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净观 第五十章 大比开始
    接下来一段时日,山中晋入道种境的新弟子便如雨后春笋般增长,大比时日也被提上议程。

    这也是此代弟子最后一次有这般突破盛景了,过了道种,修行速度的差异会让许多人都难以接受,渐渐也不会专于修行,各种杂事纷涌,会分去他们许多精力。

    道种境是一道明显的分水岭,有人继续向前争进,有人则会在原地停留。

    封平没有去了解这些,只每日练习着山形道术,争取在大比时能够先人一步。

    早早破入道种就有这种好处,能够更早的得到自己的第二道术,也就多了更多时日习练,努力修行到大比时总有奇用。

    徐宁经历了不见天日的苦修后,也在三天前破入道种,出关第一件事都不是去无垢峰获取第二道术,而是跑到青云峰找封平算账,两人在山上闹得尘土飞扬,直等徐宁发泄完了,才愤愤罢手离去。

    ‘想来云玥她们也已经突破了吧...’封平默默想着,已是许久未见,也无处得知她们近况,一腔思念无处诉说,只觉愁闷。

    “小师弟!”一声呼唤打断了封平幽思。

    是五师兄邢谷酒,提着个土黄瓷酒壶过来了。

    “师兄。”封平抬头,见他又拎着酒壶,表情有些无奈。

    不知是不是名字中带了个酒字的原因,这五师兄是个嗜酒之人,比武神安还好酒些。每当闲时就会拎着酒壶四处晃悠,碰到人就想与其分酒共饮,封平不爱喝酒,所以每次见到他都有点头疼。

    但今日不同,本就愁绪满满,又有酒送上,封平没等邢谷酒邀请,就一把拿过酒壶,“咕咚咕咚”仰直脖子灌了两大口下去。

    这酒不知是从何而来,虽是米酒,但饮时极烈,封平只觉一道火线欲灼破喉咙一般,直入肚腹,脸瞬时通红。

    “哎,这酒不是这么喝的!”邢谷酒从封平手上夺回酒壶,心疼地摇摇,发现已是少了一小半。

    “哪有你这么喝酒的,快行功化掉,不然醉死你。”邢谷酒把手搭在封平肩头,帮他化解着酒力。

    平日里他自己喝酒都只敢小口小口的品味,生怕不小心喝醉,倒在地上没人管,而封平却直接喝了两大口。刚喝下去还没什么事,过了片刻封平就感到酒力逆冲而上,头脑瞬间就昏沉起来。亏得五师兄及时渡力化解,不然便要当场倒在地上。

    总算将酒力化尽,封平清醒过来。

    “你这是怎么了?平常一口都不肯喝,今天倒抢起来了。”邢谷酒很是疑惑。

    封平摇摇头,甩去残余晕眩感:“没什么...”

    邢谷酒见他这样,也知道是不想多说,没有强问,转口道:“大比准备得怎么样了?”

    “最近每日都在练习道术,应该没有太大问题。”封平回道。

    “哦?你放一个我看看。”邢谷酒收起酒壶,蛮有兴趣地抱起双臂,看向封平。

    封平点头应下,静了静心,山形道术运转,一面浑厚土盾在身前缓缓升起,其上还有些古朴纹路,不知如何生出。

    土盾直升到一人多高才塑型完成。邢谷酒皱了皱眉:“你这样凝盾也太慢了吧...”又抬手瞬时拉出一根土矛,向封平土盾刺去。

    “噗”声轻响,土矛刺入盾中,但并未穿破,只刺进一半左右,就难以继续。

    “防御力还算不错。”邢谷酒说道。

    他的道术也是土系,是封平师兄师姐中除大师兄外最有资格评判此术之人。

    “你这盾能持续多久?”邢谷酒拿出酒壶,饮了一口,又问道。

    “约莫半个时辰吧。”封平想了想,回道。

    “这样的话...你试着速放试试?”邢谷酒提着建议。

    “速放?”封平一直都只努力把盾厚度提高,没有试过速放一说。

    但又想了想,似乎有些道理,便抬手尝试着。

    速放道术更加考验对道术的了解与熟练度,封平试了几次,总算是成功在手前速放出一面掌般大的圆盾。

    封平有些惭愧,这般大小的盾不知能做什么。

    邢谷酒却拍手道:“对,就是这样!”

    封平疑惑地抬起头:“什么?”

    “我们土系防御不必力求完美无缺,只要把弱点缺处守好便是。至少低阶时如此。”邢谷酒小口品着酒,边饮边说道。

    封平若有所悟:“你说的是...”

    “当别人道术打来,你要是在慢慢凝盾,不就死的很惨?但若是你能速放,瞬间成盾,哪怕没有那般坚硬,只挡下一击也就足够。”邢谷酒做着示范,示意封平攻来。

    封平也不客气,抬手便是一道雷霆。

    雷诀本就施放迅速,与土系不同。

    “嘭...”邢谷酒身前一面土盾破碎,但雷霆也消失无踪。

    “若是修习熟练,还要控制好每面土盾的真元消耗,不过这就需要许多战斗经验了,你现在不用考虑。”邢谷酒说道。

    “嗯。”封平点点头,表示知晓。

    “多练练吧,记住,不必追求一面无敌的盾,只要足用便是了。”邢谷酒饮尽壶中酒,将壶上木塞旋紧。

    “哎?师兄,如果我事先凝出一面盾,能带进擂台吗?”封平突发奇想。

    “这个?”邢谷酒仔细想了想,自己之前还真没想到这种。

    “似乎...可以吧?”对比了擂台规则,似乎真的没有绝对禁止如此的规定,毕竟这也算自己道术,并不是外借之物。

    “你可真是...”邢谷酒被他这样想法逗笑,一时不知如何形容这种行为。

    “好好准备吧,大比估计就在一月之后。”邢谷酒拍拍封平肩膀,转身走了。

    “一月之后...”封平看向群峰,收心走向石台。

    ......

    大比被定在丹峰举行。

    人声鼎沸,明风山中修道人都汇聚在此。参加大比的弟子,忙碌来回的接引...喧闹之声直冲云霄。

    各处擂台已被设好,从山脚依次向上,胜者会逐级而上,直至顶峰。但顶峰并不是终点,决赛被设在主峰殿前广场。

    封平与徐宁早早就来到丹峰,闲在一旁看着忙碌来回的接引使们,徐宁道:“这下丹峰的人可要累坏了。”

    “是啊,这人可太多了。”封平左右看看,并未发现戚云玥身影,回道。

    二人正聊着,有人呼喊道:“哎,封平,徐宁!”

    封平转头看去,是路奇语拉着一大帮人正向边走来。

    “怎么样,有信心么?”路奇语笑着问道。

    封平摇摇头:“这山中奇人众多,哪是那么好说的。”

    “哈哈,这倒也是。”路奇语看向擂台:“我恐怕就只能上次擂台看看了,只求对手别把我搞得太没面子。”

    “别这么说啊,路哥。”徐宁在一旁说道。已是熟识,见他态度这么消极,也是看不过去。

    路奇语摇摇头:“说来丢脸,我前几日才晋入道种,连第二道术都未曾熟悉,更何谈比试?...不提也罢。”

    路奇语看向二人:“好在还有你们,可要争个好名次啊!”语重心长的样子,倒想是个看破红尘的老人了。

    言语间,人流不在增多,渐渐稳定下来,山顶传来一道人声,响彻山间:“宣告大比规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