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训练
    山形,取山意而成术,修至极境人如山岳,天地难摧。

    但封平初学此术,就只能观山形,体山意,缓缓图之。

    好在明风山中四处皆峰,这土系道术便不像雷诀那般难学,只需找处安静高峰便可。

    也不用去别处,封平就在青云峰上寻了处山崖石台,在此默运道术,开始修习。

    有了之前修习雷诀的经验,知晓如何去了解道术修法,封平没有去再寻人指导,一人在山边研究着。

    山形,可化山意入体,自身成山,也可聚山意于外,凝土为盾。

    封平闭目静立,体内道术运转,欲将人体与脚下山峰合一。封平尝试着将神思扩散,想要笼罩整座青云峰。

    但识海有限,只扩展出丈许方圆便难以继续。封平也不强求,仔细体会着这丈许天地内的山意,想象自己也如山般巍峨,渐渐有土元汇聚,虽是极少,只丝丝入体,但也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一些东西。

    聚山意是一种需要长久坚持的修行,但带来好处亦是巨大,山意凝体之时,力量、防御都会大幅提升,这也是土系道术的常见功用。

    风吹不动,如顽石固立,日晒无感,时光流逝也难更改山体形状。

    一个时辰匆匆而过,封平渐觉体内山意渐趋饱和,明白今日聚山意已是到了火候,再修无益,封平停下道术运转。

    看看自己双手,似乎也蕴藏了土石之力,封平不由微笑,这次修行道术比之前雷诀要顺利许多,第一次尝试修习便成功。也是亏在土系道术易于修习,修行地点也好找,不然若是又像雷诀一般,需要等待来无定时的雷雨天气的话,那就太麻烦了,封平如此想到。

    ‘只是不知另一种用途,凝土作盾能否施放。’封平思至此处,道术在体内再次运转,伸手在前虚握,如要提起什么东西一般向上拉着。

    有了山意入体,施放土系道术也就会简单许多,但尽管如此,身前土地也只是凸起少许,有物想要破出,可奈何聚集土元不足,自然而然道术也就施放失败。

    “看来还是不行...”封平看着地上的小土包,耸肩道。

    这种结果封平也已有预料,倒也不是很失望,只要日后多加练习便可,不是什么大问题。

    满意地笑笑,抬脚踩平面前土包,封平回身向原路走去。

    ......

    “啊?你都道种境了?”徐宁转头惊道。

    “算算时间你也快了吧,一惊一乍的干什么?”封平坐在徐宁洞府前石凳上,挑眉道。

    “哎...我还以为我这次要比你快些呢...”徐宁很是失望,自入山以来,封平就总是快人一步,在山村时还能偶尔比试一下,入道后反而有了差距。

    “哈哈,这样啊,那你永远没机会咯。”封平大笑道,惹得徐宁一阵磨牙,就想要上来锤他。

    “诶,你想好了再动?”封平指尖闪烁点点雷光,似笑非笑地看着徐宁。

    “我认输,我认输。”徐宁举起双手,坐回石凳上,投降道。该认怂的时候还是很果断。

    安静下来,徐宁撑着脑袋,目光看向远方青峰,眼中是少有的愁意。

    “封平。”

    “嗯?”

    “你说大比时候我怎么办啊?第一道术是个没攻击的,就算我晋入道种,得个攻击类道术,也还是打不过那些人啊...”徐宁愁绪满满,担心着自己在大比中的名次。

    “这个啊...”封平听他这么一说,也被问住了,歪头想了想。

    “那大比是擂台战对吧?”封平问道。

    “是啊,不过那擂台很是宽广,是专用于修道人比斗的,足够我们发挥了。”徐宁不知封平问这何意,但还是认真说道。

    “那就好了!徐宁。”封平击掌道,把徐宁吓了一跳。

    “什么啊?”

    “你第一道术虽然没有攻击性,但可御风同行,很是敏捷。你这几日便可练练小范围的腾挪转移,毕竟对手道术范围有限,而你功诀又不惧消耗,只要躲过就有机会反击,就算是耗,也能把他耗死。”封平胸有成竹,对徐宁做着战术安排。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徐宁喜形于色,激动道。

    “你可算帮了我大忙了。”徐宁跳起来给了封平一个拥抱。

    “只是你的第二道术必须有杀伤力才行...”封平被紧紧抱着,难以挣脱,说道。

    “是哦...”徐宁放下手。

    “不管了,我这几天先去找楚师姐帮我练习一下,道术的事...听天由命吧。”徐宁倒也看得开,放下心中顾虑,转头开开心心地跑去找楚歌帮他训练。留封平一人在原地,只好叹口气,也跟了上去。

    楚歌每日都要练剑,说是修剑术,但更像剑舞,以女子轻柔身躯舞出甚是好看。

    “师姐!”徐宁跑得飞快,在前面喊道。

    楚歌疑惑收剑:“又怎么了?”徐宁平常也总是闲着没事就寻她玩耍,但练剑之时过来却很是罕见。

    封平跟在后面,全力奔跑才堪堪跟上徐宁,在后面气喘吁吁的,话都来不及说。

    “师姐,帮我训练!”徐宁一脸兴奋,没头没脑地说道。

    “什么训练?你在说什么啊,想好再说。”楚歌被徐宁这副模样也搞得摸不着头脑,皱眉斥道。

    “噢...”徐宁挠挠头,组织着语言。

    “我来说吧,他想让师姐你帮他练习乘风道术的小规模辗转腾挪,在大比时好躲避敌方道术攻击。”封平喘匀了气,上前说道。

    “这样啊...”楚歌转头,看向一脸期待的徐宁。

    “先晋入道种啊!现在就想些有的没的,快回去修行!”楚歌赏了徐宁一个爆栗,推着他向洞府走去。

    “别啊,师姐,我很快就到瓶颈了!要劳逸结合嘛...”徐宁挣扎着,想要说服自家师姐。

    “哼,你那点小心思,真练起来还有心思修行?没商量,什么时候破道种我什么时候帮你训练,快回去。”楚歌态度坚决,推着徐宁不断向前走去。

    “啊...封平,你快劝劝我师姐!”徐宁哀嚎着,双脚被推着在土地上划出两道深深痕迹。

    封平摇头苦笑,这事他可管不到。耸耸肩:“我走咯,楚师姐,好好看住这家伙,别让他出来,哈哈。”

    “放心,他不破道种我就把他封在洞府里。”楚歌狠狠说道。

    “封平!我记住你了!”徐宁被推着走远了。

    封平在原地看着两师姐弟打闹着走远,想了想徐宁这段时日不见天光的感觉,自顾自地笑笑,也转身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