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39 结果(四更)
    李凯有点儿失魂落魄,自己刚才如果不费力的嘲讽陈安,或许这件事还有转折的余地,但是现在可能彻底没有了。陈安要是真的还能原谅自己,打死他都不相信。

    晚上走的时候,众多实习生看到陈安开着楚倩的迈巴赫走的时候还是有点儿不太相信这一幕。因为差距太大了,本来以为是吴悠悠认识的一位人品还不错的大叔,结果对方居然一下子成为了总裁的老公,现实版的麻雀变凤凰。

    开着车把几个女人都送回去之后,陈安和楚倩也就回去了。

    “那个男的缠着吴悠悠?”楚倩问道。

    因为从她进去看了一圈人之后,就李凯这个小子心虚的低着头,或许是碍于自己的强大气场,不过楚倩还是看得出来这个小子不正常。至于为什么喜欢的是吴悠悠。公司的实习生多了,楚倩断然不会全都关注。不过吴悠悠这个小丫头的颜值不低,再加上平时性格外向,要是没有人喜欢那才叫奇怪。

    “嗯,而且那个小子貌似有点儿背景!”陈安说道。

    “有背景对于吴悠悠来讲还是问题么,非得让你来充当挡箭牌。”楚倩有点儿不满的说道。其实对于自己老公和吴悠悠她是不会怀疑的,因为她相信陈安不能这么没有底线。其实陈安也确实是这么做的,他还真的把吴悠悠就看做是一个晚辈而已。只不过楚倩看着陈安总是这么热心助人还真的有点儿不舒服。

    “我也奇怪,可能是最近又变帅的原因吧。”陈安无奈的说道。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自恋。”纵使楚倩跟陈安在一起将近两年了,可是还是没有忍得了这个家伙自恋的习惯。

    第二天一早,李凯来到公司的时候已经身心疲惫。这一夜他仿佛长了无数根白头发。自己最倚仗的人就是自己的舅舅,他的舅舅在楚氏集团当一个主管,算的上是公司中层吧。不过现在他可能够呛了。得罪了陈安,那还真的什么都不好使了。

    虽然他心中还有万分之一的侥幸,可是在看到公司的公告之后,他就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地上。自己的舅舅因为贪污和因私废公,无视公司的规章条令被公司高层给开除了。当然这些证据楚倩一查一个准。自己不调查不代表并没有能力去调查,这个高管首先安排自己侄子走后门的事情就值得公司开除他。更别提这个人做过的其他事情了。

    而陈安在公司微服私访的事情则是一举出名。因为昨晚的事情还是没有瞒得住,天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陈安在众多实习生里面抓住了一个走后门的实习生,随后抓住这条线找到一条大鱼,这件事被公司的人立马八卦出来了。不过陈安可没有空去理会这些流言蜚语。自己今天还有一件大事要做呢。

    “都准备好了?”陈安看着刘晶问道。今天自己送她去南洋,虽然楚倩迁移总部的事情不着急,可是南洋那头的生意不等人。昨晚自己老婆可是特意让自己去送刘晶,送到南洋

    。所以今天陈安也很理直气壮。

    “嗯,昨晚就装好东西了。”刘晶说道。对于她这种经常出差的人来讲,收拾行李还真的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走吧咱俩。”陈安说着自己拿着刘晶的行李就走下楼去准备开车。自己都已经联系好南洋那头的人了。今晚过去就会有人接待他们,至于公司的分部他们明天再去。

    正当陈安和刘晶在候机厅坐着的时候。他的电话也响了起来。

    “找到那个供应商了?如果手脚不干净就让警察来处理。你最近留意一下公司的事情!”陈安匆匆忙忙和叶楠说了两句就挂了。不是自己太忙,而是叶楠这个小子太忙了。他现在正在那个骚扰楚倩的供应商的工厂里面,那头乱哄哄的。陈安不用想就知道应该发生了一场争斗。

    当然他不会担心叶楠这个小子的。别说是这个小小的供应商了,就算是在中海范围来讲,估计能和叶楠过招的人也屈指可数。对于自己培养出来的小弟陈安还是很有信心的。

    “你最近超级忙啊!”刘晶笑着问道。

    陈安苦笑:“貌似我回国之后,没有一天是悠哉的过日子。”

    其实他最怀念的还是自己每天和楚倩在一起上班,那个时候那个女人还没有成为自己的老婆。两个人几乎天天斗嘴,那样的生活才有趣。不像是现在,他有了家族有了父母,得到了一定的地位,那么你就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奋斗。这些东西可不是平白无故出现的,你必须得去背负一些东西。

    这也是人们常说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在陈安送刘晶去南洋的时候。京城里也要一个人悄悄的离开了京城。那就是白皓天。白老爷子在综合权衡之下,白皓天最终还是离开了京城。被白老爷子派到岭南去当一个分公司的经理。说好听点儿是让他散心去,说难听点儿就是让他放下手中的权利。

    “家主,为什么……”

    “我这是在保护他,你不用再多说了。”白老爷子说道。

    站在他对面的人是白广礼生前的一个心腹,同时在白家这个人也很有地位。如果按照血缘关系来讲他应该是白广礼的表弟,也就是白皓天的表叔。他可是在为白皓天积极的争取家族的地位,不过老爷子这一下子完全把他的心思打入谷底。

    “可是我们没有输啊。为什么剥夺了我们竞争家主的权利。”这个小子还是不甘心,他可是把这一辈子的赌住都押在了白皓天身上,结果现在被告知白皓天不能参赛,他要是不疯才怪。

    不过白老爷子也没有怪罪他的鲁莽。就连这个小老头深夜里也数次扪心自问该怎么办,但是现在的局势就是如此。白家不能再有争斗了,如果白皓宇来掌握白家,加上他父亲的助力,让白家恢复到原先的实力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