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10 看热闹不嫌事大(一更)
    看到叶远道和闫奇说话,南宫辛本来以为自己逃过一劫,可是正当他起身准备跑的时候,一个茶杯还是准确无误的打到了这个家伙的胳膊上。如果单是接住茶杯,他还是有一定的能力去接住的,因为他本身也是宗师,不可能这么弱。不过就是因为这个家伙的心虚,以及他的行为激怒了叶远道。

    之前这个老小子可是准备偷袭自己的徒弟啊,所以叶远道要是能这么轻易放过他那真的就奇怪了。

    茶杯在他的胳膊上打了一圈,随后掉在了地上。这跟普通小孩子扔东西的场景是一样的,或许叶远道还没有那些小孩子扔的准,直接扔在脸上。可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南宫麟看到这一幕之后摇头,因为他知道,南宫辛的胳膊恐怕是废了。

    至于此时的当事人南宫辛,则是再一次跪倒在地,因为这个茶杯外面包裹着叶远道的内力,强大的内力几乎粉碎了他胳膊上所有的骨头。这也是他叫喊的原因。

    “这个样子,就算活着恐怕以后也有阴影了吧!”虽然这是第二次,可是再看到叶远道的手段之后,上官乐华的感受还是那个,那就是震撼。这两次出手无论哪一次,无论是教训谁,叶远道都是用最强大的实力去碾压对手,而不是像玩游戏一样一点一点的去侵蚀对手。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可以让对方从心里就害怕自己。很明显叶远道这个名字如果再出现在南宫辛的耳边,这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可能多容易被吓尿。

    坐在他旁边的魏千钧也频频点头,因为叶远道真的出手太凌厉了。现在在场的所有人恐怕心里都是这个想法,其中也不乏有很多人期待叶远道与闫奇碰撞的场面。

    因为这两个人,一个是数十年前道观这个庞然大物的三号人物,一身实力早就已经到了宗师这个境界,至于具体到了什么境界他们还不清楚,不过可以确定的是闫奇应该很难被打败,要不然他也不会带着连公子到南宫家族了。要知道从古至今,敢单枪匹马的闯入一个古武家族的人简直屈指可数。至于另外一个叶远道,是昆仑百世不出的天才,一身实力在同一辈的人中已经无人能敌,要是他们两个打起来的话,那场面一定会很激烈。

    闫奇看着叶远道笑着说道:“我不想打!”

    “可是没办法啊。”叶远道也说道。他也确实不想和闫奇这个怪物打,但是自己和对方的意见不一样。在古武界可没有组建一个讨论组去想办法解决此事的,在这里谁的拳头大,谁就可以说的算。

    “那就一招?”闫奇问道。

    “可以!”对于闫奇的这个想法叶远道也同意了。

    随后两个人瞬间就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这个速度已经超越了人们眼睛能够捕捉到的影像,此时几乎所有人都在全神贯注的看着广场的空地上,因为叶远道就是在这里消失的,而闫奇这个时候也消失不见了。

    南宫麟站在广场的边上看着这一幕,他没有用眼睛看,因为即使他的眼神再好使,也捕捉不到他们的动作,南宫麟反而把眼睛闭上了。自己用气去感受广场上的气息。

    一分钟之后,叶远道和闫奇同时出现在广场上。不过两个人的嘴角都带着血迹,谁也没有倒下,但是也不是都没有什么事。

    “我们走!”闫奇对连公子说道。

    虽然自己和叶远道嘴角都带有血迹,可是他知道。这个场面已经不适合他和连公子待了,在这个广场里面的人有不少都是不敢得罪叶远道的,不仅仅因为这个人的实力逆天,同时叶远道背后的昆仑可是屹立百年的宗门,这个底蕴没有人敢去公然得罪叶远道。可是闫奇想想自己现在的处境,虽然也有不少曾经道观的人追随他。

    但是现在的道观已经和他彻底撇清关系了,如果真的这么比较起来,自己在这个局势还真的不容易让连公子和南宫家族结婚,既然如此自己索性就带着这个小子走好了。

    不然接下去也会丢人的。

    “慢着,我不同意!既然是陈安想要娶我的未婚妻,为什么不让他跟我来比一比?”连公子这个时候气愤的说道。

    从小自己虽然被闫奇严加管教,在练武方面还真的很优秀,如今已经是半步宗师的境界了。或许在不认识陈安之前,他的实力可以问鼎同龄人,但是这也培养出他心高气傲的性格来了。看到闫奇嘴角的血迹,他已经知道闫奇受伤了,可是他真的不甘心,除了南宫小雅这个人之外,他还不甘心南宫家族这个庞大的资源。

    经他这么一说,在场的人也都议论纷纷,要说连公子这个想法也不错。不过陈安在座位上就差骂街了,你去跟一个宗师过招试一试,陈安可以说一点儿没有夸张的形容,自己在对付南宫渠的时候,真的耗尽了自己身上的内力。

    至于叶远道看着众人则是冷笑,他岂能不知道这群起哄的人想法,无非就是想要让这两个在古武界的天才受伤,最好死了。那样的话他们的晚辈在发展的时候也会多一丝机会。

    看到在场的人闹哄哄的一边支持陈安,一边支持连公子,南宫麟也苦笑,自己出现就打算给这个荒唐的婚礼来一个结局,结果现在这个场面似乎控制不住了。

    这个时候叶远道站了出来:“既然你们这么想看他们两个人打,可以。不过总要等我徒弟恢复了吧!我就不相信你们在场的谁的后辈在跟一个宗师中期的人打完之后立马可以继续战斗!”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目光也严肃的扫着在场坐着的众人,所谓看热闹不嫌事大就是形容他们现在的状态。在场的这群起哄的人也都不敢吱声了,因为他们的徒弟或者晚辈确实没有这个能力。有的甚至连他们自己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