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08 师父出场(三更)
    “还不死心?”叶远道得意的笑着,没错。他就是在笑,因为逸龙都可以三番两次的提出这个要求,那还真的说明陈安这个小子还过得去。要知道逸龙这个家伙的眼光很挑的,寺院里面的武僧多的数不胜数,可是逸龙也没有看上的,结果今天看到陈安之后就一个劲儿夸对方好。还真的是一个超级罕见的现象。

    此时南宫辛看到陈安在废墟里面还能动弹,自己人影一闪,从南宫绝面前消失了。他要杀了陈安这个小子,以绝后患。不然就算婚礼照常进行,那以后古武界也会有人说南宫家族的闲话。其实他这么做也是为了给闫奇这个家伙表态,自己在联姻方面的态度是坚决的。

    可是当南宫辛到了陈安面前准备结束了这个小子的性命的时候,另外一个人出现在他的面前,那就是叶远道。陈安这个小子有几斤几两自己太清楚了,能抗住南宫渠的攻击已经是他的极限了。他还不至于变态到在正面挡住了南宫渠的攻击之后还能挡住南宫辛的攻击。

    砰!

    南宫辛就感觉自己面前出现了一个人,随后自己也飞了出去。至于看到这一幕的老人则是笑着说道:“师徒两个还真是一个德行啊。”

    自己在把陈安带到这里的时候,这个小子不也是这么把南宫渠给踢飞的么!

    不过南宫辛落地的方式要比南宫渠平稳的多。与此同时他也说话了:“谁敢阻拦南宫家族办事?”

    “很不巧,可能是你爷爷我!”叶远道手里还拿着刚才在桌子上喝得茶杯。自己还悠哉的喝了一口茶。其实陈安的脾气在很大程度上都跟叶远道很像。那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果自己下定决定真的打算做一件事情,那么就会坚持到底,比如叶远道看着眼前的南宫辛,自己就算打死他都不觉得多余。

    在南宫辛看清楚这个说话的人之后自己也很诧异,因为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会出手。这里需要说明的一点就是陈安的身份南宫家族的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要不然借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这么做。至于知道的人除了南宫绝父子之外,可能也就是南宫家族的老爷子以及在场的一些吃瓜群众了。像是南宫辛以及南宫渠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叶远道,你想要干什么?”南宫辛虽然有点儿怵叶远道,不过在这么多人面前自己也不能直接认怂,所以只好硬着头皮在众人面前和叶远道对峙起来。

    叶远道则是冷笑着看着周围这群人说道:“我的徒弟被人欺负了,我总不能袖手旁观吧!”

    “嗯?你的徒弟?”南宫辛虽然年纪不小了,可是脑袋一点儿也不慢。在这里他们三番两次的也就是对陈安出手了。难道就是他?

    “等等,我不知道……”

    “这些等你死了以后在琢磨吧!”叶远道随后身影就消失不见了。

    陈安趴在地上看着这一切,自己露出苦笑,老头子终于出手了是么?不过

    还是跟往常一样,一把年纪还喜欢耍帅!而段澄则是趁着这个空档自己赶紧去扶自己的师父,相比于叶远道,陈安简直太逊了。不过段澄佩服自己师父的是他可以在这种环境下敢过来砸场子。要是换做他是万万不敢这么做的。

    而另一头南宫辛听到叶远道的话之后自己也警惕的看着周围,看样子自己是不可避免的要和叶远道动手了。他作为南宫家族的长老,自然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人了。

    可是遗憾的是丢人这件事貌似不是他能够决定的,比如现在叶远道已经在他的身后了。而南宫辛却一无所知,还在看着四周。

    随后叶远道对着这个家伙的腰就是狠狠的一脚,南宫辛再一次飞了出去。在叶远道眼里,这个老小子就好像是自己的玩具一样,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就连在暗处观察这一切的那个老人也直摇头。

    “叶远道啊,你究竟达到一个什么境界了。他们和你差距太大了啊。”在这个老人眼里,叶远道和南宫家族那些自以为是的长老的差距就好像一个是天上,一个是地下一样。根本没有可比性,至于战斗那就更不要说了,叶远道完全是把南宫辛当猴耍一样。

    现场叶远道也真的给人这种感觉,无论南宫辛怎么防御,自己都能悄声无息的出现在他意想不到的地方。然后用最羞辱的方式去击败这个家伙。

    闫奇看到这一幕之后自己皱了皱眉头。既然那个叫做陈安的小子是叶远道的徒弟的话,那今天还真的会有很大的变数。连公子看到出来这么一个牛人之后自己更是脸色阴沉的不像话,要是这个人是自己这一方的那还行,可是问题是这个人还是准备跟自己抢婚的人的师父。

    如果说刚才的场面还可以控制的话,那么自从叶远道出场之后,这里的场面就失去了控制。因为没有人知道叶远道会做出什么事情,这个人向来都是不按常理出牌。

    在戏弄了一阵南宫辛之后,叶远道则是看着不远处的地方喊道:“你要是再不出来的话,我可就杀了这个小子了。”

    “什么?还有人?”一群人都看向叶远道对着说话的地方,不过那里并没有什么人啊。难道这个家伙走火入魔了不成?

    可是在不到几秒钟的时间,一个老人慢慢悠悠的走了出来。这个老头正是把陈安送过来的老人,此时他虽然走的很慢,但是步伐却很稳。给人一种老态龙钟的感觉,可是在走路的过程中,众人却感觉到一股明显的压力。南宫绝在看到这个老人之后自己的下巴差点儿惊掉。

    不光是他,很多南宫家族的长辈都傻眼了。为什么?为什么南宫家族的大长老会在这里?

    大长老一边走一边笑着说道:“杀了他也是侮辱你的名号,还是留下吧!”

    虽然自己也对南宫辛这个小子的做法很不满意,但是他到底还是南宫家族的人,如果杀了。那南宫家族又会缺少一份战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