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山形
    封平乘云来到了无垢峰。

    道种之后,还有一次获取道术的机会,封平便是为此而来。

    走到幽巍的藏经阁下,封平抬头望着,有些感叹。

    “已经很久没来看书了...”封平自从结束在无垢峰练习入静的生活后,就不常来了,一直在自家洞府清修。此刻回到这里,不禁又想起那时与戚云玥三人在此静读的时光,就更有些惆怅。

    摆摆头,散去无用的忧愁,封平深吸一口气,走向藏经阁。

    守卫师兄查验过道牌,带封平上了楼。

    藏经阁中除了二人外空空荡荡,没有人息。

    “你进去吧,我在这里守着。”藏经阁守卫三月一换,此时距封平最早进山时林榕乌丰那代已是过了五批。

    封平点头谢过,独自踏入了寂静的房间。

    习惯了空寂,踏入黑暗的房间,封平反而感到心中安宁,烦恼也消去不少。

    闭眼享受着难得的心安,封平盘坐下来,以最佳的状态准备迎来自己的第二种道术。

    荧光从石门之上旋转浮现,一道柔和光束照向封平,似是在抚慰一般,悄无声息地融入封平眉心。

    黑暗中,荧光在封平眼前浮现,飘然浮荡着。

    “咚...咚......咚.........”

    封平识海中的道种似是被吸引,如心脏跳动般缓缓膨缩着。

    识海深处不知何时浮现出一枚道珠,迅速地向道种靠近。

    封平被微惊一下,这道珠当时融入自身后就遍寻不见,本以为是消失了,没想到却是藏在自己识海中不知处,此时再次出现。

    只见那道珠猛地撞到道种之上,恰逢道种膨缩间隙。

    “啵...”

    那道珠竟是冲了进去,与道种融为一体。

    封平识海霎时倒卷而归,尽数进入道种之中,连同封平意识也一同收了进去。

    天地倒悬之感瞬息消散,封平再睁眼,又是初见幻境时的那方世界。

    “咦?”封平向四周环顾,似乎与在入道种境时瞥到的那片世界十分相像。当时未身临其境,还没有联想在一起,此刻又来到这里,才惊觉这两方世界竟是一处。

    “那当时就应不是幻境了......”封平沉思,在心中对比着对两方世界的记忆。

    ‘但怎么解释我在没有道种之时,空壶翡就能幻化......或者是提前显现这方世界呢?’封平不知如何理解,撇开不去再想。

    ‘哪日再去问问师父吧。’封平静下心,细细感应着这片世界的气息。

    晋入道种之后,封平有种看到万物都想研究透彻的冲动,此时也不例外,想要从中领悟些天地间的道理。

    世界没有太大变化,远处无尽高峰下涌水成江,只是封平换了个位置,离那大江已是很远。

    封平心有所感,向那高峰走去。

    虽是在极远之地,但在此方世界中,规则似有不同,不知是时间还是空间变动,封平只觉向前走过不久,远处高峰在眼中便迅速放大,转眼已是到了山脚。

    远望尚是世界一角,待得到了近前,高峰已如同占了世界半壁般,上难望及顶,左右亦难穷尽。

    黑色岗岩组成的山体几欲与地面垂直,不断起伏着向上升去。

    封平伸掌贴在青黑石壁上,闭眼感受着它的触感凉意。

    沉实,稳重。

    这是封平最直观的感受,这高峰便如大地伸出的臂膀,继承了厚土之重,又散发着一些别样的气质,封平只是心有所感,但难以形容。

    ‘是怎样的呢...’封平内心有种强烈的,不由自主的**,想要去了解这种韵味。

    强烈的冲动让封平攀上岩壁,手脚并用地,如婴儿蹒跚的样子向上攀登着。

    高峰便如大地一般,承托着封平身体,支撑着他不断向上。

    感受不到时光流逝,封平只知道自己在不停向上,离地百丈、千丈、万丈...

    越过崎岖突石,穿过厚密云层,封平不曾停息。

    向下已经看不到大地,无边无际的云层包裹着直入青天的山峰,但封平从未向下看过一眼,只不断地攀登着,直盯着山顶,那是他的终点。

    跨越了不知多少距离,山体渐渐收于一点...

    山顶是一片圆台,空无一物。

    封平对这高峰山顶也曾有过许多幻想,但万万没想到这只是空荡荡一处圆台。平平无奇。

    封平撑手攀上圆台,有些失望。

    圆台不大,堪堪容下一人站立,封平坐下时,双腿都在外悬荡着。

    空中一轮圆日,几与封平齐平。按理说如此高度,太阳光亮足以将封平蒸成气体。但封平此时却可直视那圆日,只觉光线柔和,照着很是舒服。

    忍不住闭目向后躺去,想如躺在床上一般小睡一下,但却忘了自己还在山顶,并无支撑之处,整个人便倒坠而下。

    “啊!”封平惊叫出声,头脚倒立地向下落去,空中圆日越来越远,嗖声瞬时穿过云层。

    “呼...”封平猛然睁眼。

    摸摸自己身上,发现自己还坐在房中,已是从那方世界中退了出来,松了口气。

    两次进入都如入梦一般,其间发生之事不能用常理揣度,封平自己行为也受了影响,从刚才经历便可看出。

    “可是...道术呢?”虽然觉得经历玄奇,很是有趣,但是最重要的道术此刻却还没见踪影。

    封平有些摸不着头脑,只得再次盘膝坐好入静,想要从识海中找到答案。

    这房间中也确实有种令人心安的力量,封平很快就按捺下心中疑惑,重新入静。

    道种经历过荧光入体后,如被激活一般,从原先的不动变为呼吸样的不停膨缩着。

    想起方才道珠是与道种相合,封平试着将意识探入,道种微有反应,但还是被阻隔出来。

    封平没了办法,正自苦恼之时,却见道种散发出一片玄黄光芒...

    ......

    封平走出房间。

    守卫师兄仍在门口候着。封平上前道:“谢师兄守候。”

    守卫师兄笑笑,说道:“不必如此客气,这是我本职。”

    封平又问道:“师兄,我进去大概有多少时辰?”

    那师兄低头想了想:“约莫半个时辰吧。”

    “果然...”封平喃喃道。

    “怎么了?”守卫见他神色奇怪,问道。

    封平摇摇头:“没什么。师兄,那我先走了。”

    与守卫师兄告别后,封平走在回接引台的路上。

    方才所问也验证了他的一些猜想。那世界中的时间与现实果然有些不同,自己在其中可不止半个时辰如此短暂。

    但原理如何,自己也不清楚,封平便不去多想。多思无益的事情想多了也只是徒增烦恼,时空之境只有洞玄之后才可了解,自己还未到时候。

    封平又默念着新得道术。

    此番登山而行,所得道术也与山有关。名为《山形》。

    封平初得道术,还不大了解。只知道这道术可凝山体形意融入己身,近山之时可做隐匿道术使用。

    且危急之时,还可凝土作盾,如石沾衣所学金盾一般,挡在身前,为自己抗下致命伤害。

    这道术可谓攻守兼备,进可隐匿突袭,退可凝盾防御,封平很是满意,踏上回峰的接引云,想要仔细研习一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