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12 大胆的尝试(三更)
    丹药入口即化,这是陈安的感觉。而吃完丹药的他也顿时感觉自己身上出现了一些变化,自己丹田里面本来空虚的地方开始慢慢出现了内力。要知道之前他可是把所有的内力都放在对付南宫渠上面,所以这个时候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这个药还真是神了。

    至于在场的众人也没有想到他们起哄的下场居然促成了这一幕。让他们惊讶的是叶远道居然不介意陈安拜逸龙为师,距离他们近的人甚至都知道这是叶远道主动提来的。

    南宫麟也叹了一口气,自己就知道叶远道不同于古武界的人。如今看到这一幕自己更是佩服,起码他没有这个魄力去让自己的徒弟主动拜别人为师,当然这样做的目的自然是为了陈安好。

    远处的闫奇看到陈安给逸龙磕头之后自己的脸色也阴沉下来。他岂能不知道叶远道的目的。有这个逸龙和尚当陈安的师父,那么他们更处于弱势了。

    “闫伯……”

    “不用有那么多顾虑,用你所有的本领打败他!”闫奇说道,对于自己的这个徒弟,闫奇有着绝对的自信,因为连公子不管是战斗武技还是修为境界,都堪称优秀。自己更是把道观本来就擅长的奇门遁甲都交给了这个小子,至于连公子更是没有辜负他的期望,自己还把所有的技能都学会了。

    这也是为什么闫奇敢跟叶远道叫板的原因。

    五分钟之后,陈安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在吃完药到他站起来这个期间,一直都没有人打扰他。因为在座的几个人都不是外行,知道陈安这个时候正在将自己的内力调整到最巅峰的状态。

    不过等到他站起来之后,叶远道却给他拽到一边,自己神秘的对陈安说了几句话。听到他的话之后陈安瞪大眼睛自己不可置信的问到:“你确定让我这么做?”

    叶远道点了点头:“不然你以为我非得叫你和他打是做什么!”

    没错,他让陈安和那个小子打确实有更深的企图,不对,只能说是有更深层的含义。

    此时在一个角落里面的两个人看着陈安活蹦乱跳,其中一个人冷笑着说道:“他就是陈安,很有意思的一个人吧!”

    “嗯。”

    “你不认识他?”这个男人再一次问到,好像是在试探,又好像是不经意的问着。

    对方摇了摇头:“不,不认识!”

    这个时候陈安已经走到了广场中央,这个之前被布置成婚礼现场的地方已经被破坏的差不多了,不光是陈安和南宫渠的战斗,叶远道和闫奇的战斗更是差点儿将这里掀了!

    至于连公子当然也站了出来,他岂能看不出是那个大和尚让陈安迅速恢复了体力。但是他还是不害怕陈安,不就是和一个宗师中期的人打了一架嘛!自己也可以做到。

    “跪下拜师你好像很擅长嘛!”连公子讽刺的说道。

    &

    nbsp; 陈安自然知道对方是在嘲笑自己刚才跪下拜逸龙为师这件事,说实话自己也很懵逼。不过在感受到逸龙这颗丹药的威力之后,他认为自己磕头貌似不冤。这个大和尚貌似很有本事,只不过陈安担心的是他这个所谓的二师父别给他抓到寺庙里面当和尚,那对于陈安来讲可真的就生不如死了!

    “那也总比一些人连师父都没得拜强,自己想要结婚还得靠着威胁别人的方法,真是卑鄙,下流,无耻,脑残……”

    “你打不打了?”连公子突然发现自己对面这个小子毒舌的本事不小,如果自己再不打住的话,这个小子都没准能说到明天去。

    “那就打呗!”虽然陈安嘴上说的很轻松,不过他行动上可没有一丝懈怠,直接对着连公子就冲了过去!

    而他直接用的招数就是自己曾经最拿手的一招,阎王三点手!

    因为内力的加持,所以这一招在速度极快的情况下还真的有很大的威力。

    至于连公子则是选择躲避,他在战场上虽然心高气傲的毛病改不了,但是不出意外的他是一个战斗能手。不可能因为陈安这一招就落了下风的,当然他也不会出风头硬抗下这一招。

    只见他自己脚下的步伐加快,在陈安刚要接触他的时候迅速躲开,与此同时他的手握拳直接打在了陈安的腹部。

    “这一招落空了?不可能啊!”远处的年轻男子喃喃自语。在他眼里陈安可不是这个水平!

    陈安吃痛蹲了下来,不过连公子可没有放过陈安的打算,这个小子可是搞砸了自己婚礼的那个人。他怎么可能放过陈安!接着他使出了一系列攻击,无论是从速度还是力量上面,都有着很熟练的技巧。

    不过这个时候的陈安则是见招拆招,自己一边退后,一边观察连公子的进攻招数!

    “你是故意的?”连公子此时也看出来陈安刚才硬接下自己那一拳估计是故意的,因为这样他才可以了解自己的一些进攻套路。

    陈安冷笑:“不觉得你自己察觉的有点儿晚了嘛?”

    紧接着陈安开始反击了,自己之前硬接下对方那一拳就是想要看看这个小子是如何战斗的,因为自己对他简直一无所知。不过现在好了,对方会使出什么套路来他已经了如指掌了,对于一个武者来说,进攻无疑就是他暴露自己弱点的时候。

    这是陈安感悟出来的,因为从连公子的进攻中,他感觉到对方是偏向于速度型的,在进攻的力道上还有很大的不足,这也是为什么陈安在挨完这个家伙的一拳之后可以活蹦乱跳的原因。

    “以自己为诱饵去试探对方的进攻招式。有意思,大胆!”逸龙夸奖道。估计古武界的人还没有人敢这么做吧!因为这要是一个不小心就可能会被人家秒杀!

    叶远道也笑了,陈安这个小子胆子大一半以上都是跟自己学的,对于这类的对手,他还是很提提倡陈安去这么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