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06 收徒之心(一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南宫渠阴沉着脸看着陈安:“你是谁?”

    “我是她老公啊。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陈安就是我。”陈安说道。本来他还在考虑到了现场该怎么办呢!光是自己一个人救出南宫小雅貌似有点儿费劲。不过在那个老人给自己带过来之后,他一眼就看到段澄和自己的师父了。老头子稳坐在座位上,似乎一点儿也不着急。

    “原来你就是她在外面找的野男人,句居然还敢闯入南宫家族,南宫渠,干掉他。”南宫辛恶狠狠的说道。

    当初南宫小雅反对这门婚事就是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了。可是在南宫辛眼里,目前可以配得上南宫小雅这个孩子的男人也只有连公子了,并且连公子还可以给他们南宫家族巨大的好处,这简直就是双赢的好事儿。

    可是南宫家族一个尴尬的局面就是南宫小雅,这门婚事的主角不同意。所以在知道陈安就是南宫小雅心中的男人之后,南宫辛当然要打算杀了他。让南宫小雅在今天就彻底死心。

    “不要……”

    南宫小雅迅速跑了过去,起码她也是先天高手,自己穿着婚纱到陈安那里还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南宫辛岂能让南宫小雅脱离了自己的控制。他以更快的速度到了南宫小雅面前。

    “你想要干什么?”

    “南宫辛,你想要对我女儿干什么?”这个时候又有一个人出现在南宫小雅的面前,没错。这个人就是南宫绝,他这个家主在这场婚礼里面可是一直扮演着一个透明的角色,甚至连身为南宫小雅父亲的他都没有坐在椅子上接受这对儿即将成亲的新人祝福。

    可是在南宫小雅受到威胁的时候,南宫绝这个父亲还是很有担当的,与此同时南宫铮也到了自己妹妹身边。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连公子此时的脸色都能滴出墨汁来了,自己的婚礼新娘居然被抢婚了?

    他居然还能遇到这种事情。

    “哈哈哈哈,有意思,太有意思了。南宫家族这是在演戏么?”逸龙大和尚笑着说道。

    “谁知道了。”叶远道稳坐泰山的回了一句。自己似乎没有因为陈安的出现而表达出惊讶的神情来,其实要是陈安不过来,叶远道那才叫惊讶呢!

    此时广场里面乱成一锅粥。但是南宫渠还是没有忘记自己要干什么,他需要宰了这个打扰婚礼的那个年轻人,不过在此之前他还需要杀了那个小子的师父。

    “区区半步宗师就想要在这里横行霸道,真是可笑。”南宫渠一边说一边进攻着陈安,这个时候不得不说南宫渠,他到底还是家族长老里面数得上的人物。实力自然不会太差,宗师后期的能力那不是开玩笑的,所以和陈安打起来,陈安一时间也被压制住了。

    不过陈安可没有放弃自己的反击,紫色的区域围绕着他正在不断的扩大。在这里他还不能施展自己的异能,因为他会使用异能可以说是自己的一张底牌,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暴露出来的。

    但是这并不妨碍陈安施展异能者惯用的区域控制。因为这样自己可以很大程度上避免南宫渠的攻击,面对这两个人的战斗一时间吸引了更多人的目光,其中这群来参加婚礼的宾客里面也不是完全都不认识陈安。

    比如上官乐华,以及云南龙,魏千钧,这几个人可都是亲眼目睹了陈安在古武大会上的强悍身手的。看到这副场景之后心里最开心的恐怕要属于云南龙了,当初他们云家在古武大会可是丢尽了脸面。不过风水轮流转,这回当众吃瘪的该属于南宫家族了。

    他一点儿也不担心自己期待的画面不会发生,因为叶远道今天也坐在这里呢!自己徒弟被欺负,他岂能默不作声。要知道平时叶远道就是一个相当霸道的人,有人欺负他徒弟断然不会坐视不理。

    至于此时的连公子在闫奇的示意下也淡定的站住了。他本来想要亲手结束了这个闹事儿的人性命的,不过在闫奇的眼神下他还是选择站着不动。

    交由南宫家族去处理这件事,之后再完成婚礼,这就是闫奇心里的想法。因为闫奇发现这个陈安出现的并不寻常,如果一个半步宗师的人出现在广场里面,他起码会感觉到他的气息,可是陈安真的就这么凭空出现在南宫渠的面前,并且挡下了他的攻击。这看起来并不正常。

    所以直觉告诉他还是不要卷入这浑水里面了。

    虽然陈安的出现代表了这里不少人数的心声,但是现实还是很残酷的,陈安打不过南宫渠,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这个小子不错。”逸龙喝了一口桌子上的茶说道。

    “有多不错?”

    叶远道问道。

    “如果我说我有收徒的想法,算不算一种评价?”逸龙笑着说道。

    这让旁边坐着的几个人都吸了一口凉气。逸龙要收徒?或许这个消息真的坐实的话才是今天最大的看点,要知道这个大和尚的实力惊人,再加上他背后依靠的可是寺庙的武僧,这个势力即使叶远道也不敢小觑。如果真的这样的话,那么今天陈安或许还真的可以化险为夷。

    “要是他有师父呢?”

    叶远道一脸黑线的问道。

    “当然是打败他的师父,让他心服口服的拜我为师,我……”逸龙刚要继续说下去,随后自己猛的停住了,不可置信的看了看叶远道这个老家伙。

    刚才叶远道可是让一直跟在他身边的那个小子出去阻止婚礼的进行,说是帮他师父,那个时候逸龙还以为这个小子是叶远道的徒弟呢!结果现在看来并不是如此,难道说正在和南宫渠战斗的那个小子是叶远道的徒弟。

    “怎么了?”叶远道似笑非笑的问着逸龙。

    “没事,刚才我什么也没说,你什么也没听到。”逸龙说道。

    自己虽然平时谁的面子也不给,但是叶远道这个人对于他来讲还是非常好使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