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山中岁月
    剑光归山,昭告着封平山中岁月的开始。

    今日是楚长老开讲的时日,可见接引云不断来回各峰之间将新收徒众带至无垢峰。

    无垢峰道观楼阁群立,是藏书教习之所,建筑群末端一处八角楼阁耸然而立,分为九层,那就是清越道门藏经之处。

    从接引石台延石路开始前行,两边尽是与封平同龄的学徒,少年少女们吵吵嚷嚷的很是热闹。左右看了一圈,并未看到徐宁身影,封平只得独自前行。

    越过草书‘无垢峰’三个大字的石牌,封平走进观中,两侧楼阁之上各写着不同的屋题:传经阁、炼器阁、无量殿……

    封平寻到传经阁,踏了进去。

    阁中地面上整齐列着蒲团,前几排已教来的早的占了去,其余的还有些空着,有坐着三三两两的人,正交谈着什么,想来是同一长老门下的师兄妹。

    封平转眼一看,徐宁正坐在一个蒲团上发呆。封平心念一动,踮脚悄悄走了过去,猛然一拍徐宁肩膀,“干什么呢!”

    徐宁被吓了一跳,正要发作,扭头一看是封平,顿时泄气到:“你看别人,都是师兄妹几人一同往来,可我那师父就收了我一个,这不,只能孤零零在这发呆。”

    “我这不也来了么。”封平安慰道,顺手拉过一个蒲团,坐在徐宁身旁,也如师兄弟般谈天说地的起来。

    时辰渐近,人数慢慢增多,蒲团也几被坐满。

    “楚长老。”“楚长老。”随着门口传来几声问好声,阁中迅速安静了下来。

    封平回头望去,却是一个小老头走了进来。这小老头圆头鹰眼,眉毛极长,外端都垂了下去,看上去很是滑稽。封平见这山上修道之人无一不驻颜有术,倒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白发苍髯的小老头。

    楚长老走到前去,清了清嗓子,开口道:“我名楚普,你们以后就喊我楚教习便是。”

    又环顾一周,观察着每人的神情举止:“你们之中尚有不少未识字的,这几日就先讲周身穴位。”说罢,让人搬了三组铜人进来,按区域分摆好。

    “欲修道必识穴,经络血脉,气经之所,行气若不知到何处...那你们就待死吧!”

    他手中捻一根银针,在铜人上信手戳到:“膻中穴,任脉之气在此吸暖胀散。在玉堂下一寸六分,直两乳间陷中,任脉气所发,仰而取之……”

    各组铜人相应处散出银光点点,众人也都看的清晰,心中默记下来。

    ......

    两个时辰匆匆而过,“今日先讲这些,将近午时,一旁道观有膳食之所,你们可以在这山上活动。未识字的,下午继续来此听讲。”楚教习说完,飘飘然走了出去。

    众人这两个时辰聚精会神,不敢落下半分内容,都盘坐在蒲团上。长老一走,便有人欲站起,却是身子一歪——腿麻了。一时间阁里东倒西歪一片,倒是有人像是练过的,拍拍屁股起身,走了。

    徐宁呲牙咧嘴道:“站不起来了……封平,扶我一下。”转头却见封平正襟危坐,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我也起不来了。”

    缓了好久,众人才渐渐起身,走出去各自不知走向何方。

    封平与徐宁也出了阁,跑去食膳居吃过午饭,便在山上四处转看起来。

    走累了,二人寻了个亭子,坐下歇息。

    亭外是苍莽一片,山风不时吹过,二人此时身着道袍,颇有御寒防暑之效,倒也不觉得寒冷。

    徐宁倚着柱子,看向亭外,亭外树枝随风缓缓摇动:“封平,都说修道是为了长生。”徐宁叹了口气,眼中略显孤寥。“但我不求长生,我只想在这有生之年能掌控自己的命,别像我娘一样,在战乱中莫名就死了去。”

    封平愣了一下,自己自小被秦叔捡回,也不知父母是谁。每次询问也都被秦叔避了去,后来也就渐渐不去追问。此刻突然听到徐宁说起他从未提起的娘,心中略有感伤,自己唯一的亲人,就是秦叔了吧。

    开言安慰几句,却见徐宁摇摇头,又问到:“封平,你修道是为了什么?”

    徐宁修道是为了掌控自己的命,封平则是懵懵懂懂,机缘巧合之下被掌门收为弟子,若说是为了什么……

    封平低头看看自己的道袍。

    为长生?若在世无求……一人长生有何意义?不为长生。

    为守护?秦叔武艺傍身,一路逃亡也是秦叔守护自己。如今安定,平平静静的过活正是秦叔所愿。亦不为守护。

    那是为了什么?封平看向青天,超脱吗?或许是吧。

    “或许是为了超脱吧。”封平说道。突然感觉有些好笑,不禁笑出声来。其实自己是毫无目标的吧,总感觉一切似乎都没有意义啊……

    “你笑什么?本来我这么严肃的。”徐宁见他竟笑了起来,有些着恼。

    “咳咳,没什么没什么,此间风大了,我们走吧。”封平还沉在刚才的感觉中,仿佛一岁月轮碾过心尖一般,有种莫名熟悉之感……

    又转晃片刻,见时辰已近,徐宁跑回传经阁,他还未识得几个大字呢。

    封平自幼有秦叔教导,虽不说能作得诗词歌赋,文字功底却是扎实的。

    倒也亏了千年前一统的皇朝,将各国文字齐整,否则便是学习文字也要够头疼几年的。然而皇朝也消散了啊,一切都要消散的,封平想着。

    不必去听那识字讲课,徐宁也不在身旁,封平独自在山上游荡着,不知不觉,绕到了那八角楼阁之前。

    远望之时尚不觉得,走到近前,只见九层楼阁青黑相间,瓦片累积之处有青苔点点,幽深沉静,人在塔前显得渺小而微弱。

    楼阁只有一个入口,门口守着两人。

    看到封平走来,一道人踏步上前:“可有道牌?”

    之前莫方对封平介绍过道牌,这是一种身份凭证,分为掌门、长老、普通弟子等。道牌各有不同,须得印血在上,再由鉴石分断,几无作假可能。

    “师兄,我是新入门的,尚在楚教习处听讲,还未得道牌。不知可否进去?”道牌要在基础教习完毕才会认发,故而封平现在只有道袍傍身。

    那师兄皱了皱眉头,“确有此事……”

    见那道袍也不像作假,封平也还是凡人一个。扭头对另一人道:“林榕,你陪他在第一层看下吧。”

    那名为林榕的道士领着封平踏了进去。

    藏经阁中温度比外面更低,气息幽幽,书卷气弥漫。

    “第一层大多是些异事杂志,你可以随意翻阅。勿要损了书籍便可。”林榕对封平说到。

    些许天光从纸窗透进来,反射在墙壁地面之上。这墙面与地板如为一体,似是玉石材质,将那点滴光明收聚散发,柔和的光芒从四周散出,用以照明。

    书架排排,连绵布满了整片空间,留下窄窄的过道供人行走。

    封平信步走着,目光划过一本本古籍新书,蓦的心神一动,将视线停留在了一本名为《修道初序》的古籍上。

    小心将书抽出,翻开褶皱发脆的书页,一行蝇头小楷入眼:‘修道宁心,须得有无双信念,方可长行。’封平心觉这话说的不错,继续看了下去。

    书名为修道初序,内容也是初入修道路的各种事项,其中穿插着作者的注释,多为强调心性修炼之语,很是适合初入门的道徒研习。

    封平看的入迷,两个时辰匆匆过去。林榕在一旁也侍立了两个时辰,见天光不早,上前拍拍封平肩头:“师弟,该走了,接引道人也要休息了。”

    封平恍然初醒:“啊!师兄对不起,太过入迷了。”又看看天光渐暗,忙是跑了出去。

    未走多远,又回过头来,眼中带了几分期冀:“明天我还能来么?”

    林榕看他这副模样,点头笑到:“自是可以的。”

    封平得言,心中石头落下,向二位师兄恭敬道了别。急急跑走,那听讲识字的众人已是回返了各自属峰,封平遍寻徐宁未见,想来是也回去了。

    跑到石台,请了接引道人,封平乘着归云回到青云峰,归返自家石府,一日便过了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