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09 接我一个茶杯(四更)
    这也是身为大长老的南宫麟很介意的。如果不是叶远道喊自己出来,他也会在南宫辛这个家伙快要没气的时候出来的,至于为什么要等到那个时候,是因为他对于以南宫辛为首的长老们的做法实在不赞成!

    叶远道看到这个老家伙出来之后自己也笑着说道:“你觉得我会在乎名声?”

    他在乎名声么?这个还真的不好说,要知道叶远道做事一向我行我素,要是他发起疯来,连昆仑的人都不惯着,所以名声对于叶远道来讲还真的不是什么问题。

    “你小子得饶人处且饶人,要不要我亲自去一趟昆仑和那几个老家伙聊一聊啊!”南宫麟说道,相比于其他人,南宫麟还真的不害怕叶远道。一是自己的辈分在这里摆着呢,他这个年纪和昆仑住的老怪物们是一个时代的,所以要是真的论起辈分叶远道还真的得叫他一声前辈。二是实力,这个也是最重要的。如果自己没有这个实力,那还能和叶远道谈什么辈分这个东西。

    叶远道这个时候也笑了笑,自己低头看着躺在地上跟死狗一样的南宫辛说道:“今天我打你不是因为你让人去打我的徒弟,跟他打没有问题,可是我不喜欢两个人一起去暗算一个人,尤其是在这个水平还去偷袭别人,你说呢?”

    南宫辛此时心里虽然都想把叶远道打死,可是嘴上也只能妥协,谁让自己真的打不过对方了!不仅打不过,而且自己还被叶远道以侮辱的方式进行了一系列的战斗。他自己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啊!

    “这样,你最后接我一个茶杯!如果接住了,那么我就放过你如何?”叶远道微笑着说道。

    尽管南宫麟已经出现了,可是自己还是不能轻易饶了南宫辛这个小子,要知道刚才他对陈安可是真的起了杀意。如果自己晚一步,陈安这个小子真的就和自己见不到面了!

    南宫辛站了起来,自己脸色难堪的看着叶远道,如果他真的认为自己只是简单的接他一个茶杯那真的就太天真了。这里面还是会有很多猫腻的。

    此时众人才算反应过来!原来刚才叶远道和南宫辛战斗,一只手还拿着茶杯来着。这也太恐怖了吧!因为南宫辛的实力肯定已经到了宗师后期,甚至都有可能是宗师颠覆,不然他也不可能成为南宫家族的长老。不要天真的相信古武家族对外宣布的实力,当初南宫家族对外宣布还只有两个宗师呢!不过现在看起来就算十个都不止!这就是一个古武家族积攒下来的底蕴。如果他们真的没有后手,可能早就被其他家族吞并了。

    至于南宫麟听到叶远道的要求之后自己也无奈的笑了笑,他虽然已经出面了,可是叶远道这个老小子似乎还不打算放过南宫辛,不过以这个方式结束也好,总比丢了性命强。他知道叶远道是一个从不吃亏的家伙!

    远处的陈安已经被段澄扶了起来,内力用尽的他现在不仅感觉浑身无力!还有一种骨头都要飞出身体的感觉。显然南宫渠对他的攻击还是有一

    小部分施加在他的身上了。而南宫渠那头的情况就比较惨了,陈安混入雷电异能的内力剑如同春雨一般刺向南宫渠,虽然他虚弱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几秒钟,但是对于陈安来讲却足够用了。

    南宫渠也已经被人救起,但是他身上就比较狼狈了。因为这个小型的爆炸已经在他周围出现了无数回了。纵使他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可是现在也是灰头土脸的样子。

    “师父你也太牛了!刚才那一招居然敢正面接下来!”

    “还可以!”陈安淡定的在段澄面前说出了这三个字,其实他已经疼的要命了,不过在自己徒弟面前自己也不能这个德行啊。所以只能忍着!

    “呼……终于结束了!”看到陈安彻底获救之后,魏千钧松了一口气。因为如果叶远道再不出手,自己就应该出手了,毕竟当初古武大会陈安有恩于魏家,所以魏千钧自然不能看到陈安出事儿,只不过在南宫家族的地盘上。他还真的不能随便轻举妄动。

    “不,还没有结束!”坐在他身旁的上官乐华说道。虽然陈安短暂的获救了,可是南宫家族的事情就复杂了。局面一变再变,如今南宫家族的大长老都已经出现了,然而此时的闫奇和那个连公子还没有什么反应,在场的变数还很大。

    这个时候闫奇站了起来,自己要是再不说两句的话!估计在场的人都要忘记他们还在这里来着!

    “叶远道,你真的打算支持徒弟在这里闹下去?”闫奇问道。别人害怕叶远道,他可不害怕,因为这个家伙的实力也不可小觑!并且他还代表着道观的新势力!

    叶远道看着这个家伙自己悠哉的说道:“我也总不能看着自己的徒媳妇被人拐跑了吧!而且还是这种卑劣的手段!”

    其实他不知道闫奇是怎么让南宫家族答应这门婚事的!可是聪明人就算用脚想!也能想出来闫奇他们做的事情可能并不光彩!

    “那我们就需要问一问本人的意见了!南宫小雅,你意下如何?”闫奇看着南宫小雅说道。对于连公子的身份他相信南宫小雅也清楚,没有人会拒绝这么巨大的诱惑的,而且连公子还是一个潜力股,如果以后发展起来,前途不可限量。他相信南宫小雅会做出一个识大体的决定。

    不过南宫小雅是注定让他失望了,只见她迅速的走到陈安身边去关心陈安的伤势,虽然没有用语言回答闫奇,可是她这个行为却鲜明的回答了闫奇的问题。

    “你怎么样?要不要现在去找人疗伤?”因为陈安脸色苍白,南宫小雅就知道这货真的受伤了!而且还不轻。

    “没事!扛得住!”陈安勉强的说道!

    段澄看到两个人聊天自己也充当起门卫的身份,帮陈安警戒周围。其实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敢偷袭陈安了,开玩笑,叶远道的徒弟,就这个身份足够他在古武界横行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