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阴翳
    恍若隔世。

    在极度黑暗中,遥遥的远方似乎飘过许多情景,无意识间隐约觉得很重要,但却看不真切。封平心中焦急,呼吸不由得逐渐加重,猛地醒了过来。

    喉间仍有甜腥感,带动着每次呼吸都觉气闷。挣扎着睁开双眼,眼前情景慢慢清晰。

    入眼是一粗木房梁,耳边有人忙忙碌碌地走着,在盆中清洗布帕的声音传来,封平转头看去。“喀...”脖子发出一声脆响,封平吸了口冷气,忍下疼痛没有喊出。

    “醒了。”清冷女声说道。

    “二师姐...”封平万没想到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却是一向冷淡的二师姐司声,有些惊讶,但更多的则是惭愧。

    “别乱动。”司声把帕子洗净,丢在盆中,走了过来。

    “你可真是顽皮,不跟我们说就敢出去?”司声抚了抚封平额头,感觉已不再发烫,放下心来说道。

    “我...”封平自知此番错在自己,没什么辩解之辞,支吾难语。

    “师姐,戚云玥和徐宁他们怎么样了?”虽是惭愧,但想起当时戚云玥被巨虎拍飞情景,封平还是急切地问道。

    “男孩倒是没什么事,至于那个女孩儿...似乎受了些伤,但有长老治疗,想来无甚大碍。”

    封平稍稍平复了心情,可还是觉得无地自容,毕竟此番打虎是自己引领,又害人受了伤。虽然幸在只是轻伤,但也足以让他自责不已。

    ‘唉,不知怎么和李师叔交待。’封平此刻心中百味杂陈,既觉侥幸,又有愧疚,一时失神不语。

    司声见他这副神态,摇头轻叹道:“真是跟你师兄们一样麻烦。”

    “师兄们?”封平听到这话,暂且放下心中纠结,有些好奇地问道。

    “呵,别看他们现在一个个潇洒得很,在你这般年纪时候可是很能惹事,每次受了伤都要我来照顾。”司声忆起以前岁月,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师姐,跟我说说呗?”封平躺在床上,仰仰头,看向司声。

    “好吧,不过你不要再乱动了。”司声语气转和,开始讲起陈年往事。

    “我比大师兄后入山二十多年,武神安要比我晚些,但也相差不多。大师兄一向是大师兄,永远是我们的后盾,可那武神安呀,可是比你能惹事多了,就刚入山第二日啊,就惹得师父差点把他撵了出去......”

    ......

    “今天就讲到这吧。”司声又抚抚封平额头,确认他的状态已经稳定,开口说到。

    听了一个时辰师兄们的趣事,封平心情也渐渐从巨虎扑身的惊惧不安中平复,心头阴翳被抹消大半,这也是司声为他讲故事的目的所在。

    历经险境之后,人的心理总会或多或少地出现一些漏洞,生死之际无法避免的巨大恐惧,惊慌会长久的存留在心底,由时光慢慢抹去。当这份阴影被存在心底,修行也会受到影响。而此时若是有人陪伴,以柔力化解不安,不良的影响也就能被减到最小,只是毕竟难以彻除,只能看封平如何自适。

    但当这些漏洞被消除,能够正视不安与恐惧之时,心境便又是另一重天地,这也是许多人常常去在生死间游弋的原因。

    “笃笃...”房门被敲响。

    “我去开门。”司声起身走向门外。

    “岩默?”进来的却是那日接引台的岩默,封平有些讶异。

    “你这家伙真是不消停,怎么又受伤了呢?”岩默笑道,手中捧着盒子递给司声。

    “你们认识啊?”司声接过盒子,打开看了一眼,问道。

    岩默点点头没有说话,对封平挤了挤眼睛,封平虽不甚清楚其意,但也大致明白,应是不想让师姐知道自己以前受伤之事。含糊说道:“是啊,以前认识的。”

    “嗯,丹药费用我一会去结。”司声把丹药取出,喂封平服下。

    “不急的,师姐。”岩默嘴角弯起,很是乖巧。

    ‘费用?哎...怎么就又惹下麻烦了呢...’上次封平在丹峰受伤,毕竟丹峰占很大责任,丹药是算曹灼赠予,并未收取费用。而此次则算是上门求助,自然要付出些代价。

    封平又有些低落,但表面并未显露,静看着司声与岩默闲聊。

    任由药力在体内流转,封平思绪飘远,躺在床上不知不觉又睡了过去。

    司声听到一旁声音渐息,转头看见封平又睡了过去,摇头失笑道:“这家伙。”

    “受伤了睡一会也正常嘛。”岩默在一旁说着。

    ......

    再醒来已是夜晚,也不知司声如何在没有惊动封平的情况下把他送回来的。

    “啊...呼...”封平撑撑身子,引起骨头噼里啪啦的一阵脆响,应该是药力作用在骨头上修复后的现象。

    感到身体已经恢复完好,封平跳下床,向外走去。丹药药力似乎比上次的要强劲许多,此番可谓骨断筋折,竟也能这么快修复过来。

    封平忆起当时情景,最后对抗时巨虎压下虎爪,自己肋骨似乎都断了几根,不知是谁帮他接回,让他初醒时几乎都没有察觉。

    摇摇头,不去想这些事情,推门出去,月已中天,青云峰仍是一尘不染,无论其间住客如何,它依旧静谧如常。

    吐尽胸中浊气,封平回到屋中,盘膝入静,深觉只有勤修不辍,才能从容应对百样险境。

    一如既往,眼前划过纷乱情景,是这一日见闻,蓦的,封平听到一声巨响。

    “吼...”极静之时,吼啸更加震人心魄,轰然将封平震出入静状态。

    “呃...”封平捂住胸口。入静被打断,全身真元都有些震荡,好在修行基础已是打下,不然便又是一番劫难。

    但即便如此,封平也很是难受。本以为自己已经脱离险境,接下来便只是处理人事,没想到那巨虎仍如梦魇一般缠绕。

    一身烦躁难名,封平又推开房门。来回进出的模样也反映了他的思绪。

    跃上屋顶,星光漫漫,月光洒落在封平身上,让封平安静了下来。

    ‘修行,修心...’封平躺在屋顶,望着漫天璀璨,缓缓将整个事件在眼前展开。

    眼前又浮现出刘江那令人厌恶的嘴脸:“呦,又来了?”

    ...

    “近日听说最近山外百里有一恶虎作孽,常食人为生...”

    ...

    “怎么办?我们真要去打那虎?”

    ...

    “去就去,谁怕谁呀。”

    ...

    “咔嘣咔嘣”

    ...

    “吼!”

    封平猛然坐起,眼前的最后一盏画面是那巨虎发狂般扑来,把自己按在地上的情景。

    封平眼中闪过一丝冷芒,刘江这仇自己已是记下了。但关键问题还是如何消弭这次事件对自己心境的影响,不然难以修行,境界上不去的话,就更别提复仇了。

    此番下来,也算是看到人心狠毒,便只因一次琐事纠纷便要害人于不复之地。不过也是自己太过狂妄,又一意孤行,才会导致如此结果。封平在心中默默反思着。

    最重要的还是如何去处理戚云玥与徐宁那边的事情啊......

    封平又仰望着星空,心中涌起烦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