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13 谁真谁假(一更)
    随后连公子的折扇也没有挡住陈安的鱼肠剑,剑尖直指连公子的脑袋。

    有的时候胜负真的只在一瞬间,可是陈安的这个瞬间也差距太大了。之前自己还表现出体力不支的状态,结果下一秒这个本来胜券在握的连公子就成为了他的手下败将。说实话,这个反转几乎让所有人都愣了。

    “不可能,我怎么会输给你!我可是道观掌门人的后人!”连公子似乎不敢接受这个现实,并且他也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这个时候叶远道站了出来:“说是道观掌门人的后人,这句话貌似不太准确吧!”

    “叶远道,你什么意思?”闫奇同样出现在陈安他们身边,他或许可以接受连公子失败这个局面,可是他不会怀疑连公子的身份的。

    “听说当初道观的掌门人手里有一件武器,上面可是沾染了他的鲜血,并且他自己本人也说过,那个武器是可以感受到他血脉的力量的。”叶远道说道。他这不是在讲故事,这是一件真实的事情。

    闫奇也点了点头:“没错,是有这回事,只不过那个拂尘已经不知所踪,虽然我这么多年也一直在找,但是真的没找到。”

    在他说完话之后,叶远道微笑着对陈安点了点头。而陈安也慎重的从自己的衣服里面拿出那把拂尘!拂尘就跟正常的拂尘一个样子,只不过在结合了叶远道之前的话以及从陈安的手里小心翼翼的拿出来之后,这可能就变得不一样了。

    闫奇虽然表面上冷静,可是自己的眼神也有些颤动。

    “你这是……”

    “那把拂尘就在这里,可是它为什么对这个什么连公子没有反应?”叶远道大声说道。

    周围的众人也都瞪大眼睛仔细看着这一幕,陈安突然后悔自己答应老头子拿出拂尘了,起码把拂尘给他去拿也行啊。自己在广场中央都有一种要被目光穿透的感觉。

    包括逸龙和南宫麟,几个够资格的人都过来看这个拂尘,因为他们都在怀疑叶远道这话的真实性。因为曾经道观的掌门人确实说过这句话。也就是说要不是这个拂尘是假的,要不就是这个连公子是假的。叶远道和闫奇有一个人在说谎。

    “呵呵,你是如何证明这个拂尘是真的呢?”闫奇冷笑着问道。原来他让陈安去和连公子打,是为了证明这一点。

    叶远道伸手一抓,拂尘就到了他的手里,而拂尘很快就变得细长,随后散开形成了一个战斗的形态。

    “我不认为一个普通拂尘可以做到这一点!”叶远道说着话,拂尘也在乱动,好像它有自己的意识一样。

    此时的连公子是懵逼的,因为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语言去形容现在的心情了。今天先是自己的婚礼被自己面前这个男人破坏了,随后这个家伙还打败了高傲的自己。现在他的身份又要受到质疑?这究竟是

    怎么回事?

    闫奇脸色阴沉:“你拿走了道观的至宝?”

    要知道这个拂尘是道观的掌门人拥有的武器,而道观到现在为止,拥有它的就是那一个掌门人,同时也是道观这个势力的创始人。所以这个拂尘在道观的意义有多么重要也就不必多说了,闫奇这句话很明显挑起了叶远道和所有道观这个组织的人之间的矛盾。

    不过叶远道岂能不知道对方的目的就是想要岔开话题,自己摇了摇头:“拿走你们道观至宝的不过是那个野道士而已,最后这个东西经历了一番波折才到了我这里!”

    “呵,那你是不是应该物归原主了。”闫奇说着自己伸出了手。那个拂尘对于自己的意义重大,如果这个东西在自己的手里,可以说他能召集很多曾经道观麾下的人了。现在那个半死不活的道观也可以一举消灭了。

    叶远道跟看奇葩一样看着闫奇:“你活到这么大都是靠着城墙厚的脸过下去的么?”

    自己还真的没有想到闫奇会说出这样的话。如此厚颜无耻的话居然可以这么平静的说出来,就连陈安也傻眼了,此时此刻他真的很想告诉那些说自己厚脸皮的人,让他们看看什么才是最不要脸的。

    还没等闫奇说话,叶远道又继续说道:“这个拂尘是真的,而且这个武器曾经的主人也不会说谎,那么这里假的只有一个了!”

    说话的时候自己还看着这个连公子,这个年轻的小子直到现在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全名,目前古武界都是如此,他们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个小子是闫奇的弟子,同时也是道观掌门人的后人。至于这个真实性还真的没有人去考察!大家心里怀疑是一回事儿,可是说出来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连公子看到周围的人都看着自己,他也傻眼了。自己从小就被闫奇告诉,自己是道观创始人的后人,以后要担负起振兴道观这个宗门的责任,当他真正认识到古武界的时候,已经知道自己的父亲到底有多牛了,可是没有想到现在居然有人质疑自己的父亲到底是不是他脑海里面那个人。

    闫奇挑着眉毛说道:“叶远道,要打么?”

    随着他的话,他身后出现了十多个人,个个都是先天高手,虽然不敌宗师高手那么具有震撼力,可是这么多先天高手聚集在一起还是不可小觑的。

    不过在他们动的时候,同样有二十多个人出现在了广场上面,与他们不同的是这些人都穿着黑色的衣服,带着面具。上面的字可以看出是南宫家族的。这个时候南宫绝淡定的走了出来。

    “你以为我真的会默认你们这些人肆无忌惮的潜伏在南宫家族么?”他作为家主,可不是用来当摆设的,对于闫奇的小动作南宫绝没有视而不见,自己则是留了后手,就等待这一刻的到来呢。

    闫奇脸色难看的环顾着四周。除了自己亲自组织起来的这些亲信之外,好像还真的没有人可以帮助他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