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下山
    半个时辰匆匆而过,莫方御剑回返,敲响了洞府木门。

    封平推门而出,像是想通了什么,脸上露出微笑,“师兄。”

    莫方牵起封平的手,右手剑指向前横划,青直飞剑悬转,于二人眼前横立。

    “抓紧我了!”莫方带着封平越上剑身,喊封平抓紧自己衣袖,又扭头朝封平一笑,“出发!”飞剑应声而起,破风冲出云霄。

    罡风凛冽,虽经莫方法力削弱,吹在脸上仍是生疼。

    二人从青云峰顶俯冲而下,斜斜穿过群峰,两边青翠瞬息远去,化作虚影。高速飞行下,转眼间村子已在眼前,剑光画出一道弧线,尚未等封平反应,莫方已带着二人跳下,封平定睛一看,正是那日初来时的村口。

    “你进去吧。”莫方抬头望望天,“日暮时候我再来接你。”说罢,拍拍封平肩膀,转头离去。

    留封平一人在村口,封平望望入口,深吸一口气,踏了进去。

    村内还是原来的模样,人们在忙碌着自己的事情,生活似乎并未有什么改变。循着记忆中的路线,封平向着村后走去。

    “哎,封小子!你回来啦?”一个扛着锄头的大叔正走在路上,看到封平惊讶的喊到。

    “是啊,张叔。”封平回到,这张姓大叔是封平与秦叔建屋之时被派来指导的老工人,一月相处以来很是相熟。

    “你隔着一天才回来,定是被收录了,怎么样啊?拜在哪位仙长门下?”张大叔询问到。

    “呃……是掌门收我为徒了……”封平小声道。

    “啥?!掌门收你为徒吗?”满脸络腮胡的张叔更为惊讶,喊出声来。“哈哈哈,就知道你小子可以的!快走,回去告诉秦老哥。”他在封平肩上重重一拍,把封平疼得呲牙咧嘴。

    “好好。张叔你别激动,疼死我了。”封平揉着肩苦笑到。

    “咳咳,有点激动了。”他尴尬的笑着,自从在战乱里失了儿子,一月来他已将封平与徐宁当做亲儿子来对待,故而听到这样的好消息显得极为激动。

    张叔加快脚步,拉着封平向着村后奔去。封平无奈,也只能小跑着紧跟。

    一月来小木屋已是建造完成,秦叔与封平也算是正式成为了村子成员。

    快步走着,很快就到了村后,看到了合力建造的小木屋。张大叔跑上前去,嘭嘭嘭的敲着门:“秦大哥!秦大哥!”

    木门被打开,秦叔靠着门:“怎么了?老张,出了什么大事?”

    张姓汉子侧开身子,露出了背后的封平。“封小子回来了!还拜了掌门做师父呢!”

    “封平你回来了,还拜了掌门为师?”秦叔很是高兴,激动的脸都通红:“好啊!不愧是……”

    秦叔还想说些什么,却突然哑了声音,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转口到:“去把你徐叔喊来吧。”

    封平观察到秦叔欲言又止的样子,心中有些疑惑,但在人前也没去仔细询问,跑去把徐英请了过来。

    “哎,徐宁那家伙呢,怎么没跟你一起下来?”张年张大叔才发现只有封平一人,发问到。

    “他被空长老收在门下,等他们那边事毕应该也会下来吧。”封平答到。

    四人便在屋里聊着家常,但更多的是三个父辈汉子对封平的唠叨,三人轮番嘱托,封平从未想过几个汉子也这么能说,听到耳朵都嗡嗡作响了,总算是把徐宁也盼了来,分担了些压力。

    “今天我亲自下厨,送送两个小娃娃!”张年拍着胸膛,一脸豪气的说到。

    “哇,张大叔,别吧,您炒的菜是真的……”徐宁被吓到了,张年做出的菜可真的是火焰料理,万物皆化焦炭,之前试过一次的徐宁可是发誓再也不想吃第二次了。

    “嘿,你小子还瞧不起我了?今天我就非做这顿饭不可了!”张年吹胡子瞪眼的,气道。

    “得,老张,就你来做,我们正好和孩子们再聊聊。”徐英出来打圆场了。

    徐宁无奈了,瘪着嘴在一旁哀叹了起来。

    秦叔也被徐宁逗笑了,笑骂几句。转头对封平说“封平,出来一下,我有东西给你。”拉着封平出了木屋,来到了屋后无人的林中。

    “秦叔,是什么东西?”封平问道。

    却见秦叔从怀中拿出一本已经有些褶皱,纸质发黄变脆的册子,册子上的标题已经模糊不清。

    “你被仙长收为徒弟,我很是高兴,若无这场动乱,我本是想让你接我传承的……”秦叔摩挲着手中的册子,“但你既然有了更好的路去走,我也不会阻你,这本《秦炼》是我秦氏一脉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你若有空,便看一看吧。”说罢,将册子递给了封平,神色郑重。

    秦叔是个武人,不知为何呆在原来的镇旁小村中,又不知从何收养了封平,二人相依为命十几年,情同父子。

    封平从小便被教导武艺,但只是练基本功锤炼身体,秦叔一直不曾传下真正武功。如今封平见此,深知其中含义,双手恭敬接过。“秦叔……”封平也不知说什么好,有些感伤,即将要离开亲人,开始修道的孤独旅途,对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也是一种挑战。

    秦叔倒像是放下了什么,露出微笑,“别有压力,先把仙长教的道法修习好……别让我失望了。”

    “嗯!”封平用力点头到。

    时光如流沙般难以紧握,几人吃过晚饭,看着斜阳西垂,最后说着话,等待着两个少年的师长前来接引。

    一前一后的两道弧光从天边临近,莫方与一女子落了下来,“师兄。”“师姐!”

    前来接引徐宁的却是他唯一的师姐楚歌,空长老门下只有他二人。

    “我们走啦。”徐宁挥着手。

    “别给我丢脸啊!好好修行。”徐英喊到。

    “放心啊,等我学会御风,就下来看你。”徐宁回到。

    封平也向三人道了别,跃上莫方飞剑。

    莫楚二人向那不舍孩子分离的三人点头示意,御剑而起,刹那已是消失在了天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