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化劫
    自修道以来,封平修行一直都很顺利。或许是资质原因,也或许是封平勤于修炼,但不知别人一日修行多久,封平对此也就没有什么概念。

    但此次封平确实感到了自己修行被严重干扰。归来几日,封平都在努力与那阴翳抗争,渐渐也能勉强入静,但修行速度大幅降低,且行功滞涩,只能用作补充真元,难以精进。

    也去问过师姐师兄,但此事事关心境,别无他法,只有自己慢慢磨去阴翳,最终对自己还有些好处,若是旁人强行干扰,反而得不偿失。

    每日难以入静,封平心中烦躁也愈发浓烈。

    “吼...”再次被虎啸惊醒,封平猛地跳下床,只觉郁气攻心,一拳狠狠锤在墙上。

    “嘭。”石壁丝毫不动,反震之力震得手骨生疼,封平颓然坐在床沿,这种无处发泄又跗骨缠绕的苦闷实在是令人欲哭无泪。

    推开房门,封平快步向接引台走去。

    云彩停到主峰之上,封平却并不是来寻掌门,而是去往山后。

    跨过云间石梯,封平停在瀑布旁,向下看了一眼,那是莫方带自己来过的秘境所在。看过一眼,封平又继续向下行去。

    过了两派争端,村民们已回到村中,忙忙碌碌地经营着自己的生活,这是不同于山上清修的凡间情景。

    循着记忆,封平走到初来时与秦叔一同修建的木屋前。

    房门并未上锁,只是合住而已。封平推门走进,房内陈设一如既往的简单,也就显得很是整洁。封平有种出游归家的感觉,拉出凳子坐下,静静地等待着秦叔回来,便如小时一样。

    此时已临近傍晚,村中陆陆续续有农人归来。天间日光渐暗,屋内便更是昏暗,在此环境中,封平才感受到了这段时日难有的宁静。

    “你们先去整饭吧,我回屋一趟。”秦叔的声音远远传来。

    战乱过后,妻离子散,秦叔与徐英几人都是一人生活。没有妻子陪伴,平日懒得一人做饭,就会几人凑在一起,做一锅多的,也不计较味道,只求填饱肚子。

    秦叔走至门外,忽然停下脚步,看了看房门,才慢慢推开。

    见昏暗屋内坐有一人,瞳孔一缩,浑身肌肉绷紧,便要出手。但又觉不对,仔细一看,才发现是封平坐在那里。

    “原来是你小子。”秦叔放松下来。“怎么突然下山了?”

    见封平沉默不语,秦叔也猜到这是受了挫折。打小封平就是这样,受了挫总是一个人安安静静坐在那里生闷气。秦叔笑笑,过去把封平拉起:“先去跟我们吃饭吧,你徐叔他们还等着呢。”

    许久未见封平,几人自然十分热情,嘘长问短的,把封平低落的情绪拉回几分。张年做的饭依旧难以下咽,但封平还是默默地吞了下去。

    饭毕,秦叔领着封平回到房中。

    “怎么了?”秦叔问道。

    封平沉默半晌,把最近发生的事情尽数与秦叔说了,心中期盼着他能给自己一些指引。

    虽已是修道人,封平还是如儿时般,对秦叔有着绝对的信任,相信他能对自己有所帮助,这也是促使他下山来此的原因。

    秦叔静静听完,低头沉吟道:“心境问题...”

    “你还记得之前习武之时,我对你的要求么?”

    封平茫然抬头,秦叔又拉起他走出门外,走到屋后竹林中。

    天光已近无有,茂密的竹林中只能看清大致轮廓。

    “你还记得怎么扎马吧。”秦叔按按封平肩膀,封平便如前练习时,条件反射般地双膝弯曲,扎了一个稳稳的马步。

    黑暗中已看不清秦叔表情,封平隐约听到一声轻叹,不知是不是自己幻觉。

    秦叔见封平马步功力不减,满意地点点头:“我之前说过,习武之人,当勇猛精进,无惧鬼神,方可血气充盈。你可记得?”

    封平心有所悟,应到:“记得!”

    秦叔微笑:“只不过一头恶虎,此时也已成黄土,你还在怕什么呢?”

    “且在这里扎着,何时想通便上山修行吧。”昏暗中,秦叔悠然向屋中走去。

    封平一人在林中独立,思考着秦叔所言。

    回想起幼时练拳,纵使前日累到无法起床,第二天也还是要坚持着扎满时间,此时却被一头恶虎吓得无法修行......

    又扎了一个时辰,回味着久违的感觉,也是一种静心修行。

    “哈...”封平收身站起,沿山路向山上归去。

    ......

    山下一行给了封平继续修行的信心,只是毕竟心结难解,还需封平努力。

    如此下来,封平每日主要修行的反倒是转灵,境界水涨船高,也不知是受伤后身体潜力被逼迫出来,还是之前一年的修行积攒在这几日爆发。封平感到自身的转灵功诀都已经堪堪触摸到了道种境的边缘。

    只是本身修道功诀境界未曾突破,连带着转灵也受了连累,那层壁垒便如天堑般横亘于封平面前。

    好在转灵也在反馈回补着封平,随着每日修行,渐渐虎啸声息,封平已能无视其干扰,淡然入静。

    盘坐在床,拂去眼前浮尘,到最后心底最深处,虎啸之声猛然袭来,封平心性益坚,不为所动,那梦魇也就如丧家之犬般化作烟泥飘散。

    谁说这梦魇不是对心性的一种磨炼。

    克服过如此劫难,封平心性缺陷更少一分,日后若是遇到幻术之流,也可靠自身心境解去一二。

    只是其间修行痛苦难言,每日都要在虎啸声中强行入静,更是震荡心神,好在封平坚持下来,不然便只能归于凡流,无有长生之缘。

    此时已不是净观功诀带动转灵,而是更加强大的转灵在反哺道诀。肉身在呼吸间涌动,一丝丝精纯元气被逼入经络之中,壮大着真元运转。

    反哺,是当两功诀相互之间交融配合到一定程度,才能出现的一种互补现象。如今想来,掌门应是想用这种方法来助封平破那洞玄之门。

    ‘只是不知道师父是如何确定这两功诀会配合完美的...’封平沉思着。

    ‘可能是因为净观功诀适应万物吧...’封平又沉入修行之中。

    经过许多日打磨,终于将那梦魇消除后,封平修行再次步入正轨,且有转灵相补,修行速度比之前不降反升,更是达到一种崭新的高速。

    又过了一月有余,封平修行再次渐觉滞涩,但封平清楚这次不是因为外部原因干扰,而是自己已到达了瓶颈,道种境就在眼前了。

    两种功诀同时到达破境边缘,封平心中欣喜,只是不知如何破境,还是要再寻掌门一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