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15 战斗尾声(三更)
    此时战场上叶远道和闫奇可以说打的不分伯仲。虽然闫奇比叶远道的年龄要大,经验要丰富,可是这也没有在战斗中占有优势,至于叶远道虽然年纪相比于闫奇要年轻,可是在速度方面也跟闫奇差不多。可以说这两个差着将近二十岁的人在战斗中几乎拥有着相似的战斗力。

    而在场的所有人此时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两个人的战斗,这可是一个珍贵的场面。因为这种规模的战斗他们可是几十年也遇不到一回。更何况这次战斗的双方还都在古武界有着不弱的名声。

    “奇怪,他们怎么没有用武技?”段澄问道。

    要知道在昆仑,叶远道可是什么都教给这个小子,太极,八极,八卦……

    逸龙听到之后说道:“到了这个程度,已经不需要武技这种约定俗成的招式来对付双方了。因为他们就是高手,所以现在的一举一动都可以幻化成力量无穷的招式!”

    他说的没有错,这就好像是古代的剑客,一般剑客都是用剑才能战斗,而更高一级的剑客则是用好剑去战斗,至于顶级剑客,一草一木皆为剑!他即使手里拿着一根木枝,但是也能发挥出好剑的作用,这种时候看的可不是战斗用的武器,而是战斗的人境界了。

    陈安冷静的看着这一幕,自己跟老头子生活了十几年,对于叶远道这个老头的实力还是一直摸不透,但是他可以确定的是老头子树叶杀人是很轻松的。故而对于老头子和闫奇用拳脚去战斗他一点儿也不奇怪。

    两个人打了好一阵,可是还没有分出胜负来,有的时候可以一招定胜负,但是有的时候也不可以。因为闫奇正在愤怒的边缘,这注定两个人不会这么轻易的结束战斗。

    至于在场的人就算有一些歪门邪道的心思,可是看到南宫家族的大长老都出马了,也只能消停的靠边。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无济于事的,南宫麟的存在毫无疑问的证实这一点儿是正确的。

    “陈安,今天让你看看这个东西的真正力量。”叶远道突然喊道,自己也拿出了拂尘,这个东西自己一次都没有使用过,但是他却感觉到这个东西正在迫切的渴望战斗。

    随后这个拂尘在叶远道的手里慢慢的散开疯狂的攻击着闫奇,纵使闫奇再怎么躲避,可是拂尘就如同恐怖电影里面的女鬼的头发一样,怎么甩也甩不掉。

    “真的当我是傻子么!”闫奇说着自己也拿出了武器,折扇就如同一把利刃一样,很快就砍断了拂尘,可是拂尘并没有就此停歇,反而更快的去攻击闫奇。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道士站了起来。

    “我不能看着道观的至宝就这样在叶远道的手中使用。”随后他准备加入战斗。因为在他的眼里,那个武器早就是他们创始人才可以使用的,叶远道使用实在是在侮辱他内心里面那个传奇的形象,

    不过这个时候逸龙却挡在

    了这个道士的前面。

    “能这么忠心过去的主子是好事,可是这么加入战斗是不是有点儿不厚道啊。”虽然这个道士说的这么感人,可是在逸龙的眼里,这个家伙就是想要趁乱夺走拂尘而已。

    “你……”

    “你什么你,要是敢过去,我就宰了你!”逸龙由之前笑呵呵立马就变脸了。要是陈安没有拜自己为师,或许逸龙不会去阻拦这个道士,更不会去管这个闲事儿,因为自己虽然和叶远道是朋友,但是他还是不愿意因为这个家伙而得罪道观的人的,因为道观表面上的实力和暗地里隐藏的实力大不相符。如果道观真的有什么大变故,指不定还会蹦出什么人物呢,要知道一个道观的三号人物闫奇就可以去南宫家族耀武扬威。

    可是碍于自己和叶远道有一个共同的徒弟,所以他也只能这么做了。

    这个道士看着逸龙自己没有再上前去,对方估计已经把自己的心思琢磨透了,如果现在再过去无异于找死。他认为自己即使硬拼也打不过逸龙这个大和尚的。

    有他这一个被阻拦的,其他想要跃跃欲试的家伙也哦度偃旗息鼓了。他们都在期待这两个人到底谁会死,谁会活下来。

    十分钟过去了,闫奇则是跑了。没错,众人没有眼花,就是跑了。并非是他打不过叶远道,而是自己有太多的顾虑了,要知道连公子这个不省心的徒弟跑了,自己还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去把他培养过来。在这期间如果自己一直以重伤的身份出现的话,没准会引起这个臭小子的叛变。

    所以他才选择跑路,再说他实在没有办法去解释连公子的问题。因为这貌似就是他自己把整个古武界给骗了。如果留在这里的话,难免不会被人生吞了。

    叶远道也没有去追,因为自己知道,就算追上去他杀了对方也费劲。闫奇是一个真正的高手,这份实力是绝对没有掺水的。

    战斗一场接着一场的终于结束了。南宫麟也松了一口气,要是再有人闹下去的话,他真的就需要出手制止了。因为这个广场可经不起这么折腾,最主要的是他害怕最后的场面控制不住,要知道就算是他这种境界的,面对将近一千人的古武界高手也会犯怵。

    走到陈安面前之后叶远道当着众人的面一把就把拂尘扔了过去。

    “给你!”

    此时的陈安真的很不想接过去,因为古武界的众人眼睛都盯着呢。东西在叶远道那里还好说,因为没有人敢从这个人手里抢东西,可是如果再陈安的手里,那就有意思了。他们认为叶远道不可能二十四小时都在陈安身边吧,那么抢过来也……

    看到这货的脸色跟吃了砒霜一样,逸龙哈哈大笑。他岂能不知道叶远道的打算。

    随后叶远道看着在场的众人说道:“我把这个拂尘交给了陈安,因为本来这个就是他先得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