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真相
    “怎么?”池浦见封平笑容转冷,挠头不知为何,顺着他视线转去,就见刘江带着浓浓笑意向封平走来。

    “封师弟,前些日子听闻你被巨虎所伤,近日可恢复完好?”刘江上前问候道,反倒不像仇敌,而是朋友姿态了。但这种姿态在封平眼中更是惹人厌恶。

    封平冷冷道:“早已无碍,多谢刘师兄关心了。”

    “你别这副模样...那老虎成妖我也是不知晓的,我害你受伤,真是罪该万死。”刘江似是追悔莫及的样子。

    封平冷笑,也不去接话了,转身拉着池浦走远。

    “看他说得似乎真的不知道,你怎么看?”池浦被封平拉着向远方走去,回头又看了一眼刘江,发现他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二人走远。

    “我信他才见了鬼,被坑过还能再往里跳么?”封平见到刘江就很是烦躁,但若让他设计报复,封平一时也想不出如何去做,只得先远离这人,以免再惹火上身。

    池浦也认可封平想法,有仇在先,又引人入局,若说不是设计就太过巧合了些。“你小心些吧。”

    封平点点头:“会的。”

    二人在问道峰闲逛。

    长街上,封平还在思索着这事细节,池浦在一旁说着什么,封平没有仔细听,只嗯啊应着。

    一步踏下,封平只觉灵光一闪,似乎一切都串联起来,停下脚步。

    池浦还在说话,没想到封平突然停下,超出两三步才反应过来,回身道:“怎么了?”

    封平紧蹙眉头,仍在思考着。随后摆摆手:“我要去丹峰一趟,先走了。”而后急步走开了。

    “丹峰?”池浦问到,但封平已是走远,人影晃过,消失不见。

    池浦不知所以,想来是有什么急事,只好耸耸肩,一人走了。

    ......

    丹峰。

    苍翠如初。

    封平下了接引台,接引使已换成了一位男弟子。

    封平上前问道:“师兄,你知道岩默在哪里吗?”

    那弟子二十多岁的样子,摩挲着下颌,想了想:“岩师妹啊...算算时日今天曹师不讲丹经,应是在洞府修行吧。”

    “多谢了。”封平得了消息,快步走了。

    接引弟子看着封平远去的身影,摇摇头:“不知找岩师妹何事,匆匆忙忙的。”而后继续静立,等待着下一位来客。

    岩默此前与封平说过她洞府地址,封平此时正按着记忆顺路而行。

    “第二岔口右行,过竹林...”封平默念着路线,埋头向前行进。

    穿出最后一片药田,封平总算是看到了一排木屋。

    三三两两的少女在门外嬉戏着,不时发出清脆笑声。见来了一个男弟子,聚在一旁,指指点点的说着什么。

    封平听不太清,只隐约听到几句残言:“来寻谁的呀?”

    “没见过呢,是外峰弟子吧...”

    “嘻嘻,你眼睛都看直了...”

    少女把封平看得脸都泛了红,低头走开,来到岩默门前。

    ‘倒数第三间...应该是这了。’封平叩响房门。

    虽是木屋,且并排而立。其间弟子却并不用担心修行被打扰,木屋外壁设有隔音法阵,只有敲门时里面的人才能听到。故而外面不修行的弟子们玩闹时才敢吵吵嚷嚷,也不用担心打搅了别人。

    半晌,房门从里面打开。

    “咦,封平啊。”岩默本以为是自己姐妹寻来玩耍,没想到却是封平在门外。

    “啊...对,师姐,找你有点事想问。”封平有些不好意思,打搅了别人修行,但这事事关他的一些猜想,不得不问。此刻挠挠头,回道。

    “这样...跟我来吧。”岩默没有邀请封平进房,毕竟是女儿闺房,哪怕是问事,也不太适合男子进入。纵使岩默如此活泼,也不能免俗。

    岩默领着封平向屋后走去。一旁聚在一起的少女中有相熟的,取笑道:“岩默,从哪里找来的师弟啊?可别带坏了人家。”

    岩默瞪回去:“想什么呢?走走走,别理这些疯婆娘。”说罢,拉着封平走远。

    封平有些无奈,这山中修道女子观念要比他在尘世见到的大家闺秀之类开放的多,不会见到你便掩面走开,还能打趣你几句,一时还是难以适应。

    岩默带着封平来到屋后无人之地,问道:“你想问些什么?”

    封平沉下心情,问道:“我最近受伤之事你也知道,是被那刘江挑唆,他也是丹峰之人,我就想问一下...”

    “那刘江与我那日坠崖的培土弟子或是杨智是不是认识?”

    封平记得坠崖之后,那弟子被处罚之后,杨智临走一眼其中含义莫名,如今想来,可能是那时就已被记了仇恨。

    而岩默之后又跟自己说过,那培土弟子很是记仇,如此线索串联...虽是猜测,但有可能就是事实了。

    “这个...”岩默皱皱眉头,丹峰弟子众多,她也不是很清楚那些男弟子之间的关系。

    “我打听下吧,过几日给你答复。”岩默如此说道。

    “好。那就拜托了。”封平感谢道。

    “嗯。”

    ......

    几日来,封平继续修行,道种境已是彻底稳固下来。

    这日,封平正在修行,笃笃敲门声传来。

    封平听到声响,收功退定,醒转过来。

    屋外是岩默。

    “师姐,有结果了吗?”封平看岩默神情严肃,也心知事实了,但还是问道。

    岩默叹一口气,点头道:“确实...刘江与吕恭是师兄弟,平日与杨智也多有往来。”

    岩默心如明镜,也知晓封平的猜测,查清之后自己也思考过人心是否真有如此黑暗。此时说出,也仍是不愿直言就是他们设了计,想要坑杀封平。

    “如此...那便是了。”封平点头道。

    有些时候确认一件事情并不需要许多证据事实,当一个人出现在一个不该出现的地点,做着不该做的事。就已经说明了许多东西。

    “多谢师姐帮忙。我欠你一个人情。”封平很是感谢,但自己还只是低阶弟子,也没有什么积蓄能用以回报,师长送的礼物又不好转送。只得如此说到。

    岩默轻吁:“不用了...这种事情...算不得人情的。”

    又摇摇头,看着封平,认真道:“别把自己赌进去了。”

    岩默知晓这种事情,一旦开始就难以化解,自己也没能力去把双方劝开,只得嘱咐封平注意,毕竟不想看到封平因此消亡。

    一切都只因一个意外啊...

    岩默离开了。

    ......

    封平回到洞府中,坐在床沿,双手撑在两边,看着石地,不知在思考什么。

    此事也只能自己解决...不可能只因为一些猜测去寻师姐师兄...但势单力薄...

    “做的真是好啊!让人吃了亏也无处找回。”封平没有思绪,站起身来,推门走到门外明媚阳光下。

    炎炎日光似乎能涤净人心黑暗,封平欲拥其入怀,但怀中空空如也。

    长叹一声,再睁开眼,已是一片坚定。

    封平大步向接引台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