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43 一触即发(四更)
    “拂尘啊拂尘,千万别给我掉链子!”陈安自己嘴里碎碎念着,拂尘也开始自己动了起来。随着他的内力逐渐的往这里输入,拂尘上面则开始变成了血红色。

    这个武器可以吸食人血,这是叶远道告诉自己的。同时陈安也亲眼看到过这个场景。这也是他为什么有点儿害怕这个玩意的原因,几分钟的时间,拂尘逐渐变成了血红色。但是还没有变成陈安想象中的样子,看来这个东西也是只许进不许出的啊。想要从它身上弄出血来还真的很不容易。

    还好这个时候赌场的人都忙着赌钱,没人去管陈安这个小子在这里干什么。

    “是时候了。出来吧!”陈安轻喊了一声,随后拂尘就好像真的听懂了他的话一样,拂尘开始慢慢的变化了。一层血雾好像笼罩着拂尘外面一样。

    这也让陈安暗自称奇,这个玩意是按照自己的心思来变化的么?这血腥味一出来,赌场的几个人当时脸色就变了。正常人或许还因为沉浸在赌博的快乐之中没有察觉到这股气息。可是狼人的嗅觉那是天生的敏锐啊。尤其是血族的气息,陈安的拂尘上可是沾染着之前杀血族的血液。这足以让在场的狼人警惕起来。

    “赌场东南角一个!”

    “赌桌上一个,正在往出口那里走!”

    “老大,还有两个正在往你那里走。”

    通过通讯器的汇报之后陈安露出了冷笑,这次还真的没白来,自己以为最多也就是两个狼人呢,因为他们总是小心翼翼惯了,估计出去行动也是二人小组。但是今天没想到居然一下子抓到了四个人。

    “伙计,有兴趣跟我一起战斗么?”陈安握着拂尘兴奋的说道。

    不过这个时候拂尘却一下子恢复了原装,不仅如此,它还缩小了很多,变成了平时陈安放在口袋里的样子。

    “我去,你这么不给我面子?”陈安拿着这个小玩意气哼哼的说道。可是这个时候有两个狼人已经走了过来,看到陈安之后他们毫不犹豫的就对他发起了攻击。因为他们已经锁定了刚才那血腥的气味就是陈安散发出来的,也以为他就是血族,一个单枪匹马的人他们当然不会害怕。所以就直接冲了上去。

    当然谨慎小心的性格还是让他们有两个人去看着赌场的出入口,这样以防有什么变故。

    在狼人一拳打过去的时候,陈安还在对拂尘的反应表示不满,不过他也很从容的躲过了对方的这一拳。

    “你干什么?”

    “不是人类的你在这里,我倒是想要问一下你要干什么!”这个狼人冷笑着说道。

    陈安听到对方的话之后自己哈哈大笑:“这么说你感觉还是人类呗?”

    对方的话怎么有一种贼喊捉贼的感觉。

    “找死!”这个狼人说道。

    本来以为今天还能悠哉的在这里赌两把,谁知道突然出现这么一个天敌。既然对方一个人他们当然要解决掉了。这一次陈安没有躲开对方的攻击,自己也是猛地挥出一拳,拳拳相碰,一股风突然从两个人中间爆裂开来。

    “力气不小么!”这个狼人冷笑着说道。自己使出了八成力气,结果这个看着很瘦弱的血族居然接下来了。正在这个时候另外一个狼人也没有看戏,他们战斗可不讲究单打独斗,要是能杀了你,几乎用什么办法都可以。也正因如此,对方丝毫没有犹豫的抽出一把短刀劈向陈安。

    结果这个狼人的刀还没有碰到陈安的时候他就已经飞了出去。

    “垃圾,就凭你也想劈我?”陈安随后一使劲,这个和自己对拳的狼人也飞了出去,整个身体直接就飞到了赌桌上面。

    这一下赌场的人不在关注赌桌上的筹码了。因为他们的赌桌都已经碎了,尽管这里不止有一个赌桌。可是他们的动静还是惊动了这个地下赌场的所有人。

    这个躺在破烂赌桌里面的狼人也恼羞成怒,自己起来之后整个人都变化了。当人们看到像狼一样的人时候,大多数都是懵圈的,别看他们平时也看科幻片,恐怖片。但是那毕竟是在荧幕上的,当在荧幕上的场景真实的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时候,他们要是不傻眼才怪。

    “把人都赶出去!”陈安对着通讯器里面的阎王殿手下说道。自己虽然看不惯这些在地下赌场赌博的人,可是他们毕竟也是生命。自己还是没有办法看到他们平白无故的成为炮灰的。

    这个时候阎王殿的人也拿出了枪一阵扫射,不过他们扫射的不过是墙而已。

    “都给我滚出去。”一个人大声喊道。

    相比于站在众人面前的狼人,他们还是感觉机枪更有威慑力。这个时候哪里还在乎桌子上的筹码,当然眼疾手快的人呢还是往兜里装了不少筹码。但是大多数人还是疯狂的往出口跑。

    在出口的狼人也和阎王殿的人干了起来。

    “你居然还有心思管其他人!”这个变身的狼人已经扑向了陈安,别看变完身他的块头很大,但是他的速度却和身体呈反比。自己的速度变得更快了。

    面对这对锋利的狼爪,陈安可不相信拂尘了。自己直接拿出了鱼肠剑直接挡住了对付的攻击。这个时候另外一个狼人也迅速变身扑向陈安,对方很难对付。这是这两个狼人的反应,所以他们也决定快点解决陈安。

    可是陈安又岂是他们能杀得了的。二对一一时间让这个赌场的设施更加破碎了。至于这个时间,秦绝则是带着人在外面安抚这些跑了的赌徒们。他当然不会让这些人说出在里面的那一幕。不然还真的会招来不少麻烦。

    “来来来,刚才里面拍戏呢,为了真实画面也只好如此了,这是安抚你们的东西!”说完之后秦绝一挥手,一辆货车里面都是筹码。对于赌徒来讲,这在他们眼里还真的就是钱,就这样货车一直往前开,筹码不停的落在地上,这群人也开始疯狂的捡起来放在兜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