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功诀有缺
    荧光照彻之处,一切都化作清凉,将封平心中残余杂念都净化洗去,光束在脑中绕了一圈,沿着血脉流向了四肢百骸。

    周身清净,如坐莲台,封平进入了此前入静从未达到的境地,意识随着荧光飞速流转周身,将身体内视一般看的通透。

    周游一圈后,荧光顿了一下,似乎在找寻道路一般,忽而猛然加速,与封平意识分离开来,冲回了额头光圈,化一道光针倏然不见。

    封平缓缓睁开双眼,荧光暗淡了些,但还是充斥着勃勃生机。

    ‘结束了?’封平心中疑惑。

    默默感知自己身体,只觉比光芒入体之前轻盈许多,仿佛荡去尘埃一般,呼吸也畅快不少。

    正自疑惑之际,那圆翡光芒一暗,又骤然爆发,那飞去的光针复返,融入了封平额头。

    仿佛一团光球在脑中炸开,荧光霎时充斥洗涤了封平整个身体。一篇功诀化在封平脑中,虽然闭着眼,封平却感觉眼前展开了一行行光字……

    “呼……”封平睁开双眼,眼中有经文闪过,倏尔消失不见。

    封平站起身来,对那圆翡恭恭敬敬行了一礼,推开石门走了出去。

    在外等待的徐宁水清两人正聊着什么,看封平走了出来,迎了上去,异口同声地问道:“怎么样?”

    封平却微笑摇头,漫步走到一旁,静待着戚云玥出来。

    “嘿,你还跟我们卖起关子了!”徐宁气结。水清也在旁不住点头,跟着批判着封平。

    “谁让你们刚才也跟我们卖关子呢。”封平笑起来,一脸狡黠神色。

    “呃……”徐宁与水清都被噎住了,自觉似乎理亏,只得灰溜溜站在一旁,一起等着戚云玥。

    未等多久,戚云玥也步了出来,眼中却略有担忧之色。

    “云玥,怎么了?选的功法不好么?”水清见戚云玥微皱着眉头,担心的上前问道。

    “不是……功法很好…只是……”戚云玥皱着眉头。

    “只是什么?”封平走上前,盯着戚云玥双眸,问道。

    “只是…心法有些问题……”戚云玥道。

    修道功诀分为心法与功法两部分,若只有功法,却不得心法辅助,轻则进境缓慢,若练到深处,甚至会走火入魔,只不过是发作时间迟早而已。

    “什么?!有什么问题?这功诀叫什么名字?我去问长老。”封平一听,双手抓住戚云玥双肩,目光与她对接,急声问道。却是心底担忧,不由得激动了些。

    “功诀是《栖云诀》,但随附心法要求修到深处时要淡绝情感,不然……”戚云玥也有些焦灼,声中都带了些颤音。

    戚云玥心中想法很是简单,上山修道不过为了更潇洒的活,若是断绝情感……不如不修!

    封平紧皱着眉头,思来想去,却也没有解决方法:“去找长老吧。”

    四人匆匆跑到楚长老身旁,行过一礼。“什么事情?”楚教习问道。

    戚云玥低着头,把前因后果说了一番,抬头一脸期冀的看着楚长老,希望他能给出什么对策。

    楚长老沉吟:“栖云诀……是很独特的一本功法。心法中要求断绝情感是在何境界?”

    “是在洞玄境。”戚云玥小心答到。

    “嗯……之前境界都无问题么?”楚长老又问道。

    “是的。”又仰头想了想,“应该没有大碍。”

    “待我询问其余长老吧,栖云诀罕有人习…你先暂缓修行,继续练习入静便是。”楚长老一时也没有办法,只得去问询其余长老,共解此结。

    四人正要告辞,却又听楚教习在后唤到:“封平,你留一下。”

    封平愕然回头,不知教习唤他何事。其余三人也停下脚步,在一旁等候着,耳朵都竖起,想要听听教习找封平何事。

    楚教习看三人这副模样,也没拦阻之意,只招手喊封平到自己身旁:“你方才择选之时,我观空壶翡竟然闪烁一下。我问你,你选到的是什么功法?”圆翡原来名叫空壶翡,也不知是何意。

    “啊……那翡翠确有闪烁,不是所有人都这样么?”封平听到竟是因为圆翡闪烁而被问询,很是疑惑,向徐宁三人看去,三人齐齐摇头,表示未遇。

    “嗯…功诀只有两字…《净观》”封平回想着翡翠闪烁的情景,念着脑海光字功诀的名称。

    “什么?!你再说一遍。”楚教习竟是满面震惊,与他平时淡然的模样完全相反。

    封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楚教习这么激动,“是《净观》。”封平重复一遍,刻意放慢语速,以为是教习方才没有听清。

    “真的是……”楚教习喃喃说着。

    “你们在此等着,我去将掌门请来。”说罢,头也不回,刹那消失了身影。

    在外等候的众人也被此间动静惊动,纷纷看来。

    “怎么回事?封平你怎么了?”徐宁看到楚长老先是震惊,又转瞬消失,他从未见过教习如此失态,很是困惑。

    “我也不知道啊……我就只说了我功诀的名字,长老就冲了出去……”封平一脸无辜,表示这事跟自己无关。

    四人猜测着原因,屋中道徒也基本都走了出来,只剩零星几人未出,而教习却不见了。

    不消片刻,楚教习就伴着掌门步了进来,众人见到掌门,纷纷行礼问好。“掌门”“掌门。”

    掌门走到封平身前。

    “师父。”封平行礼道。

    “平儿,我且问你,你确实从空壶翡中得了《净观》?”掌门也正色问到。

    “是啊,您不信我可以将功法念出来。”封平被几次三番的询问,以为是不信自己所说之言。

    “不必了。”掌门摇头,与楚长老对视一眼,眼中皆有一缕震惊。

    “你今日择时来我洞府,我有话与你说。”掌门说到,转身离开了。

    楚教习强压心中震动,又问了徐宁与水清所得功法,略做记录,便让四人离开了。

    出了二楼,走下楼梯,四人还是心中疑惑,与那两师兄告了别,就走出了藏经阁。

    四人走到封平与徐宁呆过的那座山亭,随意坐下。

    “封平,你究竟得了什么功诀?把掌门都惊动了?”三人在得知封平是掌门弟子时就惊讶了一番,此次又因功法将掌门惊动,更是疑惑。

    “你们不都听到了么。我也不知为何他们如此啊。”封平也一头雾水,本以为只是择选功法,未曾想却闹出这么大动静。

    “那你的心法是什么样的?”戚云玥担心着封平心法也像自己一样,有着断绝情感的缺陷。

    “我看看……”女子心细,初得功诀之时就将功诀大略看了一遍。而封平得了功诀就走了出来,却是未曾看过心法详要,此时才沉静心神,定神观去。

    片刻,封平睁开双眼。

    “观尽人间世?”封平略带迷惘,轻声说到。

    “什么意思?”徐宁几人也是困惑。

    “不知……算了,回峰问师父吧!”封平也不想再纠结乱想,决定回峰向掌门问询。

    戚云玥也点头应下,准备回去请教自己师父具体对策。简短告别后,几人各乘接引云,离开了无垢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