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18 冲突(二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时叶远道和逸龙也没有从南宫家族走就分开,两个人还是走了一会儿。

    “你这是把要把这个小子的所有潜力都激发出来?”逸龙问道。在昨天叶远道让古武界所有同龄人都可以挑战陈安这一点来看,逸龙就看出来叶远道想做的不仅仅是让陈安成为这群人的焦点,还想要让他得到更残酷的磨练。

    “这铁如果不打,那就会生锈,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

    中午的时候,陈安算是在饭桌上正式与南宫绝见面了。除了他之外,还有南宫铮以及南宫小雅。对于南宫小雅的母亲陈安也很及时的没有问,因为他没有看到。

    “今天就我们几个人,不要拘束了。”南宫绝说道。在孩子面前他是想要当一个慈祥的父亲的,不过他现在所在的位置注定不能让他梦想成真。

    陈安刚坐下,结果南宫绝就说道:“听说你说我是老狐狸?”

    这句话差点没让陈安从座位上划下去,自己无奈的看着南宫铮,这货怎么什么都往外说啊。

    “咳咳,其实这句话也有褒义的意思!”

    “我也没说是贬义啊。”南宫绝似笑非笑的看着陈安,这个年轻人起码自己觉得很有意思,抢婚居然还能迷路,在昨天的广场上,南宫绝也在现场,对于陈安的表现也是很满意。这个小子除了花心一点儿,好像还真的趋近于完美,当然人无完人这句话他还是理解的。最主要的是不光是他对陈安很有好感,南宫麟,这个南宫家族的定海神针对陈安也是好感倍增。

    为了一个女人在这种场合去抢婚,无论如何都得说陈安这个小子还是有点儿男人的血性的,不过这也就是陈安和南宫绝的立场一样,如果不一样的话,南宫绝绝对不会想到这些的。

    “爸,还吃不吃饭了,我都饿了。”南宫小雅当然知道自己父亲是在调侃陈安,而陈安这货在这里显然是有点儿紧张了。所以她只能出来打圆场。

    “吃吃吃,我女儿让我吃,咱现在就吃。”南宫绝笑着说道,不过他的笑容让南宫小雅也感觉怪怪的。此时她心里正在吐槽自己的父亲……

    不过在吃饭的期间,有一个人悄悄的走到南宫绝身边说了两句话。

    南宫绝的脸色变了变,对陈安说道:“好像你的徒弟和这里的人起了冲突!”

    “啊?我去看看。”本来陈安是打算领着段澄一起吃饭的,不过这个小子非得说这是陈安的家宴,所以自己就掺和了,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和这里的人打起来了。

    正好大家饭也都吃的差不多了,所以南宫铮在自己父亲的眼色下也跟了出去。要知道陈安这个小子可是一个护犊子的主,自己的徒弟如果被欺负了,南宫铮还真的怕他在南宫家继续捣乱。

    此时段澄和一个小子正在练武场,周围还有一圈人围着。

    “你不要以为你的师父是陈安我就会怕你。在这里我可不会让着你的。”这个男人说道。他的年纪跟段澄其实差不多,二十出头,但是看样子就是一个好战分子。

    段澄无奈的看着对方:“你要不要打,我还要去吃饭呢!”

    “你,今天我就好好教训一下你。”这个小子向段澄冲了过去。

    其实他们吵起来也不是因为什么大事,只不过这个小子在院子里面说了几句陈安的坏话,所以段澄才出来打抱不平的。虽然自己不是什么多管闲事的人,但是这群小子当着自己的面说自己的师父,那还真的是一件让他无法接受的事情。

    陈安和南宫铮赶到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打了起来。但是陈安却一把就拦住了想要阻止二人的南宫铮。

    在南宫铮困惑的眼神下陈安说道:“既然他们想要打,就等打完再说。不然我们即使阻止了,也会有人不服。”

    看到陈安这个态度,南宫铮也只好点头。这个正在与段澄打架的小子南宫铮也认识,是年轻一辈的刺头,同时南宫铮也很不喜欢他,因为这个小子的师父就是二长老南宫辛。是一个频频与自己父亲唱反调的长老的徒弟。

    刚开始这两个小子都有意的去试探一下对付的实力,随后他们两个人可就使出全力去打了。不过在陈安看来,自己徒弟赢那是肯定的,不是因为他盲目自信,而是他看出和段澄战斗的那个小子根基不稳,虽然他的实力也是先天后期,不过根基貌似不如段澄稳固。

    随着两个小子的不断变招,南宫铮也看出了这一点,无论这个小子怎么变换招数去对付段澄,段澄这个小子都能轻描淡写的化解了面前的攻击。并且还能予以反击。

    不出五分钟,这个叫嚣的小子躺在了地上,而段澄的拳头则是和对方的喉咙相距两厘米,如果再近一点,这个小子肯定就会没命了。

    “服了么?”段澄微笑着看着对方说道。他现在的心情不错。

    “服了!”

    听到对方说这句话之后,段澄站了起来。走向了陈安那头,自己师父来了,他在陈安进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了。

    可是在他走的时候,这个躺在地上的小子从手中迅速甩出了几枚钉子,这是他们几个玩的不错的小子平时用来打树上的果子的,可是今天看到段澄即使赢了还这么嘚瑟,自己就忍不住想要对这个家伙出手。

    不过这些钉子在靠近段澄的时候,一股强大的风突然就把这几枚钉子吹回去了,很巧的是都扎在了这个小子甩出钉子的那只手上。

    陈安可没有动弹,段澄更是没有防备,这么做的人是南宫铮。

    “输了还要使暗器,丢人现眼!”南宫铮看着这个小子冷冷的说道。

    “我……”

    “去给我到房间里面面壁思过三个月,如果敢出来你的下场就是这个!”说着南宫铮的脚使劲的踩在这个格斗台上,台子很快就出现了数到裂痕。这也让周围的几个看热闹的人都不敢说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