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验心
    暖阳直照,将两人的冷汗都蒸发无踪,身上渐渐温了起来。

    劫后余生般,封平缓缓的撑起身子,坐在草上,前方群山缭绕,保卫着这主峰,满目苍翠之间,眼前却是一片空寂。

    挪到崖边,向下看去,长梯上排列着人影重重,近旁瀑布流响,一副空灵景象。

    懵然半晌,封平转身站起,拍拍身上的土,看到还趴在草地上装死的徐宁,笑到:“被吓破胆了吧,怂货!哈哈哈”

    徐宁听到这等嘲讽,哪能忍得,一个翻滚,鱼打挺般霎时蹦了起来,双手作掐脖状恶狠狠的朝封平走来。“你说什么?是不是不想活了啊?”

    “哈哈哈,错了错了,开玩笑啦。”封平见状忙是笑着躲开,向前方跑去了。

    “哇,你这个人,别跑!”徐宁追了上去,一前一后,身影转瞬已经远去。

    ……

    “呼……呼……累死我了,你怎么这么能跑啊?”徐宁此刻蹲在地上,手扶膝盖,大喘着气道。

    “你怎么不说你那么能追啊,你要不追我能跑么?”封平也喘着粗气,对徐宁翻了个白眼。

    “你!……”徐宁目瞪口呆,这么无耻的话也说的出来,还还理直气壮的,这话不是应该我说的吗?

    不过二人这么一闹,刚才攀爬木梯的心悸已是消失无踪。一路笑闹着,两边山峰已是渐渐矮去。

    攀过木梯后,一路平淡,仿佛那是唯一的考验。但山高无比,二人攀登良久,虽然体力过人,也直到下午才堪堪临近山顶。

    快到山顶,此处云雾环绕,气温也低如入冬之时,空气却益发清新了。回望来时路,可见云圈绕柱,二人如从云中登峰,顿时心中憧憬,若是日后能留于山上,便是长生也不远了罢?

    但此时身着夏装的二人却管不了那么多了,他们已是被冻的浑身发抖,不由得加快脚步,向着终点赶去。

    不多时,前路渐渐明晰,一处亭子立在这极高的山顶处,内里坐着的正是之前赠予竹笛的道士。

    封平走在前面,忙是拉起徐宁,二人小跑着到亭前,对道士行了一礼:“仙长。”。

    那道士笑着摇手到:“不必多礼了,你们二人能到这里,很是不错。”站起身来,走到二人近旁,“能来这里,无论资质好坏,都能留在门中……就叫我师兄吧。”

    二人对望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喜意,都开口道:“师兄!”

    “哈哈,也别高兴的太早了,还有一关你们没过呢!”说罢,领着二人,向亭后走去。

    从正路上来时,被亭子所挡,封平并不知道亭后景象。此时跟着道士登上凉亭,后方景物逐渐显现:原来这山并非主峰,而是与主峰只有一线之隔的伴山,要矮上一些。两山之间宛如刀劈斧砍,硬生生分成了两半。一道由一个个悬空石板形成的阶梯连通着两峰道路,这就是二人面临的最后挑战。

    石板本是不能浮空,全凭道法加持,才形成了这悬空浮梯的奇景。浮梯下方是千丈高空,向下望去只能看到白雾笼罩。

    “哇,师兄你开玩笑的吧!”徐宁鼓起勇气向下瞄了一眼,瞬间蹦了回去。“这比那木梯还恐怖啊!”

    道士笑着,也不言语,看着石阶,自己漫步登了上去,走到半空还回头对二人招了招手。

    石板其实很宽,高度差也不大,就如同平常楼梯一般。只是两边环境使然,让人不敢轻越。

    封平看着师兄渐渐远去,回头看看徐宁,又望了望对面山顶道观露出的屋檐,深吸一口气,也跟着踏了上去。

    并无想象中的摇晃,石板在空中很稳定,只要把它当做平常楼梯来走,绝无可能掉下山崖,但难也就难在如何保持这一份平静了。

    “哎,你们等等我啊,别留我一个在这啊?!”徐宁看封平也走了上去,这里只剩他自己一个人,顿时急了,但看到那石板心里发怵,一时间纠结万分。

    看着前方封平越走越远,徐宁跺跺脚,一咬牙,也不管什么高低长短,噔噔噔的一口气憋足,竟是跑了上去。

    这石梯并不长,三人前前后后,道士最早到,在前面等着,徐宁则是跑上来,与封平同时到达。

    封平只是舒一口气,走到道士身旁,而徐宁跑上来,则是腿都在打抖,一屁股坐在地上,半天才缓过劲来。

    那道士见此,啧啧称道:“你倒是有几分闯劲,很是不错。”

    道士对徐宁似乎很是顺眼,对他跑上来的行为啧啧称奇。拂手一道气劲,把徐宁撑了起来,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欣赏的表情。待徐宁缓过劲来,这道士才带着二人继续前行。

    “这里其实是算后山的,正门还在前处。”道士此时正领着二人跨过一处石牌坊,后山人不多,但也可见身着白色道衣的修士往返。

    “这里大多是门中议事戒律之处,戒律堂、议事堂分在正殿左右两侧,也是最重要的两个分支堂属。另有各个杂事堂属分列各处。”道士徐徐向两人介绍着主峰情况。

    封平聚集精神,认认真真的听着,心中将这些都默记了下来。左右观察着,山顶殿宇林立,肃穆庄严,各有气象,心中又不由得对仙家生活多了一分向往。

    三人就这样一路走来,已经离那正殿后门不远,道士停身转头嘱咐到:“你们要记着,见到掌门与众位长老要保持尊敬,别失了分寸。”

    二人忙是点头应下,道士这才点了点头,带着二人进了正殿。

    外头日头升起,已是正午时分,阳光直射在大地上,甚是刺眼。

    殿中有屋檐遮挡,显得清凉许多。一中年男子坐在殿中正座之上,闭目养着神。两旁分两列坐着众长老,有人低声交谈,有人不言不语,像是在发呆一般。

    道士领着二人进了大殿,低头行礼道:“掌门,这是最早上来的两人。”

    那坐在中央的男子闻言睁眼道:“知道了,你去接引其他人吧。”

    “是,弟子告退。”道士垂头道,后退几步,转身出了大殿。

    留下二人心中不由得有些慌乱,他们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只低头对掌门与众长老行了礼,就愣在原地。

    “方儿,去把心玉取来吧。”掌门吩咐到一旁的侍者,那人忙是小跑着出了大殿。不久,就取回一块温润的圆玉来。

    玉石呈暖红之色,如旭日初升,双手堪堪可捧在手中。

    那侍者走到二人身旁,向二人介绍着:“这是心玉,对入门之人验心所用,两位把它捧在手里,稍待片刻即可。”说罢,将那玉递了过来,自己回到了掌门身边。

    徐宁离他最近,忙是把玉小心接过,捧在手心,不知所措。

    却见那玉本是暖红,此时却渐渐变了颜色,一圈黄光从徐宁手心处渐渐泛起,将红光掩盖,又稍待片刻,整块玉石都成了明黄之色,却是变成了一块黄玉。

    “啊,这……这是怎么回事啊?”徐宁看玉石变了色,还以为有什么变故,一脸疑惑之色,抬头左右望着众人。

    “哈哈,小家伙别紧张,这玉石心玉之名可并非白来,你心中有什么情绪,这玉石就呈什么颜色。这明黄啊,是你太过激动了!”掌门右手边的一位长老笑到。

    “啊,是这样啊,谢谢长老。”徐宁这才安心下来,向那貌有六十,两鬓泛白的长老道谢到。

    “给,封平,该你了。”又拿胳膊肘碰碰封平,将心玉递了过去。

    封平捧着那心玉,却是另一番景象,清蓝之色迅速漾起,转眼间,那玉就如水一般,散发着清光。

    “嗯?小伙子心性不错啊。”掌门开口讶异到。

    这清蓝色代表着受测之人情绪平稳安宁,是少有出现的,毕竟来到此处受试,都怀着或忐忑或激动的心情。但封平临大事反而心中愈静,却是个另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