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入门
    见到二人都受试完毕,一旁的长老中有一位一招手,将那还散着清光的心玉摄了过去,放在手中把玩着,笑嘻嘻道:“这心玉可是好玩的紧,掌门真人,先借我把玩几时如何?”

    这长老坐在左侧第三位,容貌丰神俊朗,只是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相较之下,掌门倒显得平平无奇了。

    掌门也知晓他这性情,只无奈的点点头,便任他去了。

    “你们上前来吧。”掌门对二人招招手,示意到他身前。二人不知何意,眨眼看了看对方,低头走了过去。

    在掌门身前立定,二人垂头而立,不敢妄动。那掌门见二人如此拘束,笑到:“你们不必紧张,我们道门中人,有礼即可,无须刻意。”

    封平听到掌门这般言语,心中稍稍安定,又闻那温和又不失威严的声音在耳边再度响起:“将手伸出来吧!我为你们检验资质。”

    封平离掌门较近,闻言心中震动。检验资质,能否在这里留下,有所成就,就取决于这接下来的测试了。

    按捺下心中的杂想,封平伸出右手,闭上了双眼。掌门也伸出手,轻轻的搭在了上面。

    宽厚的手掌搭在少年的掌心,封平感到一股暖流从掌心迅速漫至全身,循环周身数圈,似是探遍了各个经络。

    暖流过身,将路途的疲惫尽数洗去,而后慢慢收回,从掌中缓缓退了出去。

    封平抬头,与掌门对视一眼,只见掌门微笑点头,似是十分满意。又抬手示意徐宁,徐宁强耐心中激动,手伸出去都不住的微微颤抖起来。

    掌门笑了一声,同样搭手为其探脉,不多时也查验完毕。

    “好了,方儿,带他们去安顿吧。”掌门也不告知结果,只是回身让那侍者去带二人休息安顿。

    “啊……那我们……?”徐宁还想问什么,那侍者已经走了上来,“走吧,二位师弟,你们已经合格了。”

    两人听到这话,心中终于安定下来。又向掌门与众长老行了礼,便随着侍者离开了大殿。

    殿外,已过正午时分,烈阳西行,而阳光依然明艳,暖融融的,驱走了山顶的寒气。

    二人随着被掌门亲昵的称为方儿的侍者出了大殿,从大殿一侧顺着一条小道向前山而去。

    “我名叫莫方,是掌门的七弟子。”那侍者向二人说到。

    “啊,莫师兄,之前失礼,不要见怪。”二人原以为他只是一位侍者,并未对他执师兄礼。此时忙是道罪。

    “无妨无妨。”莫方笑到,“二位师弟新来此地,我便为你们讲讲这明风山吧。”

    “明风山主峰就是这里,四周环绕大小山峰数十座,其上住有长老弟子数千,呈环卫之势。主要的几座次峰就是碧螺顶、无垢峰、青云峰……”道士缓缓叙说着,两位少年也聚精会神,不敢遗漏丝毫。

    随着狭窄的山道缓缓下行,二人被领到了一处石台之上,前方豁然开朗,高低山峰耸立,拱卫着主峰。

    山上各有建筑,远远可见人影闪动。“二位师弟,可看得到那处山峰?”莫方笑着指着前方一座青峰对二人问道。

    二人顺着方向看去,那山上却是房屋林立,人影重重,与其他山峰相比显得极为热闹。

    “那就是碧螺顶了,专用来安顿来客的。来吧,我带你们过去。”只见莫方走到那石台之边,掐诀运气,右掌向着空中虚握,竟是在崖边召了一片云出来。

    云雾缓缓在脚边聚集,逐渐凝实,一朵白云就这么浮现了出来,把两人看的是目瞪口呆,称奇不已。

    还在惊讶之际,莫方已经踏了上去,笑着向二人伸手道:“上来吧。”

    徐宁这时也不惧那渊深陡崖了,拉住道士的手就跳了上去。云朵触感绵软,但踩上去却坚实无比,很是奇特。

    “封平,快来啊。”徐宁兴奋的向封平招着手,封平见状,也笑着走了上去。

    见二人都已上来,云彩缓缓挪动,向下方的碧螺顶移去。

    二人紧紧抓着莫师兄的衣袖,不时向周围打量着,与上山时坐在拂尘上高速飞行不同,此时站到云彩之上缓缓而行,可以清楚的感觉到空中微拂而过的清风,看着鸟雀在身边掠过,其间感受,非是常人可以想象。

    乘云而落,脚下青峰渐近,又是另一处石台。

    云朵缓缓靠在台边,封平与徐宁先走了下去,莫方散了法术,也上了石台。

    “莫师兄。”此处设有接引之人,见到三人到来,迎上来对莫方行礼道。

    “曲师弟不必客气,这是新来的二位师弟,先带他们歇息一晚,明日我来接引。”莫方微笑着对接引师弟说着。

    “好的,师兄放心,我这就去安排。”曲姓道人应承到。

    “嗯,那我就先回去了。”莫方点头,“二位师弟,明日见。”

    道别后,莫方唤出一柄飞剑,飞身而上,转眼已是电射而去,冲向了顶峰。

    “二位师弟,随我来吧。”曲姓道士对二人说着,领着他们离开了石台。

    走过一条小石道,两侧竹林掩映。外面是一片建筑群林立,小楼平屋交错,别是一番景致。

    四方来客尽皆汇聚于此,一路可见各处服饰交相争彩,虽无有城镇那般繁华,但常在村中生活的二人行走其间仍感到热闹万分。

    “此间来客大多数都是和你们一样来此拜师的。你们日子赶的巧,明天就是十五,拜师大典。”曲姓道士走在前面,为二人引路。“哦,对了,给你们检验资质的是哪位长老?”

    “长老?检验资质的不都是掌门亲自来吗?”徐宁疑惑了,二人都是掌门亲自测试,并不曾知晓其中门道。

    “嗯?掌门真人亲自检测吗?那可是罕有啊。”曲道士显得很是惊讶,但也未多说什么。

    穿过一条街道,二人被带到了一处小楼,这小楼形似客栈一般,分成客房数间,供访客居住。

    打开一扇木门,曲道士回头对二人说到:“你们两人就住在这里吧,吃食我一会儿会喊人送来。”

    “我那边还有些事情,就不多留了。”曲道士告辞到。

    二人转身进了客房,房中甚是简陋,只有两张木板床孤零零立在墙边,中央一张木桌,边缘已经裂纹密布。

    “封平,咱们这就算入得山门了么?”徐宁坐在床上,脸上还略带迷惘,问道。

    想来也是,两个平凡的少年,被战乱逼入山中,才刚安定下来,又上山寻道,一路艰险,更为道法神奇所震撼。路上尚不感觉,安顿下来,一切种种瞬间涌上心头,仿若黄粱一梦。

    “是吧……明日就是拜师大典了……”封平言语中也带着感慨与迷茫,前路漫漫,还不知道如何去走。

    二人正自茫然之际,木门“笃笃笃”的响了起来。

    “是谁会来敲门啊?”徐宁感到很奇怪,二人初来乍到,并无熟识之人。

    封平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走到门前,吱呀一声拉开了门。

    门外一胖一瘦两个年轻人,胖的面目带笑,乐呵呵的,瘦的却一脸漠然,板着个脸站在后面,似是很不情愿。

    “小哥是新来寻道的吧?我们是隔壁的,来了一月有余了。”还未等封平说话,胖子就乐呵呵的说了起来。

    “啊……对。”封平有点懵,暗想这人怎么如此,上来就一副亲切的模样,让他很是诧异。

    胖子见他一脸懵然,也不尴尬,还是满面带笑着说到:“我们是靖国来人,我是路奇语,这个黑脸的家伙是高延。……不请我们进去坐会吗?”

    “哦哦。请进请进。”封平被他提醒,方才醒悟过来,将二人请进了屋内。

    “封平,这是?”徐宁见封平拉了两个陌生人进来,有些困惑。

    “原来还有位小兄弟啊。哈哈。”胖子又对徐宁自我介绍了一番,二人坐到了桌旁。

    “原来是这样啊,路大哥,为我们介绍一下这里吧?”徐宁也不见外,显得很是热切。

    屋内本是只有两个木凳,胖子喊高延跑回去又拿了两张凳子回来。四人就围坐在屋中木桌旁攀谈起来。

    这胖子乃是靖国一盐商之子,交战后被送来上山访道,求长生之法,自小耳濡目染,习得商人秉性,故而一直都笑呵呵的。高延则是与他父亲熟识的一位官员的后代,交战前是一名书生,整日私塾读书,性情木讷。

    胖瘦二人结伴而来,也是近日才受了检测,一月一来一直住在这碧螺顶。胖子外向,又是自来熟,这段时间也结交了不少朋友。

    “路大哥,明日拜师大典是怎样的情形啊?”徐宁问到。

    “嗯,据我所知,我们受测之后,资质都被记录下来,自有长老选择弟子。明日拜师大典就只是传唤我们过去,磕个头罢了。只是磕的是谁,境遇又如何,就看天命咯!”胖子指指天,笑嘻嘻到。

    “竟是这样啊……”封平陷入了沉思。

    “哈哈,也别多想了,能留在这里的自然都有所安排,总比在外受那战乱之苦好。”又闻客栈外有人大声唤着什么,胖子站起身:“外面送饭来了,先吃饭吧。”就出去取了饭来,那瘦子还是一言不发,四人就随意聊着些琐事趣事,慢慢地吃着。

    饭毕,胖瘦二人也告辞,回了自己房间。封平二人也百无聊赖,出去转了一圈,也回屋歇息了。养精蓄锐,准备着迎接明日的大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