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81 白热化阶段(三更)
    ,精彩小说免费!

    毕竟黛芙妮作为一个血族,天生还是比较怕这两样的。虽然现在都已经克服了,不过和火属性的异能者对战可能是她最不愿意做的。

    “那我就先杀了你,然后再去杀了那个贱人!”贝米向陈安冲了过去。而他的身上则开始慢慢的出现了火光,颇有一种自燃的感觉。

    “我去,你这是打算跟我同归于尽?”陈安往后退了两步之后自己开始用鱼肠剑一顿乱劈。挥出去的剑气总是很强硬的把这个贝米身上的火光消灭,不过不管陈安怎么出招,就是打不中贝米的身体。

    这不是陈安的剑术有问题,因为贝米也不是吃素的。自己活了这么大,对于异能的掌控不说是炉火纯青也差不多了,怎么可能被陈安砍中。并且这个小老头也不打算和陈安同归于尽,自己要杀了陈安。带着他的人头回组织。

    “火云手!”在陈安正想再一次劈向正要过来的贝米时,贝米的手通红的接住了陈安的鱼肠剑,按照他这个手的热度,足以将陈安手中的剑融化,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陈安这柄剑可不是什么普通的材质做成的,他的火云手也只是挡住了这柄剑的攻击而已。陈安加大了对鱼肠剑的内力灌输,自己猛地往下劈了过去。而贝米就是两只手抓住了剑往上抬,别看这个老头年纪大了,可是这力气却一点儿也不比陈安的小。

    两个人僵持在了地面上,黛芙妮看到之后没有丝毫的犹豫,对着这个老头就是一枪。她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子弹,特质的子弹是专门用来对付异能者的,贝米猛地一抬脚,子弹落空了。陈安的脚下出现了一个小坑。

    “黛芙妮,你准一点儿行不行,别没杀得了这个老头我在死这里。”陈安大声喊道。妈的,这一枪差点给他吓尿了,如果自己再往前一步,那么陈安感觉自己的脚也就没了。这个子弹到了地方之后还会来一个小型的爆炸,这简直太凶残了。

    “我也想要准一点儿,但是你控制这个老头别动啊。”黛芙妮在不远处说道。虽然她这么说着,自己却在找一个隐蔽的地方,谁知道这个老头会不会突然蹦出一个火球来烤熟了自己。自己给陈安的条件是杀了贝米,她能够来现场帮助陈安已经属于老交情的缘故了。

    贝米看到陈安吃力的样子,自己突然一张嘴,嘴里喷出了一股火焰。陈安这个时候正在用力,哪里想到贝米居然会喷火,自己一下子被火烧个正着。贝米看到自己的这一招得逞之后迅速往后跑了两步,算是躲开了陈安的鱼肠剑的攻击,自己双手成握拳状:“死亡火炮!”

    这个有点儿二笔的名字是贝米年轻的时候自己取得,虽然听着有点儿二,但是这个威力却一点儿也不含糊。陈安的身体瞬间成为了火炮进攻的地点。黛芙妮看到之后自己吓了一跳,暗道糟了。别说陈安了,就算是一个铁人正面接受了贝米的攻击也受不了啊。更何况一个人了,虽然陈安不是什么普通的人,但是归咎起来他正在发力的时候居然被贝米攻击,可见其没有什么准备。

    最重要的是她还观察到陈安的鱼肠剑直接插在了地上,放下了武器可不是陈安,或者说是阎王能做的事情。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男人真的被贝米这一招打中了。黛芙妮这个时候也不管自己怕不怕火了,冲着贝米就是一阵射击,她虽然和陈安是交易的关系。可是看到这一幕之后自己还是有点儿受不了。

    随后贝米身边就出现了一阵血雾,黛芙妮一下子就过来了。

    “血刺!”血雾瞬间成为一道道血刺,刺向了贝米,不管贝米貌似没有被这个影响到,自己身边出现了一道火墙,这直接将血刺给蒸发了。

    可以说黛芙妮的攻击对贝米来讲没有任何的作用,这也是为什么黛芙妮不愿意和他战斗的原因。贝米一只手腾出来对付黛芙妮,另一手更加凶猛的烧向陈安。自己没有看到这个男人跑出去的影子,那么就证明阎王还在这里面。贝米自然要努力的把他烤熟了。这就是战场,容不得一点儿闪失。要是给对手一个有利可乘的机会,对手无疑会用这个机会去要了你的命。

    黛芙妮还在疯狂的进攻,纵使她知道自己的攻击对这个老头没有什么用,不过她还是不会放弃。甚至黛芙妮有一种想法,自己也随着陈安在这里死了得了。

    终于在几分钟之后贝米停下了对陈安无差别的攻击。自己哈哈大笑:“现在阎王死了,我倒要看看你是要变成吸血蝙蝠还是想被我烤成蝙蝠?”

    这是一种极其侮辱血族的说法,不过贝米现在根本没有什么顾忌,谁让自己现在是码头这里最强的人。

    “呵呵,我就算死也得让你这个老东西先死!血祭——血月弯刀!”黛芙妮接着在自己的手里凝结出一把血红的弯刀,直接对着贝米疯狂的砍了过去,只不过贝米对付她倒是轻松的很。自己本来就知道血族怕火这一类的东西,自己不是他们的克星是什么。

    “死鸭子嘴硬,我送你也下地狱!”贝米正要将自己手里的火焰变化成长枪刺出去,结果一道闪电突然穿过了贝米的身体。在他的腹部留下了一个大洞。

    只见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让贝米手中的火焰顿时消失了。自己虽然是火属性的异能,但是不代表这个男人的身体也可以虚化,再说这一招简直太突然了。

    “噗……咳咳……是谁?”贝米没有倒在地上,自己知道如果自己倒在地上,恐怕命不久矣。现在必须强撑着!

    只见刚才烟尘滚滚的地方走出了一个人,这个男人把插在地上的鱼肠剑拔了出来。他的面具是没有了,自己还有点儿灰头土脸的。不过黛芙妮还是认出来这个人是陈安,也就是阎王本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