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初入门径
    戚云玥与水清皆是拜在一位女长老门下,门下也只有她们两人。而这位长老说来也是惊艳,进境之速堪比祖师当年,修道未足三十载就勘破洞玄,入得长老席位。

    剑光陡转,落在悬星峰接引台上。

    悬星峰上人迹罕有,偌大山峰只有师徒三人,清清冷冷,虽曾来往几次,仍觉此间孤寂。

    四人步过幽幽竹林,眼前浮现一片花海,浮光掠色,无言绚丽间沁人心魄。

    只见水清像个小蜜蜂般,正在花田中忙碌着,丝毫未觉几人的到来。

    四人静静看了会水清打理花枝,楚歌开口呼道:“水师妹。”

    水清听到呼唤,方才抬起头来,“咦,楚师姐,还有莫方师兄,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来寻云玥师妹,她心法问题怎么样了?”莫方开口到。

    “云玥啊,还在师父那里呢,师父那么厉害,应该有方法的。”水清很是信任自己师父李离尘。

    “这样……”封平听闻戚云玥还在里面,心中忧虑。

    四人在小石路旁随意坐下,看着一旁花田里水清修修剪剪,莫方想上去帮忙,却被楚歌按住了“:“你这人毛手毛脚的,别去给清妹子捣乱了。”自己跃了下去,帮水清打理着。

    留三人在石路道旁枯坐,看着花田里两人翩然来去的身影。

    等待约有半个时辰,封平心中焦急,正欲起身,却远远望见花田另一侧一道孤影渐渐靠近,正是戚云玥。

    “云玥!”封平站起身来,看着戚云玥。

    “嗯……”戚云玥应到,似乎还在思虑些什么。

    “李师叔怎么说?”徐宁也拍拍身上泥土,站起身来,开口问道。

    “师父将心法看了一遍,说觉得没多大问题…只要过了洞玄就会回复正常。”戚云玥轻蹙眉头。

    可过洞玄岂是那么简单,乃是万千修者都卡死在这方境界,无法突破,也只有李离尘这般惊才绝艳之辈,才可视若不见,轻松修成。

    “那……你的想法呢?”封平望向戚云玥双瞳,轻声问道。

    戚云玥轻叹一口气:“便如师父所言吧,若洞玄也破不得,我也是不配留在师父门下的吧。”

    封平默然,洞玄之难,境中称最。

    “也好,便一起度了这难关罢!”封平沉默片刻,像是想通了什么,慨然到。

    “嗯!”戚云玥重重点头。

    众人在悬星峰别过,各归云峰,开始正式修习的时光。

    星河高悬,明月静移。

    石府之内,封平盘腿而坐,轻闭双眼,呼吸渐渐绵长……

    意识向脑海不知处沉去,默念心法,游弋的浮尘被扫去,一篇功诀化作光字,现在心头。

    净观此法,贯穿整篇功诀的就是一字:观。

    观日月,观人心,观世间万物……

    万物皆有存在的道理,净观万物,超越万物,就是此篇宗旨所在。

    光篇化雨,行功图显了出来。

    第一境,观自身。

    血脉流转,意识从空明处随经络流转,遍行周身,暖融之感随意识流转渐盛,浑身都散发着暖意,如有温阳在身,最后归于丹田。

    封平看的真切,血络经脉运行之处,丝毫无遗,一些幼时练武不慎留下的旧伤损缺也被暖意融化,修复平整。

    意识流转之处,温阳化于丹田之处,渐渐稳固,无时无刻照耀着周身,呼吸之间,游离的能量被摄于体内,壮大着暖流周回。

    时光飞逝,一夜时光就在运功周游中度过。封平只觉阳意渐盛,心知日头升起,缓缓收了念头,只留暖阳自行在周身流转不息,睁眼开阖间,暖光闪逝,已是初入门径。

    起身推开木门,初阳显露,抬升间携起磅礴气势,改换日月,所谓紫气东来,便是如此。

    之前尚未体会,初入修道门径后,封平已能略感其中一二,闭眼凝神,意识在磅礴气势中被冲刷洗炼,变得更加凝实稳固。

    随着金乌腾起,冲刷感渐渐减弱,封平睁开了双眼。“原来紫气东来竟是如此神奇……”

    此番观日出,体察天地运行,虽然只是观其冰山一角,但封平心中也有所感悟,只觉丹田暖阳骤然膨缩,进境竟增益一丝。

    这就是净观此法强盛之处,每次感悟都会带来身心功法的共同反馈增进。

    默默感受自身的变化,封平动身走向了接引台,今日要去无垢峰领取道牌。

    人流熙熙攘攘,一如往昔,封平独自走在人群之中,不时有人在一旁悄然低语,向同伴说着封平昨日经阁中的事情。封平看到,无奈的摇摇头,继续前行着。

    又坐在熟悉的位置上,封平静候着徐宁三人的到来。看到周围同门都似乎有所变化,想来是修习功诀所带来的好处。

    不多时,徐宁快步踏了进来,神采更显飞扬,脚步也轻快许多。

    “呦,小伙子很有精神啊?”封平故作老成,对徐宁笑到。

    徐宁一挑眉头,“那是。”又定睛看着封平,“你好像……变暖了?”徐宁不知如何形容封平的变化,只把直观感受说了出来。

    心**诀对人的影响可见一斑,随着修行深入,更会显露出与功诀一般的心性外观来。故而择选功法之时定要与自身心性相符,不然艰阻不提,更易损伤心神。

    这时就体现出了空壶翡的重要,不似其它门派,要弟子自行择选,哪怕有师长指点,也极易出现错漏。而清越道门只需让弟子去与那空壶翡相感,功诀便会自行显现,且无有错漏,定是此间功诀中最适合的一部,这也是清越道门长盛不衰的一大依仗,可谓是镇门至宝。

    封平听到徐宁如此形容自己,若有所思。此番观日出外表便显露一丝暖意,若是观尽万物之时,又会是这么样子呢?

    徐宁见他发愣,也不打搅,坐到一旁蒲团上,左右张望着。

    门口传来几声熟悉的交谈声,封平抬头,正是戚云玥与水清。

    一夜之间,水清似乎更恬淡了些,如水流转,静处藏波。而戚云玥则是更加灵动,如那新月初露弯儿,可爱俏皮。

    与二人打过招呼,交谈着初入修行感受,楚教习步了进来。阁中顿时静下,众人端正身子,等候教习开口。

    走到前侧,楚教习清嗓开口道:“今日是你们共在此处的最后一天,也是你们正式成为清越道门弟子的时日。”见众人皆已窥得门径,楚教习满意的点点头。

    “领了道牌,便去修行吧。”楚教习说到,招手让一旁接引道人端上摆放道牌的木盘。

    从前排开始,道徒们依次上前,领了木牌,印血在上,便出了这待了一月的传经阁。楚教习在一旁记录着他们所修功诀与所拜师长。

    封平几人也上前领取木牌,出了阁中,算是结束了这段共学时光,正式开始了修道新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