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03 迷路了?(二更)
    ..,

    时间一点儿一点儿的过去了。所有的宾客也都差不多到齐了,只不过这些宾客的落座也有很大的讲究。因为南宫家族不可能把一个先天的小辈和宗师安排在一桌,所以这个排座位也是一个费劲儿的事情。不过好在这个座位他们之前就安排好了,可能今天唯一的变数就是叶远道的突然出现以及另外一个门派代表人的变化。

    “人都快要到齐了,连公子我们是不是也该出场了。”

    他身边的那个狗腿子问道。

    “等会儿,闫伯在哪里?”连公子问道。闫伯正是他的管家,同时也是他在为自己保驾护航。所以他在这个关键时候需要问一下闫伯在哪!

    “他好像去广场了,我们……”

    “等五分钟咱们出发!”连公子说道。

    几个南宫家的小子都不敢说话了。没错,他们几个虽然很想现在就去广场,可是因为这位大爷的话,他们也只能忍着了。虽然他们不知道这个连公子的实力如何,可是那个闫伯就是从南宫家族门口一路杀到南宫家族长老那里的人猛人,现在还毫发无伤,足以看出这个老头的实力到底有多么的强大了。

    “逸龙和尚,你不是去西部了么,怎么这么老远就过来了?”叶远道在这头还和大和尚说话呢。

    “别提了,西部除了你们昆仑之外,没见到几个强者,估计隐居的老家伙们也不愿意出来和我打,所以就在寺庙里面待了两天,结果收到了这个连公子的请帖。”

    “呵呵,一个在鸡窝里面的鸭子,也以为自己是凤凰?”叶远道不屑的说道。对于这个连公子他是一点儿也没有兴趣,今天来到这里的目的叶远道也很简单。他在等着那个小兔崽子出现!

    “不是闫奇那个家伙在这个连公子身边造势么,这么下去,估计……”

    “估计什么?让我也来听一听!”还没等大和尚说完,一个老头出现在叶远道他们身后,虽然他看着满脸笑容,但是从面相上这个家伙可不是什么和善的主儿。

    “我说你不是什么好东西!”大和尚特意大声的说道。

    别人或许害怕闫奇这个家伙,可是大和尚却一点儿也不害怕。虽然两个人没有打过,但是实力也算是差不多,在古武界。只要你有实力,就可以目空一切。这就是嚣张的资本,所以大和尚即使这么说了,闫奇也只是笑了笑。

    这个闫奇要是说起来也有一段精彩的历史,这个人曾经在古武界也算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当初他可是道观这个门派的三号人物,在道观巅峰的时候他的风光可是一时无二,那么这个连公子的身份也显而易见了。能够让曾经道观的三号人物当管家,这个连公子就是道观的创始人的儿子。虽然这个消息很虚无,但是因为有闫奇的保驾护航,所以这个连公子的身份也开始逐渐被认可。

    要知道虽然现在道观的风光早已不在,可是还是有很多当初的强者心里有着道观这个门派的。至于闫奇的目的也很简单,那就是靠着连公子重新组成全新的道观。

    闫奇听到大和尚说的话之后也没有什么反应,自己就好像是被老朋友开玩笑一样,丝毫没有介意。可是在座的人都知道,这话也就是大和尚说的闫奇才不会计较,要是一个实力偏弱的宗师说了,估计闫奇这个人都能杀了对方。

    “快开始了吧!”叶远道眯着眼睛说道。

    “嗯,我也先过去了。有时间可以在一起叙叙旧。”闫奇对叶远道说道。他其实比叶远道出名的时间早多了,但是那也经不住叶远道的名声旺啊。就拿现在古武界的老一辈来讲,在他们眼中天才这个位子还是属于叶远道的,虽然这个家伙也已经老了。

    随后叶远道对段澄说道:“看着点你师父,这个小子指不定从哪里冒出来呢!”

    “是。”段澄可比去年要进步多了,一身修为已经接近先天大圆满了,不过这不是他最终的财富,因为即使在段家,段老爷子也可以把自己的孙子教到这个境界,或许更高。段澄真正的财富是可以在叶远道那里学习更多的武技。这可是段家没有办法给他提供的,因为一个家族最多也就不下十种武技,因为太多了就会有多而不精的现象,到时候什么都学不好可真的就丢人了。

    但是在叶远道这里,这确是一个例外,就拿陈安打比方,这个小子的武技可以堪比一些专门练习这些武技的门派。

    话题扯远了,闫奇在广场的台上站着的时候,南宫家族也出现了一个人,那就是南宫家族的二长老。这件事是他主导的,所以婚礼自然也由他主持。至于南宫绝则是拒绝了站在这个位置,他对于这个婚礼其实也是不赞同的,但是架不住南宫家族的长老们多啊,举手表决自己一下子就失去了很多主动权。其实主要还是因为这些长老想要借着这个全新的道观让南宫家族更上一层楼,虽然初心是为了南宫家族,但是这个方式却是以牺牲南宫小雅的幸福为代价,确实很不妥。

    正当广场上即将准备婚礼的时候。陈安就如同找不到家的蜜蜂一样,到处走。这倒也不怪他,南宫家族的园林一直保留至今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它其中很多的原理都是按照五行八卦划分的,所以这货在这里面还真的找不到出口了。

    “该死的,广场在哪里?”陈安急匆匆的进入了一个院子里面。别以为北方没有南方的亭台楼阁,这里很完美的展示出了这些。小桥流水,还有荷叶在荷花池里面,看着颇有一副世外桃源的样子,不过这个安逸的景象可没有给陈安任何感觉。自己要是再找不到广场,没准南宫小雅都嫁人了。

    不是他没有问其他人,只是陈安发现自己走的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人。他现在还真的有一种迷路的感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