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35 整他!(四更)
    李凯也丝毫没有给陈安省钱,自己点了两瓶价格不菲的红酒。

    男人之间喝酒似乎不需要太多的客套话,再加上李凯有意灌醉陈安,所以几个男的是轮番的和陈安喝酒。

    虽然吴悠悠也劝阻过了,可是今天他们几个男人似乎要喝到尽兴为止。看到李凯那得意的样子,吴悠悠叹了一口气。自己不让他们拼酒是害怕这几个傻小子再跟陈安喝出什么事儿来,因为陈安的酒量自己简直太了解了,就算再来十个小伙子那也不是对手啊。

    酒过三巡,陈安坐在椅子上稳坐泰山。而反观李凯他们几个,这个时候已经双眼迷离了!

    不得不说这两瓶红酒还是很给力的,只不过在这几个实习生眼里,她们都在怀疑陈安喝的是不是假酒。不然他怎么安然无恙。

    “你们以后在工作中也会遇到不少饭局,所以小女生还是要锻炼一下自己的酒量的。而且不要跟不老实的人喝酒。”陈安似笑非笑的说道。

    与此同时这一桌的女生也把目光看向李凯,这个小子可能以为把陈安灌醉是非常容易的事情,所以这酒他也没少喝。估计现在的意识都是模糊的,此时这货看着吴悠悠露出了傻笑。

    陈安刚才话语所指的人当然就是离开了,至于另外三个男生还算老实。此时都趴在桌子上,用烂醉如泥来形容他们简直再合适不过了。

    “他这个德行该怎么走啊?”吴悠悠问道。

    自己还打算跟大叔配合来一个扮猪吃老虎呢,结果没想到这个小子喝多了。说话的时候吴悠悠还瞪了陈安一眼。

    陈安只能苦笑,要不是这个丫头的小姨是吴佳怡。自己说什么也不会这么惯着她。

    “大叔,你跟我出来一下。”吴悠悠说着走出了包厢。

    而陈安则是无语的走了出去。这下整个包厢里面的人几乎都认为吴悠悠和陈安之间有什么。不然一个公司的普通职员怎么可能花这么多钱去请大家吃饭。即使这个男人一个月工资五位数,那用来支付这一顿饭也是困难的,起码她们几个这么认为。

    敌地不科方结术战闹独太独

    这里唯一波澜不惊的就要属黄安筠了,她还在慢条斯理的吃着自己盘子里面的食物。不同于这几个人的想法,黄安筠丝毫不担心陈安付不起账,这个家伙的钱估计买下这个酒店都绰绰有余。

    此时在外面吴悠悠噘着嘴说道:“大叔,我本来还想让这个小子知难而退的,结果你这一下子给人家喝多了。”

    陈安苦笑:“你没给我说明白,我也不知道你的想法啊!”

    “我不管,你给他弄醒。他在公司实习可嚣张了,今天不让他知道我的厉害,不对。是你的厉害,我才不罢休。”吴悠悠说道。

    对于李凯的为人吴悠悠很看不过眼,但是自己为了能够享受和正常人一样的待遇,故而她也不好意思暴露自己的身份。这是她和黄安筠约好的,在公司里面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实习生。

    现在吴悠悠感觉这样也不错,所以她才让陈安去整蛊对方的。不然她一个人就可以把这个小子打击到九霄云外去。

    陈安无语,现在的小姑娘恶趣味都这么严重么?自己有点儿弄不懂对方的心思。不喜欢就直接拒绝啊!

    但是碍于上次放了吴悠悠这个丫头的鸽子。所以陈安还真的不忍心再拒绝她了,主要他受不了这个小丫头撒娇。

    “就这一回,下次我可不帮你了。”陈安说道。

    自己总不能一直放任这个小丫头吧!所以他这次事先说好了,免得以后她再找自己解决这种事情。

    “嗯嗯,就这一回。”吴悠悠坏坏的笑着说道。

    她已经迫不及待的看李凯出洋相了,这个家伙平时在公司可就牛气哄哄的,自己今天非得要让陈安收拾对方,除了李凯总是缠着她之外,这个家伙在公司里面对女实习生的眼睛也不是很老实。

    跟陈安商量了一下之后吴悠悠蹦蹦跳跳的回去了,虽然这个小丫头已经二十岁了,可是这种走法没有人说她装嫩,因为这个丫头确实像十几岁的人。

    至于陈安抽了一支烟之后自己也慢慢悠悠的回到了包厢里面。这个时候这三个喝多的男生还清醒了一点,他们当然也不是真正的烂醉如泥,不省人事。

    孙远不科独艘学所月技早远

    这里喝的最多的人当属陈安,可是现在他的精神气色都很好。反观李凯,他才是摇摇欲坠的样子。

    “喝这么多要是给他放在这里也不安全,我去带他醒醒酒。”陈安一边对包厢里面的人说着,自己一边抓住李凯的脖子就出去了。

    其中一个小姑娘悄悄的说道:“我怎么感觉陈安前辈像是杀人去了呢!”

    因为陈安给李凯带走的动作确实不是很美观。甚至可以用粗暴来形容,可是吃人最短,拿人手短。这几个人都是吃饭都是陈安请的客,所以在刚才也没有人去阻止陈安。

    而陈安则是很简单的把这个小子领到了洗手间。

    自己可以用内力把李凯身上的酒力逼出来,不过这貌似有点儿太浪费了。陈安还不想把内力在这个家伙的身上消耗掉。

    当然把他弄醒的办法可不是就这一种,比如现在陈安已经把洗手间的水龙头打开了,随后这个小子的脑袋被陈安直接按进了水池里面。

    这一下陈安丝毫没有手下留情,他在公司里面怎么偷懒工作自己不知道,可是这个小子无论是在刚见面还是在饭桌上,都让陈安感觉很不爽。

    孙科科不情敌察战孤阳学克

    因为他说的话也是明里暗里的讽刺陈安,这也是为什么陈安答应吴悠悠整蛊他的原因。要是李凯这个小子是一个安分的青年,他也断然不会这么做。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李凯这个小子就完全清醒了过来。任谁被这凉的刺骨的水浇一脑袋也会清醒过来。

    “你干什么?”看到按着自己脑袋的人是陈安。李凯感觉自己不能忍了,难道这个家伙喝多了拿自己耍酒疯?,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