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赔罪
    一夜无眠。

    饮尽紫气,封平才觉神思清明些许。

    ‘也该去悬星峰了。’封平默默驭云,向着远方行去。

    此去为赔罪而行,自己连累了戚云玥受伤,自然要亲自前去,不能指望师长为自己担负。只是不知李师叔会不会原谅自己。若是不能,就不知日后还能否与戚云玥和水清相见了。封平预演着过去后可能发生的情景,心中忐忑。

    下了接引台,封平穿过花田,向李离尘的洞府走去。也不知是否被感应到,一路上异常安静,只有淡淡的花香弥漫在山间。

    直至李离尘洞府门前,封平都未听到半点声响。封平深吸一口气,屈身竟是跪在了门前:“弟子封平前来赔罪,此次劫难,过错完全在我,望李师叔原谅。”

    半刻钟过去,仍是无有声息。封平心中起疑,莫不是不在山间?却见眼前木门缓缓洞开:“你起来吧。”

    封平站起身,也顾不得拍去膝上泥土,走入房中。

    至于屈膝跪下的行为,封平也未觉得有何不妥。此此本就是错在自己一意孤行,既是有错在先,而李离尘是本门长辈,又是戚云玥师父,故而赔罪时才行跪礼,摆明自己态度而已。

    封平之前从未见过李离尘,此次初见,只觉相貌清秀,倒像一个少女,坐在床沿并未正面封平。只看了一眼,封平便低下头去,生怕让她觉得自己无礼。

    “你能来认错,心性还是很不错的。”封平听见这话,心中松一口气,看来此事还有挽回余地。

    然而李离尘话锋一转:“可修行方是根本,虽说历劫有利有弊,但此次已是干扰了云玥修行,道种之前,我不会让她再出悬星峰。水清...亦是如此。”李离尘转头看了封平一眼,眼中眸光清冷,洞彻封平周身。

    眸光过处如被清水贯身,封平僵立在原地,低头沉默不语。李离尘也不急,静坐着等封平回答。

    许久,封平才开口说道:“谢李师叔开恩。”这般结果已是很好了。

    “无事便走吧,好好修行。”李离尘下了逐客令。

    封平行礼别过,退出了门外,木门自行闭合,悬星峰接下来这段时间对封平已是禁地。

    心情低落地走到接引台旁,青山依旧在,封平环望这山间秀色,苦笑一声,唤云离开了。

    ......

    悬星峰已是去过,日观峰自然也要去一遭。

    不过徐宁未曾受伤,对这事也有一定责任,封平去到空长老洞府后,便只是叩门拜见。

    “谁?”空长老推开门。

    “嗨,原来是你啊。”空长老见是封平,拍拍他肩膀,拉着他向外走去。

    之前两人也有过不少接触,空长老除了在日观台时不准外人搅扰,平日里还是玩世不恭的样子,与封平他们这些弟子也可以嬉笑闲聊。

    “师叔,我...”封平被拉着向前走,虽是知晓空长老性格,但一时也没反应过来,有些错愕。

    “不用说了,年轻人顽皮一些很正常,吃过亏长了心眼,也就好了。”他笑着说道。

    “再说徐宁那小子也是煽风点火的,你不用太过自责。”空长老似乎已经了解了事情始末,此刻反倒安慰着封平。

    封平才从悬星峰受责,此时听到空元如此言语,眼眶有些微红。

    未经世事,此次又自觉捅了大篓子,压力一直如潮水般不停的压迫着封平。悬星峰之行又受挫,天知封平是如何在如此挫折之下还坚持着来到这里,没有情绪崩溃。

    此时空元如化雪初晴般的态度,便成了封平不至崩溃的一道支柱。

    “徐宁,出来。”二人走到徐宁洞府门前,空长老倒是不怕影响徐宁修行,“嘭嘭”地敲着门。

    “来了来了。”徐宁急匆匆开了门:“您老找我啥事呀?”一点没有弟子模样。

    空长老瞪他一眼:“去陪封平耍去。我走了。”把封平向前一推,对徐宁使了个眼色,转身离开了。

    “好好好,慢走啊师父。”徐宁挥着手。

    待空长老走远了,徐宁才凑上前:“你没事了吧?”

    封平摇摇头:“没事了。”

    “唉,我回来后就被师父责令在屋里反省,也没来得及去看你。”徐宁说道。

    “不过话说回来,你最后怎么将那巨虎杀掉的?”徐宁一脸好奇模样,凑近看着封平,就像初识一般。

    “我杀的吗?不是你请来师兄师姐?......”封平诧异道,但猛然回想起自己最后搏命时在额头凝聚道术一事,又沉默下来。

    “不是吗?”徐宁没有察觉封平异样:“我和楚师姐到的时候,那巨虎已经断了气,你被压在下面昏迷了,得亏没压多久,不然我现在就只能给你烧纸了。”

    封平被他这话气笑了,狠狠锤他一拳:“你小子,还指望着给我送葬呢?”

    “嘿嘿...”徐宁嬉笑着,仿佛又回到未上山时,两个凡间少年的纯真。

    “云玥那边怎么样了?”徐宁还不知悬星峰闭山之事,随意问道。

    封平神情一黯:“李师叔说...到她们破道种境为止,都不会让她们出来了。”

    “啊?!怎么这样啊?”徐宁很是惊讶,本以为只是思过便是,但却没想到悬星峰却直接闭山了。

    “都是我的错。”封平低下头,闷闷地说道。

    徐宁见封平难过,拍拍胸膛:“没什么的!修行便是了,想来水清云玥她们这样被逼着苦修,修行一定会突飞猛进的。我们也不能落下啊。对吧?封平。”

    封平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嗯。”

    “你也不要这么低落嘛,又不是见不到了。听楚师姐说,道种境时山中有次大比,若是我们得了好名次,还怕李师叔再不满么?”徐宁安慰着封平,说道。

    “大比?”封平抬起头。

    “对,我也是昨日在洞府面壁时,师姐怕我无聊,才跟我说的。哎呦,说漏嘴了。”徐宁左右看看:“你别跟我师父说哈,不然师姐也要遭连累了。”

    封平点点头,示意徐宁继续说下去。

    “这大比是对我们同代弟子的一次试炼,但并不是外出去秘境什么的历练,而是打擂台。”徐宁继续说道。

    “打擂台?”封平问道。

    “对,晋入道种之后,战斗手段增多,而斗法也是修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故而宗门为了激励大家修行,便举办了这次大比。”徐宁对此次大比似乎很感兴趣,了解颇多。

    “一轮轮捉对斗法,赢者晋级,规则就这么简单。且不说赢了长脸,据说名次靠前,还有奖励呢。”

    “可你这道术,怎么去跟人斗法啊?”封平想起徐宁所学道术,笑道。

    徐宁脸色一糗:“道种还有第二次道术择选的嘛,这次总不能又给我一个没有战斗力的道术吧!”还是对自己没有战力而耿耿于怀。

    “那就祝你好运了。”封平耸耸肩,说道。

    “不跟你说了,我要去修行,早点晋入道种,才能去见水清她们。”徐宁此刻满怀斗志,连带着把封平都带动几分。

    看样子徐宁并没有受到巨虎梦魇困扰,修行亦不受影响。封平点点头:“那我也回去了。”

    二人道别,封平转身去向接引台,思考着如何将那巨虎阴翳除去,渐渐走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