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一往无前
    封平回到青云峰,按记忆寻路走到掌门洞府门前,轻轻叩响了木门。

    “进来吧。”门中传来掌门的声音。封平推开木门,走了进去。

    掌门盘坐在石床之上,面对着门扉。

    “师父。”封平行礼道,也没急着问询,只待掌门开口。

    “嗯,不必多礼了。……平儿,你可知你选的功诀是何来历?”掌门注视着封平,问道。

    “回师父,徒儿不知。”封平回到,不过掌门也没期望他能知道,毕竟关系着门中秘辛,而封平才初入门。

    掌门略微抬头,目光飘向不知处,长叹一口气:“这是本门祖师曾修之法,千年来一直未有人知晓传承何处,而今日却重现在你身上。”掌门眼中神色复杂。

    “曾修之法?祖师所修功诀不是名为《楚天诀》么?”封平从藏经阁典籍中读到过记载祖师的只言片语,此刻疑惑到。

    “祖师……是有极大魄力与才情的人,他修此法直到洞玄境之前,一路势如破竹,远超同辈,无人能敌。”掌门眼中浮现憧憬神色,似在想象祖师那时无敌情景。

    “但是,此法在突破洞玄境时却极为艰难,祖师苦求不得,而昔年同辈已是逐越而上……”掌门话锋一转。

    封平可以想象,一个同辈第一人,却在一个境界卡住,被人接连超越的彷徨,些许还有嘲讽非议之声,现在已无从得知。

    “后来呢?”封平开口问道。

    “祖师遍求破境之法不得,在山后闭关数年,认为是心法出了问题,自己心境已无法跟上功诀进度,才导致结成死结……”掌门缓缓说着,“思虑三番,他……自废了功诀。祖师如此决然,以至于他的长辈也未来得及拦阻。”

    “什么!自废?!”封平不由得惊呼,又自觉失态,忙是低头垂目。

    “你也不必如此,我当年得知此事,也是你这样的反应。”掌门轻轻摇头,叹道。

    自废功诀不止意味着要重头修起,心**诀的选择更是难题,心境已然不同,如何改变?更不提对自己资质心识的损伤……若是废了功诀,基本上此生修道无望。

    “那后来呢?”封平很为祖师揪心,毕竟是一位惊才绝艳的人物,虽未能相识,他心中也很是钦佩。

    “祖师自废功诀,当时在世间引起了巨大震动,一风闻四起,但饱受非议的祖师却消失了,便是当时师长也寻不到他的踪迹。”掌门讲到此处,眼中也有一丝困惑,一个自废功诀的凡人,怎么会从山上悄然消失?

    “……再归来时,祖师带回了空壶翡,就是藏经阁中的那块圆翡,而境界竟然也初有所成,也就是说可以继续修道了……”掌门思想着,在猜测当年祖师到底经历了什么。

    “而所修功诀,就是《楚天诀》。”掌门沉声说到。

    封平已经愣住了,这往事百转千回,戏剧一般,在顶端跌落,又在绝望中爬起,实在动人心魄。

    “《楚天诀》也就是历代掌门所修功法,心法中有统御周天之意,故而只有修习此法才可得本门掌门位。”掌门说到。

    “那……我们之中是谁修了此法?”封平接着问道。封平所问很是敏感,涉及了日后掌门传位大事,若是旁人所问,指不得要吃个挂落,但此时别无他人掌门也就没有计较。

    “莫方。”掌门平静答到。

    封平略显惊讶,心想莫方的性子可不像是要统御周天的样子啊,一点威严都没有的……

    “本打算收得莫方便是关门弟子,不过你出现了。”掌门看着封平,笑到。

    封平挠挠头,没说话。

    掌门也没继续这个话题,继续说到:“祖师得了《楚天诀》,进境初时尚慢,也是心身受损的正常表现,后来却反常的愈修愈快,纵是洞玄境也一夕而破……”掌门顿了顿,“过洞玄后更势如破竹,短短十年,算来当时同辈突破洞玄境未久,还在求索更高境界之时,祖师已临绝巅。创派传法,成了一代宗师。”

    掌门感叹到:“当真是古来第一,傲绝天下。”

    封平被其间风云激荡所动,一时呆立在原地,久久无言。

    掌门吐出一口气,“现在知道为什么我和楚长老如此惊讶了吧。”

    封平默然,当年祖师尚未修成的功诀,今夕传于自己,也不知自己是否能打通道路,成祖师未成之事,心情不由有些复杂。

    “此功诀自祖师后就未有传下,我也不甚清楚如何修习,这洞玄境究竟是有何难题?”掌门也不尽了解,更有些好奇,只得询问封平。

    “我观心法所述,只说观尽人间世,未言其他。”封平回到。

    掌门沉吟稍许,“如此心法……甚是罕见,其余功诀皆是静修而来,离尘避世,而此心法却要求观尽尘世?怪哉,怪哉!”掌门奇到。

    “此事我现在也没有办法,只有你决定自己道路了。是改换功法还是一路无悔。”祖师尚且解决不了的难题,掌门也毫无办法,只得让封平自抉道路。

    封平心中更是如有乱麻,千年初现的功诀,难道要在自己这里再度断绝?但祖师那等惊才绝艳的人尚且无法突破的洞玄之境,到自己这里就可以么?

    封平闭上双眼,沉寂无言。

    掌门也知此事断难抉择,也不催促,只静静等待着。

    石府寂静,时光仿佛绕过此处,流向他方。阳光穿木门缝隙,照在封平背上,拉出长短阴影。

    也不知过了多久,封平从静中醒转,睁开了双眼,正对掌门平静眼眸。

    只见封平目光透着坚定,断然开口道:“师父,弟子……愿修此法。”

    “你可知晓此间风险?前途艰险,且无人可助你。”掌门深知这种独修功诀的艰难,且修炼法门又大不同于常法,难有人助。

    “弟子确定。”封平也知此路艰难,但不想那千年功诀断于己手,并且……前人不能成之事,到我这里也不能成么,如今便偏要试一试!否则畏手畏脚,还修何大道?

    封平想至此处,心中豪气顿生:“祖师未完之事,就由我来行!”

    “好!男儿当有此气魄,不愧为我关门弟子。”掌门抚掌大笑,显得很是满意。

    “今日你就可开始修习此法,若有疑惑,速来寻我,不要顾忌。”掌门又叮嘱到,唯恐这小弟子出了什么差错。

    “弟子明白!”封平应到

    “那……师父我先走了?”

    “去吧。”掌门点头,封平转身离开了石府,回首轻掩上木门。

    出了石府,封平缓步在青云峰上走着,天光尚早,心绪难平,要回洞府静修么?封平想着,现在这样心绪激荡,怕是难以入静,不如去寻戚云玥他们吧,也不知她做了什么决定。

    思虑至此,封平快步走向莫方洞府。行至门前,却恰逢莫方外出回返。

    “师兄。”封平喊到。

    “咦,小师弟?寻我有事么?”虽然平常封平也常来寻他,但都在固定时辰,从未这时来过,故而有些惊讶。

    “师兄,能送我去日观峰么?我想寻徐宁去找云玥他们。”封平恳求到。之前徐宁三人在两峰之间也有走动,故而莫方是识得他们的。

    “哦?日观峰啊,好,我也正好去寻楚歌论剑,几日不动,还有些手痒呢。”莫方笑应到。

    日观峰位于明风山群峰最前列,如出鞘利刃,横劈于前,峰前崖边更是突出,如仙鹤抬首,也是观日出最美的地方。空长老功法也与这般意境有些关联,故而居于此峰。

    莫方携封平御起飞剑,剑光一闪,已破出碧峰。

    飞剑速度极快,三两光影折转间,二人已可远远看到日观峰,石台上一女子正在舞剑,身随剑动,柔然藏锋。

    莫方见状,远远喊到:“楚歌,我来寻你论剑了!”话随身至,飞剑带着二人落于石台之上。

    楚歌舞完剑招,竖身收剑:“莫方?怎么今日有空找我?”又看到一旁的封平,心中已明白了二人来此之意。

    不由得有些着恼:“还以为你真是来找我论剑的呢,随我来吧。”楚歌轻嗤一声,显得很是鄙视莫方,转头走了。

    莫方略显尴尬,“那个,小师弟,你楚师姐性子如此,别介意。”

    “我不介意啊,她明显是对你不满,我介意什么?”封平装作不懂的样子,对莫方开起了玩笑。

    莫方神色一僵,也不说话了,默默拉起封平跟了上去。

    徐宁归来未久,刚与空长老报了情况,正欲去寻这唯一的师姐报喜,半路便遇到了三人。

    “师父呢?还在么。”楚歌问道。

    “啊,师父啊,他去日观台了。”徐宁回到。

    空长老很是喜爱日观台景色,常是独自一人在石台之上向远处眺望,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经常一待就是一天。

    “这样,那就不去打扰师父了。”楚歌想了想,说到。空长老向来不喜有人在他待在日观台时去打扰,故而楚歌也放弃了去见礼的想法。

    “哦,对了,师父对你功诀如何评价?”楚歌转口问道。

    “那还用说!当然是极为满意啊,还给了我……”徐宁神采飞扬,正说着,却被无情打断了。

    “哦,我知道了。”楚歌丝毫不留情面,神色淡淡,打断了徐宁的吹嘘。

    “哇,师姐你不能这样对我啊,让我说完嘛。”徐宁大呼不公,跑到楚歌身边摇着她的胳膊,抱怨到。

    楚歌脸上显出一丝笑容,又不动声色的忍下,对封平二人说到:“是要去找云玥,水清师妹么?”分明是在逗徐宁玩,看来这师姐弟二人已是熟悉了。

    徐宁见师姐不理自己,垂头丧气,“什么嘛……都不夸我的。”毕竟还是个少年,渴求着他人的认同。

    “哈哈,逗你玩的,小家伙。上来吧,我们去寻师妹们。”楚歌见他这副模样,忍不住笑容,捏着徐宁的脸,笑到。

    徐宁这才作罢,展露出开心笑容。

    四人又乘剑而起,转了方向,去寻戚云玥与水清,想要去询问戚云玥心法缺陷能否解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