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如蝶翩跹
    接连几日,封平重复着两峰来往的生活,又经常跑去藏经阁,与那守护的两师兄也熟络起来。

    “今日传你们基础打坐修法。”几日来楚教习将周身主穴大致讲了一遍,将位置与功用指出,其余穴位便要自己慢慢学习探索。

    “若想修道,先要静心,打坐呼吸都是引导……”楚教习缓缓说着。

    “盘腿直背!再慢慢放松……”众人在引导之下渐渐平静下来。“入静不是睡觉,意识不能泯灭,观万物皆空,而自己清明如一,就算入了门。”楚教习继续说着。

    “清心如水,清水即心。微风无起,波澜不惊。幽篁独坐,长啸鸣琴。禅寂入定,毒龙遁形……”一首清心诀被缓缓念出。

    众人依言盘坐,沉静心神,阁中一时寂静如水,只有呼吸声不时漾起波澜。

    少年心性单纯,无有杂念影响,封平很快便静了下来,闭眼观心,一种与熟睡的无知无觉不同的感觉渐渐浮现。

    封平感到自己从未有过的安宁感弥漫全身,维持着意识的清醒,仿佛全身都在共同呼吸一般,周围的异动分毫毕现,但都无法在心中荡起回声。

    很奇妙的感觉,却无法持久,极静之下,未有多久,心中杂念纷起,封平不得不睁开了双眼。长出一口气,心头有些空落,就像失去了什么一般。

    平复了心绪,封平左右看看,不禁笑了起来。

    蒲团上东倒西歪一片,都是恍惚睡着了失去身体控制而倒向一旁的。也不得不说,若是这法诀用来宁神安眠,反倒更有奇效。而更多人则是强闭着眼,在努力入静,但那脸上的表情实在惹人发笑。

    楚教习皱着眉头,那长长的眉毛都翘了起来,显然极不满意。

    见此间再未有人入静,楚教习出言道:“行了,都停下吧!”声音不大,却在阁中回荡不息,让所有人都清醒过来。

    “你看看你们东倒西歪的样子!若连入静都做不到,还谈何修炼!”楚教习厉色道。

    在座大多数人都面露羞愧之色,低下了头。

    “能入静的也别得意!修道修个长久,一刻不到都坚持不下来,还在那里洋洋得意什么?!”楚教习环顾四周,目光凌厉的扫过每一个还在兀自得意的学徒,直将他们看的心中惭愧方才转眼。

    “梁木,取纸笔来。”楚教习对那一旁的接引道人喊到。那道人去取了纸笔与一页记录了清心诀的纸页,发放给每个道徒。

    “将那清心诀背写出来,再默念百次!”楚教习对刚才众人的表现很是不满,命令到。

    众人虽略有不满,但方才表现确实差劲,也不敢抱怨,都埋头书写。顿时全场只闻沙沙声不断,那未识得字的,也都对着那书页照样抄写着。

    抄的快的,起身默念着,一遍一遍的重复,将那清心诀牢记心中,渐渐心中宁静,虽未能入静,但神态也起了变化,有一丝静意流转。

    众人体会到了妙处,这才明白楚教习这般举动的意义所在,之前的些许不满也烟消云散,只更专心的默念着。

    见众人皆已明悟,楚教习的眉头舒展开来。“今日便到这吧,你们可回去自行练习入静。”说罢甩了甩袖袍,走了。

    众人一脸懵然,时辰才过未半,今日教习走的也太早了些。众人也不知如何是好,沉寂半刻,阁中变得吵嚷起来,都是十五六的少年少女,正是话多时候,哪怕刚默念了百遍清心诀,也止不住腹中八音。

    徐宁伸开腿,不顾形象的箕坐着,双手撑在身旁:“怎么今日教习走这么早啊?是对我们太过不满了么,今天这么凶。”

    封平摇头道:“应该不是,他走的时候似乎心情并不是多坏,可能只是今日内容教完了吧。”

    “不过那清心诀念着还真是有效,本来我第一次都快睡着了,后来念着念着反而清醒了。”徐宁回想着当时情景,嗟叹称奇到。

    “楚教习还是面冷心热的,默念这清心诀百遍,印也印在心里了。”封平认同到,也放松下来,双手似徐宁一般向后撑去,可入手的不是木板的生硬,却是一片温软。

    “嗯?”封平一个激灵,直起身来,回头望去,却见一少女正揉着脚,用一双黑白分明的双眸瞪着自己。

    “啊……姑娘对不起,我…没有注意……”封平讷讷到,脸如火烧,很是尴尬。阁中位置有限,蒲团摆的就近了些,封平又只顾与徐宁闲聊,根本没注意身后情况,向后撑着,半身重量都压在了上面。

    这女子穿着是布鞋,故而触之温软,虽常在山路行走,鞋面却很是干净。

    “喂,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小心啊!用力还那么大!”女子声音清脆,如山溪叮咚,语气又带着嗔怒,甚是好听。

    封平心中怦然,不由愣了一下,见她还在揉着足面,想着是自己太过粗心了,更是愧疚。

    “真的很抱歉……”封平脸上愧疚之色更浓,都要把头低到地上去了。

    看他这副模样,那女子嗔意略减,说到:“你那样子是要逗我笑么?抬起头来吧,我没什么大事。”

    封平闻言,略略抬头,目光却还停在那只被自己不慎压到的脚上,心思却飘转不定:‘没压坏吧……’封平心想。

    “你还在看什么啊。”少女忙换成跪坐姿势,还是少女心思,见一个陌生男子盯着自己,不由有些羞涩。

    “我叫戚云玥。初次见面,还请见教。”未等封平再说什么,她直接伸手到封平面前,自我介绍到。

    女子应是靖国中人,礼节与青国有很大不同,民风也较为真朴,没有那般多的忌讳。

    封平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我叫封平……”封平伸手轻握,柔荑入手,触感微凉,封平心中略起波澜,触电般收手回身,心底默念着清心诀。

    “哈哈哈,看你紧张的,不会没见过女孩子吧?”戚云玥性格活泼,看封平一脸紧张模样,不再计较,反倒逗弄起他来。

    封平正欲申辩,抬头却见一双灵眸转动,笑靥如花,心跳霎时停了一瞬,怔怔的看着,仿佛一眼千年,思绪飘到极远,脑海却只有眼前容颜。

    猛然闭目,拉回自己意识,再睁眼只见戚云玥一脸有趣的样子盯着自己,强自淡然的说到:“刚才的事对不起了……嗯,作为补偿,我带你们去藏经阁转转吧。”显然是在转移话题,努力掩饰着自己的心绪。

    说罢,急急起了身,示意戚云玥几人跟上。戚云玥身边还伴着一女伴,是同门师姐妹,名为水清,性情恬淡,故而只是一直在旁看着,并未如何言语。

    “嘶……”徐宁他们都站了起来,戚云玥正欲起身,脚刚撑地,立刻痛的坐到了地上。看来是方才压的狠了,有了些挫伤。

    “呀!云玥。没事吧?”水清忙过去扶着,一脸担心的样子。

    “嗯……没事,先走吧。”戚云玥脸上强撑出一个微笑,表示自己无碍,在水清搀扶下慢慢走出了阁门。

    封平见状心中更是内疚,更又带了些许心疼之感。默默走在前面引路,脚步却放的很是缓慢。

    戚云玥见他小男孩做错事般模样,心觉甚是有趣,也不计较脚上疼痛,倒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封平说着话。言语间略带开解之意,反倒是要让封平不要那么愧疚。

    缓缓而行,戚云玥脚伤渐渐减轻,毕竟只是压了一下,当时疼极,过后就好的很快,现在大体已是无碍。

    不再让水清搀扶,戚云玥本性活泼,脚伤减轻后,心情放松,便如那山中蝴蝶般,在路上蹁跹来回,不时出言调笑着封平这个大男孩,一路欢声笑语作伴,一行人很快就到了藏经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