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择法
    一连月余,封平都在平静中度过。每日晨起入传经阁听讲,练习入静,然后就又陪着戚云玥在藏经阁安然读书,夜归青云峰回溯一天经历。

    情愫渐渐萌生壮大,封平几乎每夜都在用清心诀消磨脑中倩影。后来索性也就让它壮大,不去拘束,反而入得静去,心性见长,只不过每日更期待着与戚云玥见面。

    而一月相处,戚云玥与封平二人更加相熟,玩笑也更肆无忌惮,完全不顾了少女形象,疯的像个男孩子一样。封平看向她的目光也愈发柔和,更带着些许宠溺,只是不知如何表达。

    一天天时光如水流过,众人入静也愈发熟练,与散修自炼不同,有着清心诀的辅助,少了诸多浮念纷扰,入静便简单了许多。

    阁中。

    一如往昔的入静练习,已经成了众人每日的习惯,但此时情境与月前已大不相同,片刻之间,众人都已呼吸绵长,渐入佳境。

    楚教习满意的点了点头,能在这种人多纷杂的环境中静下心,独自修炼之时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毕竟少了许多干扰,入静就更容易些,也更加稳定。

    “停下吧。”楚教习轻声开口,在初习入静之时最忌震荡心神,否则莫说此次入静难求,日后沉静之时也会杂念纷缠,难度千百倍上升,故而只是轻声唤醒。

    众人收整呼吸,睁开双眼。

    “我观你们在这月余里已是基本掌握了入静要诀,接下来我也没什么可以教导你们的了。”楚教习顿了顿,环顾阁中众人面目:“今日,你等便可进藏经阁,选取日后主修心**诀。”

    阁中顿时轰然,一月以来,众人已是习惯了每日两峰往返的日子,此时骤然听闻楚教习已是授完所有知识,又要去选取自修功法,一时茫然,不知如何应对。

    “清静!”楚长老清嗓斥道,阁中渐渐归于宁静。

    “此次挑选功诀,关乎你们日后修道路途,不可轻乎!”楚长老正色到,很是严肃。

    “可是,楚教习,我们并不知如何选取啊?”前排一弟子疑惑,发问到。

    “藏经阁中自有分晓,起身,随我来。”楚长老却卖了个关子,施施然负手走了出去。

    众人急急起身,人群分成两列,跟了上去。

    穿过幽然石道,两侧皆是木阁石房,连绵不断。此间大多数人是没有走过这里的,四处张望着,毕竟藏经阁远看煌然威重,常人不敢轻闯。而封平几人不同,对此路异常熟悉,每日都留下了四人的欢声笑语。

    “喂,封平,你打算选什么功诀?”戚云玥加快步伐,走到封平背后,对着封平耳语到。

    封平感到戚云玥呼出的暖融热气拂过耳畔,恍惚一下:“不知道啊……教习也没告知如何选择。”

    “哼,笨得要死,不会去打听一下么?”戚云玥轻哼一声,放慢步伐,回归到队列中。

    封平无奈,心中暗道你不是也不知道么,但也没办法,只得受了这无端女儿脾性。

    一旁水清与徐宁见状,也不知道在嘀咕什么,不时发出笑声阵阵。

    远处的藏经阁此时已近在眼前,只见林乌二师兄弟向前对楚长老行礼,楚长老应着,对二人说了些了什么,就进了经阁中。

    众人也跟着鱼贯而入,封平几人进时还对着两人打了个招呼,徐宁路过门口,对两师兄做了个鬼脸,把两人逗的一乐。

    几人随着人流进入经阁,可人流的方向却不是通往第一层深处,而是转向了楼梯口,封平站在队伍中段,远远能看到楚长老上了楼梯,对封印光幕打了一个印诀,随后就踏了进去。

    封平很是好奇,那二楼究竟有些什么秘密?以至于在此读书时两位师兄几次三番警告勿要妄动。

    随着人流渐次向前,封平踏上了二楼。这是一片半圆空地,前方一间间小房间呈弧形排列,环绕着楼梯入口。

    楚长老站在半圆空地中央,抬头看着顶处,一块硕大的球形翡翠散发着荧光,碧绿莹莹,光芒中带着丝丝清凉之感。

    待众人都上来站定,楚长老回头,面对众人道:“这里就是你们选取功诀的地方,只消进得屋内,静心入静,接引那荧光入体,此间翡翠便可选出最适合你们体质心境的功法。”

    众人不由抬头望向那碧绿翡翠,见那光芒照耀,又听闻其有如此功效,不禁深感神奇。

    “依次进去吧。”楚长老淡淡说到。

    房间虽多,但也不足以一次容纳全部人进去,只得分成两批,待先进之人出来下一波才能进去。

    水清与徐宁排在前面,卡在最后两个位置进了去,留戚云玥与封平在外等待。

    “也不知道水清他们能选到什么功法。”戚云玥站在封平身边,小声道。

    “按水清与封平的资质,应该不会差的。”封平说到。此间四人,封平资质最好,水清徐宁次之,戚云玥反倒是差些的,但也在众人中处在中上之游。

    “嗯……”戚云玥咬着嘴唇,轻轻点头。

    见戚云玥似乎有些紧张,似是在担心着什么。封平也不知哪来的勇气,伸手将戚云玥柔荑拉到手中,轻轻握着,给予着些许安抚。

    戚云玥也未曾想到封平会突然变得主动,蓦然被拉过手去,心中颤了一下,脸上红晕渐起。却只是偷瞥一眼,也没反抗,只低下头,手中却用力了些。

    岁月静好,两人紧握双手,感受着彼此的温度,默默无言却似心意相通,不觉间时光已过一刻。

    小屋中门扉渐开,有人从中走了出来,面带喜色,手中却空无一物。

    “咦,他们的功法呢?怎么没拿到么?”戚云玥有些迷惑,低声问着。

    “不清楚,等徐宁他们出来问吧。”封平开口道。

    ‘嗞——’眼前两扇石门洞开,徐宁与水清前后几乎同时走了出来。

    徐宁眼尖,一眼瞥到封平与戚云玥牵着手,对封平笑到:“哈哈,恭喜呀,恭喜!”

    戚云玥忘了自己还跟封平牵着手,被徐宁一笑,忙是用力抽出手来,竖眉摆手就要上去揪徐宁耳朵,也不知是真的生气还是为了掩盖脸上飘红的模样。

    徐宁见她要上来,连连告饶:“小姑奶奶,我错了,错了......你先不问问我们选到什么功法吗?”却是一月来被戚云玥凶怕了,连忙转移着话题。

    戚云玥被这么一打岔,也不再打闹,转身问着水清:“清儿,你选到什么功诀了?怎么都没见你们拿着功法?”倒是不理徐宁了。

    水清笑着:“经阁传我一部《水月观》,至于为什么没拿功法嘛,你进去就知道了。”水清罕见的调皮了一下,看来是心情极好。

    “呀,你连我都瞒了!看我怎么整你。”戚云玥顿时不依,挠着水清软肉,直把她痒的直蹲在地上,护着周身不敢乱动,这才消气收手。

    徐宁见没人理他,无奈着走向封平,左右打量着,像是不认识了一般:“怎么,你变样子了啊,发展这么快了么?”

    封平脸上一红,瞪眼到:“你别管我,先说说你选了什么功诀?”

    徐宁也顾不上接着嘲弄封平,一脸得意神色,开口道:“哈,经阁赐了我一本《飞扬诀》。怎么样,一听名字就很霸气吧?”

    封平撇嘴打击到:“我可是听说越是高阶功诀名字越朴素,而你这可是飞扬的很,可别是什么三流功诀吧?。”

    “啊?不会吧。”徐宁愣了,若真是如此,那岂不是选了本很差的功诀?

    “哈哈,骗你的,我先进去了。”封平看他被骗,一脸复杂的神情,不禁大笑到。

    “云玥,走了。”封平唤着。

    戚云玥不再捉弄水清,对着封平点点头,眼神交互一霎,各自踏了进去。

    见二人都进了去,水清直起身来,在原地揉着腰。徐宁走了过去,扬扬头,说到:“看吧,水清,我就说他们之间有意思。”

    水清白了他一眼:“管好你自己啊!云玥自己有分寸。”就不理他,转头看向别处。

    徐宁悻悻,在一旁不说话了。

    ......

    封平踏入小屋,转身合上石门。

    屋中空空荡荡,只有一蒲团放在正中,封平走过去,盘腿坐下,便见一轮圆翡在石门之上浮着,散发幽幽光芒,不知是真是幻。

    封平回想着楚长老所言,对着圆翡,闭目入静。清心诀自行回响,眼前浮尘抹去,封平心境渐平。

    圆翡似是感应到什么,光芒蓦然集中,汇成一道光束,直照在封平额头之上,形成一个荧光斑圈。

    封平坐在蒲团上,只觉心思沉静,一道光芒照彻心间。依言接引着,让那光芒通向了念头深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