便?”高延问道。

    灰衣道人抬头看了看几人,又低头记录了些,开口道:“道牌。”

    高延懵了一下,但也知此人脾性,要比自己还话少些。转头向几人取来道牌,一齐交了过去。

    道人接过道牌,细细记录了信息,转身拉开了写有补气丹的格子,取出六只小瓶来。

    “瓶中只有一粒丹药,一月服一颗足够了。”灰衣道人说完,将小瓶递给几人,又埋头写着东西。

    “多谢师兄。”几人告了谢,出了楼阁。

    瓶子拇指般大小,用木塞封着,很容易携带。

    徐宁出了楼阁就想拔开木塞,看看这丹药长什么样子,却被眼尖的路奇语发现,忙是阻止:“徐老弟,这丹药现在可不能拿出来,不然功效逸散,就少了许多作用了。”

    徐宁讪讪收手:“还有这种讲究啊……”

    正欲回走,几人却见一道剑光倏忽而落,来人却是莫方。

    向几人点了点头,莫方拉起封平的手:“你四师姐出关了,随我回峰去见一面吧。”

    “许师姐么?”封平想了想,说到,此前莫方为封平介绍过其余闭关的师兄师姐,封平还记得这四师姐名字。

    “对,走吧。许师姐已经一年未出关了,一会又不知道要跑哪里去了。”

    封平见莫方如此着急,回头向几人告别之后,乘剑回了青云峰。

    “昨夜修习功诀感觉如何?”半空中,莫方开口问道。

    封平经常与莫方共乘飞剑,已是驾轻就熟,开口回到:“感觉有一轮暖阳在丹田环绕一般,意识也在周流中强韧了。”

    接引台转瞬即至,莫方与封平跃下。

    “意识也强韧了?”莫方语气带着疑惑。

    “是啊,每次周游一圈都会强韧一分的。”封平不觉有怪,答到。

    “不对啊,初修不都是先炼体魄么,怎么会锻炼意识呢?奇怪。”莫方很是惊奇。

    “可能是小师弟你功法特殊吧,不管了,反正也不是坏事。”莫方性子洒脱,知道封平功诀与他人大有不同,也就懒于在此事纠结。

    二人向四师姐许佳谣的洞府走去,石路尽头洞府前立着一女子,墨发披肩,正背对着封平二人,向远处眺望着。

    “许师姐!”莫方远远喊到,似是怕她跑了一样。

    女子转过身,一副绝美容颜现于封平眼前:肤如凝脂,灵眸含波,自有一番出世气质。就说是皓质呈露,芳泽无加,也不过如此。

    纵使封平心中已是住了一位璧人,也不得不叹其颜容如画。

    “莫方,这就是小师弟呀?”这女子生得古典女儿的模样,开口却不矜持,带着一丝调皮。

    “对对,封平,快来见过你许师姐。”莫方好像有些慌,急急把封平拉到面前,就想溜走。

    “哎,莫方你别急着走呀,陪我玩会呗?都一年没见了。”许师姐对莫方喊着,却见莫方已是纵剑而起,无影无踪了。

    “嘿,这个家伙,别让我抓住你。”许佳谣对空虚锤一拳,做出一副恶狠狠的模样。

    “许师姐。”封平上前行礼道。回头一看,莫方却不见了,心中正有些奇怪,却看许师姐招手着:“来来来,让我仔细看看小师弟的样子。”

    封平依言走去,尚未近前,许佳谣就跑上来,像发现一个新玩具一般,如葱玉手伸出,向两边拉扯着封平脸蛋,扯出了个鬼脸模样。

    封平当时心下就有些明了了……莫方这是把自己卖了!许师姐看着文静,本质却是个魔女,怪不得他跑的飞快。

    “哈哈,莫方那家伙居然跑了,不过还好带来小师弟陪我玩。嗯……就原谅他了。”许佳谣看着新来的小师弟,显得很是满意。

    “师…姐……”封平还被扯着脸,勉强吐出几个字。

    “哎呀,忘了忘了。”许佳谣忙是松开双手,顺便还揉了揉封平脸颊,似是在安慰。

    封平心中感叹,也不知师姐修的什么道法,脾性怎么比徐宁还跳脱……

    “莫方溜了,那就小师弟你陪我去苦桥镇逛逛吧。”许佳谣甚是喜爱去四处游玩,倒是一点都不像离尘避世的修士。

    “苦桥镇……怕是去不得了。”封平揉着脸说到。

    “啊?为什么啊。”许佳谣显得很是惊讶。

    “那片镇子……在战乱中已经毁了。”苦桥镇离明风山不远,封平逃亡之时曾路过。二人当时干粮几乎耗尽,本想冒险进镇补给,绕路过去后却发现镇子已成了废墟。

    许佳谣闭关一年有余,尚不知两国开战的消息,封平细细为她讲了经过。

    “开战了啊……又不知有多少百姓要亡于战乱了,镇子也毁了。哎!这些皇帝们就这么爱打仗么!”许师姐一脸痛心,显得极度厌恶战争。

    沉寂许久,许佳谣才恹恹的说:“算了,那就带你在去明风山里找些好玩的吧。”

    说罢,握住封平右手,从山崖径直跳了下去。

    “啊……”封平哪见过这阵势,不由惊呼。

    两边景物瞬息上升而去,失重感让封平有些喘不过气。正慌张之时,却闻一旁的许佳谣笑出了声,山风从脚下盘旋而起,渐渐止住了二人下落之势。

    “师姐,你下次能不能先……”封平话还没说完,只看许佳谣弯腿躬身,在崖壁重重一蹬!

    封平从没想过许师姐如藕长腿中会藏有这么大的力量,二人还未彻底停止下落,就从崖壁被飞速的弹了出去。许佳谣蹬的力量是如此之大,以至于两人在空中甚至都未怎么下落,就呈一条弧线飞了出去。

    若说刚才跳崖之时还有崖壁可以略作依靠,此时两人飞在空中就真的是无依无靠了,封平紧紧捉着许师姐的手,这是他此时唯一可以寄托的事物。

    二人直冲之势渐弱,熟悉的失重感又笼罩了封平,一双风翼却在此时陡然在两人身后展开。

    哗…哗…每次风翼的拍打都带起巨大的升力,将二人身形稳在空中,然后滑翔而下,飘向了谷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