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拜师大典
    清晨。

    “呼啊……”徐宁从床上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很是舒服。

    见封平已经在洗漱了,忙是跳下床铺,匆匆穿上衣裤,跑过去拍拍封平肩膀:“哎,你怎么起这么早啊!”

    封平正洗着脸,被他骤然一拍,水顿时溅了满身。回头无奈道:“昨日有些失眠,想着今天大典,就又起的早了些。”

    还是难掩心中情绪,封平昨晚虽是早早躺下,却失眠到了月上中天之时。一晚上思绪纷乱,梦境连重,只得早早起床洗漱。

    “好了,你也快洗漱吧,不多时就要出发了。”封平已经洗漱完毕,此刻坐在床沿上,闭目补着瞌睡。

    徐宁挑挑眉,笑着:“看把你紧张的,瞧我就不担心。”全然忘了昨日大殿中自己的模样。

    不多时,徐宁也洗漱完备,二人正准备出发,木门却被敲响了。

    门外是那胖瘦一对,路奇语还是乐呵呵的:“一起走吧?”瘦高个高延此时也收了冷漠脸,想来心中也是期盼着大典吧。

    四人漫步走出了小楼,街上行人渐增,大多是来自天下各处的年轻人,从各个屋中汇入人流,向着接引石台赶去。

    此石台却不是二人来时的小台,而是延大道直通的大接引台。

    行约一刻,人流在前方停下,此时已过卯时,四人也停下脚步,静候着接引师兄。

    也未让众人等候多久,空中一道剑光蓦然闪过,转眼间石台前已多了一人,正是昨日送封平二人到此处的掌门七弟子莫方。

    一袭白衣,背手一剑横立,飘渺若天外来人。

    “各位师弟,请上云罢!”话音刚落,一片比之昨日不知庞大何等的巨型云彩缓缓升到了台边。

    众人慢慢都登上了云台,回头见石台旁一众接引师兄正合力运法,云朵稳稳的移动了起来。

    这大石台对应着登山的主道,另有接引台设在主峰山顶不远处,白云被合力托到台边,众人须从这里徒步登上山顶。

    莫方将人群分成两列,带向了山顶。

    远远就听到钟鸣鼓震,是门中乐师在弹奏。

    随着山顶的临近,清越的道乐也愈发清晰,颇有洗涤心灵之感。宏伟的道殿渐渐显露檐角,道路终点是一片巨型广场,巍峨的大殿立于广场之上,还需登得两层如玉石梯。

    人群分为两列,向两侧绕去,依次在殿前站齐,一切井然有序。

    金乌渐起,日光益盛,大殿在阳光的映衬下散发着金光。众人只闻乐声骤寂,黄钟大吕之声蓦然连响三声,悠悠钟声传遍了整座主峰,向四周扩散而去。

    掌门与众长老从殿中走出,在玉石阶顶端站定。

    掌门今日换着一件金红道袍,比前日一身素袍更显威严,只见他朗声道:“今日是我明风山清越道门时隔二十载再行举办的拜师大典,诸位既能来此,就都是我门后继希望!望诸君修行勤勉,共求长生。”

    掌门虽只是寥寥几语,但言语间自有震心醒魂之力,将众人心中期望燃起,不少少年都握紧了拳头,暗自为自己立着誓约。

    “宣布收徒名表!”掌门令下,只见莫方从后侧疾走到前,手中持一卷黄绢,神色严肃,展开开口念到:“蓝长老收徒十一,杨余、陈林遥、戚峰……”那长老从掌门身边走出,转身向殿后而去。

    被念到名字的少年少女都一脸喜色,快步从人群中走出,另作一行排于人群前列,被接引领去拜见师父。

    清越道门规矩并不繁多,更强调修心炼性,故而大典也做得简易许多。

    人数渐渐减少,期间封平还听到几位村中故人的名字,但大多数却杳然无闻了。

    ......

    “李长老门下弟子,池浦、代年、路奇语……”一旁的胖子听到自己名字,本就乐呵呵的脸上显得更是开心,“兄弟们,先走一步。”便灵活的从人群中钻了出去,跟上了接引队伍。

    高延则是被一位女长老看中,不久也被接引离开。

    “空长老收徒一人,徐宁。”这空长老就是昨日那玩世不恭的俊秀长老,而徐宁性情跳脱,想来倒很是与他相配。他也是众长老中最独特的,只收了一人,台下众人不由窃窃私语起来。

    “恭喜。”封平见徐宁也被接引而去,心中很是为这好友高兴,万千情绪无从表达,化作了简简二字。

    徐宁却虽是有了归宿,却苦着脸嘟囔着:“这长老靠不靠谱啊,怎么只收我一人……我先走啦。”回首向封平告了别,小跑着离开了。

    场中人数已经出走大半,封平心中不由得有些焦急,但也只得默默等待。

    “刘长老收徒三人,连凤、余清、彭岳。”

    最后三人也离开了,偌大的广场就只剩了封平一人。有些惶惑,封平抬头看向大殿,玉石阶上只剩了师兄莫方与掌门两人,空空寥寥,此间天地唯余三人。

    莫方微微一笑,举起黄绢宣读到:“掌门收徒一人…………封平。随我走吧,小师弟!”

    台下少年望向阶上两人,只见掌门身着金红袍,负手而立,莫方也卷起黄绢,都微笑着看着他。

    “是!师父,师兄。”封平愣了一下,按捺心中激动,脸上绽出笑容,开声应到。

    青云峰是除却主峰的第二高峰,为掌门修行之所,因其山形高耸,直入青云,故名青云峰。

    青云顶峰,封平随掌门进了洞府,“封平,你资质甚佳,为此代徒众第一,心性亦是不错,故而我收你为关门弟子,期你日后振兴宗门。”掌门广真人含笑,坐于石床之上。

    “弟子定不负师父所望!”封平未曾想到自己资质竟如此之好,但也强压情绪波动,屈膝跪地,对着掌门重重的磕了三个头,震声应到。

    “好!今日你我就算结下这师徒缘分。”掌门大笑,伸手取出了一柄小剑,通体冰蓝,散发着寒光,招手到:“这冰剑就算是我给你的入门礼。”

    封平站起身,向前走去接过小剑,只觉入手冰寒,清冷无比,似有镇人心魄之效。

    莫方侍立一旁,见状开口道:“小师弟,这冰剑是极北玄冰炼成,乃是早年师父外出游历机缘所得,我可是求要了好久师父都未赐予的。”

    “谢师父厚赐。”封平闻言,又再行一礼,谢过师尊。

    “你的其余师兄师姐都还在修行之中,尚无法出来见你。近几日你下山别过尘缘后,可先去随楚长老修习基础功诀,若有困惑就来找我。”掌门点头,对封平说道。

    却说这拜师之后却不是由师父直接开始教导,而是由门中专门的教习长老先将基础传授,毕竟现在很多弟子还尚不识字,更不提去看那晦涩难懂的道书了。

    “走吧,小师弟,我去带你找你的洞府。”莫方开口道,走到封平身边,拉起他的手。

    “师父,徒儿告退。”封平与莫方同时开口道。见掌门点头应允,二人退出了掌门洞府。

    此时已近巳时,山顶一片光明,照彻人心。封平不曾想过,昨日接引他莫方今日便成了他的七师兄,更想不到掌门会收他为关门弟子。如若梦境般,封平抬头看向了太阳,光芒刺眼。

    “小师弟,别发愣了。”莫方揉揉他的头发,笑着。

    “啊,是,师兄。”封平从愣怔中醒转过来,挠了挠头。

    “走,你的洞府也在这山上,不远就到了。”

    从顶峰下去不远,一座石府立在平底上,洞门虚掩着。莫方推开门,领着封平走了进去。

    洞府不大,只有一张石床靠墙而立,一盏油灯立在床头,还是熄灭的。

    “这洞府是师父今早才新建的,里头还需你自己布置。”莫方左右看看,对封平说到。

    “师父今早才开辟的吗?”封平还以为这是哪个被闲置的洞府,不曾想是掌门今早才运法开出。

    “对啊,师父境界高深,开这洞府也是一瞬即成。”莫方点头到,在他看来这是很平常的事情,但在封平心中,一间石府挥手即成,是不可想象的,便又对修仙伟力多了一分敬畏。

    莫方将木门钥匙递与封平,“我们已经辟谷不食,你可不同,走吧,将门合了,我带你去游游这山,顺便寻些吃食。

    青云峰因山势高耸,只有临近山顶处才有些许人为开出的空地,用以修建洞府,故而常人难以往来,只有修成御风之法才可自由行走。

    所以倒也没走多久,莫方领着封平将各个师兄师姐的洞府认下,又御剑飞起去寻了些野果杂食,让封平填了肚子,就带着他回返了洞府。

    “想来其余长老也已经完了拜师礼。下午我便带你回返村中,与亲人道声别吧。”莫方道。

    “师兄,上山修道就不能再跟尘世有接触了吗?”封平显得有些犹豫,毕竟他是秦叔一手带大,感情深厚,不可能因为上山修道就放弃了这段亲情。

    “你别担心,只是见面次数要少的多,修道又不是来断绝人性的,人伦法理还是要存在心中,不然道心不稳,可要走火入魔的。”莫方见他如此紧张,开口安慰道。

    “那就好……”封平闻言,长舒了一口气。

    “那你就先休憩少许,我一会来接你下山。”说完,莫方御剑而起,想来是回了自家洞府。

    封平转身进了自己的洞府,心中思绪千转,坐在石床上发起了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