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一笑痴人心
    “二位师兄。”封平上前见礼到。

    “呦,今天还带了几位师弟师妹同来啊?”乌丰笑到。

    “是啊,乌师兄,他们可以同进吗?”封平询问到。

    “自是可以的,只是要查验一番。”林榕走上前,对徐宁三人招手挥出一片光幕,照耀了一下。

    “可以了,进去吧,但记住只能在第一层阅览。”林榕点头到。三人也上前对两位师兄行礼,随封平踏了进去。

    “好大啊!”戚云玥低声惊呼到,扯扯封平衣袖,“你之前就在这里看书吗?”

    “嗯,这里的古册很多,大多都是奇谭异事,挺有趣的。”封平转头到,“来,给你们看一本书。”

    带着戚云玥与水清,封平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常在的那个书架,抽出《修道初序》,递与戚云玥。“这本书不知作者,但内容却很是精彩,想来是位高人撰写吧。”

    “是嘛?我不信。”戚云玥瞥了古籍一眼,一脸怀疑的看向封平。

    “我还能骗你不成,你先拿着看吧,我去找找徐宁那家伙,也不知跑去哪了。”将书塞到戚云玥手中,封平逃也似的快步离开了。

    身后传来云玥轻笑,水清也在一旁微笑。封平只觉心跳如雷鼓,更加快了脚步。

    跨过几个书架,仍不见徐宁身影,封平低头想了想,转身向楼梯口走去。

    从层叠书架中穿出,一道楼梯跃然眼前,徐宁果然就在这里,正左右观察着木梯,像是在找陷阱一般。

    “你在干什么啊?一进来就跑的没影了。”封平奇怪到。

    徐宁嘿嘿一笑,“还不是为你创造独处空间么,本来想拉着水清一起走的,结果她不理我……”徐宁耸了耸肩,显得很是无奈。

    “你这家伙!什么创造空间的,乱掺和什么呢?”封平气结,虽是不可否认的对戚云玥有些心动,但也没曾想竟被徐宁看了出来。

    “嘁,算了吧你,看你那呆愣模样,可是丢脸丢到师父家了。”徐宁撇了撇嘴,似是对封平这般态度很是鄙视。

    “行了,别在这捣乱了。我是带你们来看书的!往回走吧。”封平哼道,上前扳着徐宁肩膀,强行将他转了身。

    “好好好,小老爷,我走还不行吗?”徐宁还想继续研究,看有没有方法悄然上那二楼,却被封平生生拉着,叫痛到。

    拉拉扯扯的,二人回到了戚云玥与水清待着的那扇书架。

    一扇纸窗正在书架近旁,天光透出,斜斜照在低头默默看书的两人身上,拉出长长的光影,正是一副女子静读的画卷。

    听到脚步声,戚云玥抬起头来,展开笑颜:“你们回来啦。”轻轻合上书卷,跑到封平身边,伸手戳戳封平肩膀:“哎,你给我看的这本《修道初序》确实好看,能借走看嘛?”

    “不行吧…师兄们说只能在藏经阁里看的。”封平摇摇头。

    “啊?……这样啊,那只好明天接着来了。”听到不能外借,戚云玥有些失落,不过很快又舒展情绪,摩拳擦掌,准备明日再来。

    水清陪在一旁,随手拿了本《皇朝录》,信手翻读着,安宁恬淡,如古井无波,有种与年龄不符的静气。

    徐宁还不大识字,在这书堆里呆着很是尴尬,就跑去找门口两师兄聊天去了,留三人在藏经阁中静读。

    时光在安宁的气氛中流去,将近傍晚,三人出了经阁,相伴着走到接引台边。

    徐宁下午去学识字,早就走了。封平与戚云玥两人道别,回到了青云峰。

    明月高悬,山顶之上更是清光漫照,只有鸟兽虫鸣从山腰远处传来。

    封平步入洞府,盘腿坐在床上,石床上铺了一层棉絮,但仍是冷硬,躺起并不舒服。

    默默闭上双眼,封平尝试着入静。回想楚教习所说的呼吸规律,心绪渐渐沉静下来……

    如同从纷扰尘世慢慢脱离,浮尘被缓缓抹去,但深层的念头也因此更为清晰。

    一生要经历太多的事,而其中大多数都浮于记忆表面,纷杂混乱,往往掩盖着人们真正的情绪与最铭心的回忆。

    默念清心诀,扫清一层又一层的浮尘,脱去俗事规矩束缚,回到初生时的纯净,封平心底渐渐出现了一些画面……

    幽谷中的一汪深潭,四周密林环绕,身上有些凉意……

    孩提时期,在秦叔的教导下扎着马步,直到筋疲力尽,双腿发麻而摔倒……

    与秦叔安静的在院中吃着晚饭,看夕阳缓缓落山......

    而后是无限的逃亡,身后兵马轰然……

    木梯高耸湿滑,如要坠落云端......

    一切对他有着深刻影响的记忆都一一浮现,又倏忽间消失不见。

    但浮光掠影的最后却是……戚云玥的笑靥。

    封平猛然睁开双眼,月光从门缝偷入,在石室中划出一行银线。

    封平有些着恼,与那女子不过初识,怎么在心头就有了她的身影?却不知少年心动,只不过起自初见时视线的无意碰撞。

    长吐一口气,自知心乱,也不再尝试入静,封平后仰躺在床上,睁眼望着昏暗的屋顶,今日种种又不由浮上心头,却不是方才入静时的心境,一切变得更有色彩,情绪也更显波动,但思绪最终还是定格在抬头时捕捉的那一抹笑颜。

    戚云玥并不算极美的女子,若将五官都挑出来评比,都是平平无奇的模样。但就是这平平无奇的五官,在造化的神奇组合下,却成了令人难忘的画卷。

    一笑痴人心。

    封平心中思念辗转,自己也不是没见过别人,但如此心动却着实是初次。只得劝说着自己是来上山求道,非是来纠缠那儿女情长。但眼前少女身影长绕不去,别无他法,只得苦苦默念那清心诀,不知不觉间,睡了过去……

    翌日清晨。

    封平悠悠醒转过来,昨夜不知多久才睡,脑中还昏昏沉沉的。天光大亮,封平一看,急急跳下床,抓起衣服就冲了出去。

    赶上接引云,再匆匆跑去传经阁,人都几近坐满了。封平站在门口,看到徐宁招着手,忙是跑去坐下。

    “怎么来这么晚?这可不像你”徐宁低声问道。

    “嗯……昨晚没睡好…就起的有些晚了。”封平也不知怎么说,简单答到。

    座次基本未变,人们都循着前日次序坐下,故而戚云玥也还在封平后排。

    她戳戳封平肩膀,封平转过头,却见她向前倾着身子,手肘撑在腿上,双手托着脸颊,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

    “怎…怎么了?”封平现在看到她心中就有些波澜,又见她巧笑倩兮地盯着自己,不由问道。

    “你今天很奇怪诶,平时你都是很早就到的,怎么,今天精神不振啊?”戚云玥歪了歪头,更来了兴趣似的看着封平

    “……”封平该怎么说,总不能说昨夜整晚都在和你的影子作斗争吧,只讷讷无言,不知如何是好。

    正自纠结之时,楚教习步了进来,为封平解了围。

    “今日内容不变,继续尝试入静,明日也如此,直到你们能随心控制为止!”楚教习负手在前,对下面的众人说到。

    封平心中一紧,如今自己这样的状态,怎么安然入静?但见身旁众人已经按楚老所言,认真地试着入静,也只能闭眼盘坐,清定心念。

    也亏得封平心性坚忍,就这样强坐着熬过两个时辰,待楚教习走了,阁中又复一片吵嚷。戚云玥强拉着封平,闹着要去藏经阁看书,封平也拗不过她,只好与水清徐宁一起,在藏经阁又安静度过一天,只是封平再无以前那般专心,总是时不时注意着那边动静,一日下来,竟是连半页书也未曾看得进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