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14 疯了(二更)
    正在这个时候,躺在地上的连公子突然哈哈大笑:“闫奇,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一直在骗我?”

    事到如今,他怎么可能还不明白叶远道他们在争论什么呢,叶远道手上的那个拂尘可以判断出自己是真还是假,而在这个武器藏在陈安的衣服里时,陈安正在与自己战斗。这个东西没有一点儿反应,所以这也就说明自己还真的不是心中那个人的后人!那么自己是从哪里来的?

    闫奇没有说话,到现在这个局面,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反正自己就算解释,这个小子也未必能够听的进去。

    “啊……”连公子怒吼着自己跑了出去,他不想在这个地方继续待下去了,因为在他的眼里,在场的每一个人看着他都是用嘲笑的目光,因为他并不是那个一生都是一个传奇的后人。摧毁一个人的骄傲不是从外部,而是从他的内心,此时的连公子就是如此,他的内心世界观人生观都已经崩塌了。

    要说现在他没有崩溃就是最好的情况了。

    “你们几个去拦住他!别让他做傻事!”闫奇阴沉的说道。

    之后他身后的几个人也都去追赶连公子去了。而闫奇依然没有动,自己冷冷的看着叶远道。

    “我计划了二十年!我计划了二十年的东西居然被你两句话就毁了,叶远道,你该死!”说着闫奇就发疯似的向叶远道发起了攻击。

    人生能有几个二十年,自己人生的四分之一都用进去了,就好像是一个古玩家用心的在打破自己的古玩,历经风风雨雨还有时间的考验,结果这个成品在即将贴上标签的时候让叶远道给毁了。闫奇即使有再好的心理素质,那也不可能做到云淡风轻的去接受这个结果。

    至于叶远道也没有退宿,他本来就不害怕这个老家伙,所以两个人真的就在这个广场打了起来。而此时陈安则是飞快的回到了自己刚刚拜的二师父旁边,目前也就是在他身边自己还比较安全了。如今南宫家族的人他也不太相信,因为这个拂尘的诱惑力不亚于什么稀世珍宝,陈安还真的害怕有人会拿自己去威胁老头子。

    “小徒弟,你很聪明吗!”逸龙笑着说道,自己随后眼睛看了看周围,不少人都低下了头。刚才陈安的想法没有错,在他还没有到逸龙大和尚身边的时候,确实有不少人都抱着这个想法,因为如果这样,虽然得罪了叶远道,但是拿着拂尘就可以号令道观了。这绝对是丢了一个芝麻,捡了一个西瓜。

    南宫麟看着场上的两个人自己苦笑,今天这里算是毁了,即使自己出马也没有用。因为这两个人的实力都不弱于自己,自己要是掺和进去,估计很难脱身。所以还是任由他们闹腾好了。

    不过这个时候南宫绝却对身边的人说:“该处理的都处理了么?”

    “回家主,已经派人跟过去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全员抹杀!”

    “那两个呢?”

    “也按照您的吩咐去做了。”

     

    南宫绝点了点头。至于他身边的那个人则是跟空气一样消失了。

    “父亲,您……”南宫铮在旁边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啊。所以他忍不住问自己的父亲……

    “如何控制那些控制不住的人,最好让他永远的老实起来。”南宫绝淡定的说道。

    与此同时,在远离战场的地方。南宫辛和南宫渠都被家族的人抬到药阁去治疗去了。南宫辛是左胳膊粉碎性的骨折,当然这只是一个大概的说法。要是按全了说,这个人的左手几乎废了,要不就是剁下来用假肢,要不然这个左手真的就会成为一个摆设。这就是叶远道扔出茶杯的威力。

    而南宫渠则是更惨,因为他身上就好像是被炸弹轰过一样,陈安倾尽全力弄出的杀手锏自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哪怕南宫渠没有受到很严重的内伤,但是自己的外伤还是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自己的行动。

    “快点带我们去治疗,你们都在墨迹什么!”南宫辛的脾气很大,自己在广场可是被叶远道一阵戏弄,再加上自己受伤了。所以对于这几个不紧不慢的下人很是不满。

    “大人!”一个男人出现在南宫辛的身边,而南宫辛看到这个小子之后自己的脸色还算是缓和了一点儿。

    “什么事情?”因为这个小子是南宫绝的亲信,自己如今受伤了,所以还不能公然的不屑于这个小子,要不然平时南宫辛可都不把对方当人看的。

    “我想跟您借一样东西!”

    “啥?”南宫辛正在怀疑自己的耳朵有没有问题。自己都已经在这个德行了,对方居然想要跟自己借点儿东西。他还真的有点儿懵啊。

    “不知道我借你的胳膊一用如何?”这个男人微笑着说道。

    “你说什么?”还没到呢个南宫辛反应过来呢,他的胳膊就已经离开了他的身体。让他撕心裂肺的不仅仅是因为疼痛,还因为这条胳膊是自己完好无损的那条胳膊。如果它再没了的话,那么南宫辛真的就成为了一个废人了。

    南宫渠看到这一幕之后自己挣扎着从担架上起来,不过很快他额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轻,随后他的腿也就正式和他说再见了。

    “南龙,是南宫绝让你这么做的么!”南宫辛大声喊道!

    “这件事恐怕就要保密了。”南龙微笑着说完之后自己对这几个抬他们去医阁的人使了眼色,随后这两个可怜的宗师就被他们打晕了过去。其实也不是晕过去,他们还采取了少量的药物成分去对付这两个宗师,因为一个宗师即使再这种情况下也是很难应对的。

    不过好在这一切南宫绝都有所准备,他本来的目的也是如此。在婚礼之后,这两个长老留不得,虽然性命可以留下来,但是自己不能让他们再威胁住自己了。

    因为从南宫小雅的事情上就可以看出,南宫辛和南宫渠根本就没把自己放在眼里,既然如此,那么南宫绝也会让他们知道,谁才是家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